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你这小妖精

你这小妖精
更新时间:2020-01-23
你这小妖精,我该拿你怎么办!这是各种妖和各种人类之间的短篇故事集��新聊斋。--情节虚构,请勿模仿...  新学期,乔朔住校了,虽然每个星期都回家一次,可是一个月才四次,我总觉得不够。我时常琢磨着,像他这样俊秀的男生,到了大学一定更受女生欢迎了。于是,我抱着灰暗的心理,偷偷去看了他们学校的论坛,果然,两个月内,就有三篇关于他的帖子出现。一个是求他的个人信息,一个是高调表白加求交往,一个则是传他和某校花学姐的绯闻。  而我,仍然在高中默默奋斗着。高二我们分了文理科,因为乔朔读的是理科,所以我也选了理科。独自奋斗的日子是孤独而幸苦的,幸而每周乔朔回家的时候,我都能借口补课,缠着他问一些超级难的问题...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武机甲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桃桃一轮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46章 卷九:珍珠 6更新时间:2020-01-23

  新学期,乔朔住校了,虽然每个星期都回家一次,可是一个月才四次,我总觉得不够。我时常琢磨着,像他这样俊秀的男生,到了大学一定更受女生欢迎了。于是,我抱着灰暗的心理,偷偷去看了他们学校的论坛,果然,两个月内,就有三篇关于他的帖子出现。一个是求他的个人信息,一个是高调表白加求交往,一个则是传他和某校花学姐的绯闻。  而我,仍然在高中默默奋斗着。高二我们分了文理科,因为乔朔读的是理科,所以我也选了理科。独自奋斗的日子是孤独而幸苦的,幸而每周乔朔回家的时候,我都能借口补课,缠着他问一些超级难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奇怪极了,明知道他也许不是我亲哥,可我还是对他所需无度……呃,我的意思是,总是享受着他对我的好。  他送给我的那个“说真话”的盒子,一直没有打开。里面似乎是空的,就算打开,又能得到什么呢?  一次月考完,我和于兰相约去看了一场电影,回来的时候快十一点了。路上,我扶着自行车在等红绿灯。忽然,我的手上覆上一个东西,一看,是一个人的手。我抬眼,看见一个相貌粗鄙的男人正冲我讪笑,焦黄的牙齿非常恶心。我把手缩回来,他就拉住我的车把,说:“小妹啊,给你看看这个。”说着,另一只手居然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那话儿,在我面前甩动着。  “啊————”我大声尖叫,推开车拔腿就跑,跑了好久好久才气喘吁吁停下来。回头一看,刚才那个人并没有追上来,我一抹脸,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  我的车还在马路上,可是我不敢回去。我焦急而无助地站在原地,恍惚了很久才看见旁边有公用电话,于是我跑过去打了个电话回家——没人。哦,对了,妈妈今天上夜班。如此,我只好打了个电话给乔朔,告诉他事情经过。  “乔朔——我遇见流氓变态了啦……”我委屈地叫着,“我和同学看电影回来,在路口,一个老变态居然把……那个,嗯……就是那个啦,露出来了。”  “哪个?”乔朔的声音带着点笑意,一点也不同情我的样子。我在论坛上看见有人在讨论他的声音,说什么犹如天籁之类的,更有人发帖问他能不能加入校园广播站,这样就能天天听见他的声音了什么的。  “就是那个啊。”我很为难地说,电话亭的大爷昏昏欲睡,时不时睁眼瞥我一下。  “……站在那儿别动,我去找你。”说着,他挂了电话。  半小时后,他从计程车上下来,拉着我去路口找自行车。让我没想到的事,我的车还倒在那里,居然没有被人牵走,也许是这个时段,那条路上人比较少的关系吧。乔朔把车扶起来,说:“多大的东西啊,把你吓成这样。”  我面红耳赤的,“他、他是变态啊!我以为他只是一般的变态,没想到他……哇~~恶心死了!!”  “糟糕,留下不良印象了,会不会对你将来都产生什么心理上的阴影呢?”他骑车载我回家,还不忘一路调侃我。  到家之后,我又是洗手又是洗眼睛的,从洗手间出来,发现乔朔在厨房里煮太平面。我靠在厨房的门上,“你今天住家里吗?这么晚别回去了。”  他扬起一边唇角,眯着眼睛笑,“你是因为吓得不。。。

更新时间:2020-01-23

   新学期,乔朔住校了,虽然每个星期都回家一次,可是一个月才四次,我总觉得不够。我时常琢磨着,像他这样俊秀的男生,到了大学一定更受女生欢迎了。于是,我抱着灰暗的心理,偷偷去看了他们学校的论坛,果然,两个月内,就有三篇关于他的帖子出现。一个是求他的个人信息,一个是高调表白加求交往,一个则是传他和某校花学姐的绯闻。  而我,仍然在高中默默奋斗着。高二我们分了文理科,因为乔朔读的是理科,所以我也选了理科。独自奋斗的日子是孤独而幸苦的,幸而每周乔朔回家的时候,我都能借口补课,缠着他问一些超级难的问题。我觉得自己奇怪极了,明知道他也许不是我亲哥,可我还是对他所需无度……呃,我的意思是,总是享受着他对我的好。  他送给我的那个“说真话”的盒子,一直没有打开。里面似乎是空的,就算打开,又能得到什么呢?  一次月考完,我和于兰相约去看了一场电影,回来的时候快十一点了。路上,我扶着自行车在等红绿灯。忽然,我的手上覆上一个东西,一看,是一个人的手。我抬眼,看见一个相貌粗鄙的男人正冲我讪笑,焦黄的牙齿非常恶心。我把手缩回来,他就拉住我的车把,说:“小妹啊,给你看看这个。”说着,另一只手居然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那话儿,在我面前甩动着。  “啊————”我大声尖叫,推开车拔腿就跑,跑了好久好久才气喘吁吁停下来。回头一看,刚才那个人并没有追上来,我一抹脸,才发现自己满脸都是泪水。  我的车还在马路上,可是我不敢回去。我焦急而无助地站在原地,恍惚了很久才看见旁边有公用电话,于是我跑过去打了个电话回家——没人。哦,对了,妈妈今天上夜班。如此,我只好打了个电话给乔朔,告诉他事情经过。  “乔朔——我遇见流氓变态了啦……”我委屈地叫着,“我和同学看电影回来,在路口,一个老变态居然把……那个,嗯……就是那个啦,露出来了。”  “哪个?”乔朔的声音带着点笑意,一点也不同情我的样子。我在论坛上看见有人在讨论他的声音,说什么犹如天籁之类的,更有人发帖问他能不能加入校园广播站,这样就能天天听见他的声音了什么的。  “就是那个啊。”我很为难地说,电话亭的大爷昏昏欲睡,时不时睁眼瞥我一下。  “……站在那儿别动,我去找你。”说着,他挂了电话。  半小时后,他从计程车上下来,拉着我去路口找自行车。让我没想到的事,我的车还倒在那里,居然没有被人牵走,也许是这个时段,那条路上人比较少的关系吧。乔朔把车扶起来,说:“多大的东西啊,把你吓成这样。”  我面红耳赤的,“他、他是变态啊!我以为他只是一般的变态,没想到他……哇~~恶心死了!!”  “糟糕,留下不良印象了,会不会对你将来都产生什么心理上的阴影呢?”他骑车载我回家,还不忘一路调侃我。  到家之后,我又是洗手又是洗眼睛的,从洗手间出来,发现乔朔在厨房里煮太平面。我靠在厨房的门上,“你今天住家里吗?这么晚别回去了。”  他扬起一边唇角,眯着眼睛笑,“你是因为吓得不...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