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黑道教师驭生记

黑道教师驭生记
更新时间:2020-01-20
【已完结】她,在四年中相继被开除了一百零七次;他们,上学两年多气走了一百零七位老师。在这共同的第一百零八次他们会擦出怎样的火花?【片段一】爱樱学校外一处偏僻的角落里。“放开老子!”任跆拳道黑带的某妖孽却不能撼动那纤细分毫,只能愤怒的低吼。“放开?呵呵。”某女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似的,把头凑到妖孽的耳边,贴近了说:“这么难得的机会,我怎么舍得呢?而且作为你的国语老师,我有必要教你如何正确使用称谓。”女子  走到校医室,林欣推门而入,出声道:“医生在吗?”  在医务室里值班医生转头一瞧,一个的女子扛着一个高出自己许多,并不省人事的男学生,那模样看着另类又搞笑,当下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  不过,作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冬天里的雪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272章更新时间:2020-01-20

  走到校医室,林欣推门而入,出声道:“医生在吗?”  在医务室里值班医生转头一瞧,一个的女子扛着一个高出自己许多,并不省人事的男学生,那模样看着另类又搞笑,当下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  不过,作为一个医生,她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笑出声来,未免太过了。于是赶紧假装咳嗽,走上前去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欣把吴炎彬放到床上,医生替他包扎了伤口,检查了心跳、脉搏以及血压,反馈回来的信息指出:他此时四肢厥冷,脉搏细弱,血压降低。可是并没有严重的外伤,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呢?  医生看向林欣问道:“哦,你是?”  “他的老师。”  “那他是怎么了?”  “哈?我要是知道还用费力的把他扛到你这儿?”林欣没好气儿的说。  医生急忙转移话题,羡慕的说道:“这位老师你的力气可真大。”  “还行吧,我当老师前在搬家公司做过。”林欣说的是大实话,不过在一次搬家中,那雇主非说她弄坏了一件家具,拒绝支付搬家费,林欣一怒之下把那雇主家所有东西砸个稀巴烂,然后理所当然的被炒了鱿鱼。  “这位老师,你能说一下他晕倒前的具体情况吗?”医生弱弱的问道,林欣省略打架那段,把过程一五一十的讲述一遍。  “我知道了。”医生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接收到林欣扫射来的目光,医生解释道:“他应该是患有”血液恐怖症“,就是咱们通常说的”晕血症“,是一种心理疾病。”  知道不是什么大毛病,林欣就放下心来,医生又嘱咐了两句就忙别的去了,只留下林欣在一旁照看,林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单手撑着脑袋,慢慢地上下眼皮相互打架,在即将睡过去的那一刻林欣想到:原来暴龙也有这么安静可爱的时候。  夕阳殷红似血,缓缓坠落于地平线下,吴炎彬那纤长浓密的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映入他眼帘的情景让他的嘴角弯出起一个迷人的弧度,鬼使神差的抬起一只手伸向保持坐姿呼呼大睡的某女,具体来说是某女的眼镜,不知怎么的他十分好奇眼镜下究竟是何般风景。  就在吴炎彬的手距离眼镜还有两公分时,某女砸吧砸吧嘴幽幽转醒,他的手像是触电般缩了回去,某女瞪着她模糊的睡眼,看床上的人说,“啊,你醒了啦。”  话说林欣之所以醒来的那么及时,纯属身体的条件反射,长期以来的训练让她练就了超乎常人的感觉,就算是睡觉都保持在警戒状态,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转醒。  这边的吴炎彬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我怎么躺在这儿了?”难得他用“我”自称。  “哦,你晕……”血字还没有说完就被吴炎彬一把捂住了嘴,紧张的问道:“我的秘密,你,你都知道了!”  “什么秘密?”林欣挣开吴炎彬的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我的病啊!”  “嗯,如果这算秘密的话。”林欣还点了点头,生怕对方不明白。  吴炎彬的脸色瞬间由白变青,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林欣心想这人怎么又傻了,突然这吴炎彬像是变脸般换了一副标准式的大爷脸,吐出一口气,拽拽的说:“你开个价吧。”  “啊?虽说没事...

更新时间:2020-01-20

   走到校医室,林欣推门而入,出声道:“医生在吗?”  在医务室里值班医生转头一瞧,一个的女子扛着一个高出自己许多,并不省人事的男学生,那模样看着另类又搞笑,当下嘴角一抽,差点笑出声来。  不过,作为一个医生,她知道这样的情况下若是笑出声来,未免太过了。于是赶紧假装咳嗽,走上前去询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林欣把吴炎彬放到床上,医生替他包扎了伤口,检查了心跳、脉搏以及血压,反馈回来的信息指出:他此时四肢厥冷,脉搏细弱,血压降低。可是并没有严重的外伤,为什么会昏迷不醒呢?  医生看向林欣问道:“哦,你是?”  “他的老师。”  “那他是怎么了?”  “哈?我要是知道还用费力的把他扛到你这儿?”林欣没好气儿的说。  医生急忙转移话题,羡慕的说道:“这位老师你的力气可真大。”  “还行吧,我当老师前在搬家公司做过。”林欣说的是大实话,不过在一次搬家中,那雇主非说她弄坏了一件家具,拒绝支付搬家费,林欣一怒之下把那雇主家所有东西砸个稀巴烂,然后理所当然的被炒了鱿鱼。  “这位老师,你能说一下他晕倒前的具体情况吗?”医生弱弱的问道,林欣省略打架那段,把过程一五一十的讲述一遍。  “我知道了。”医生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接收到林欣扫射来的目光,医生解释道:“他应该是患有”血液恐怖症“,就是咱们通常说的”晕血症“,是一种心理疾病。”  知道不是什么大毛病,林欣就放下心来,医生又嘱咐了两句就忙别的去了,只留下林欣在一旁照看,林欣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单手撑着脑袋,慢慢地上下眼皮相互打架,在即将睡过去的那一刻林欣想到:原来暴龙也有这么安静可爱的时候。  夕阳殷红似血,缓缓坠落于地平线下,吴炎彬那纤长浓密的睫毛动了动,慢慢睁开了双眼,映入他眼帘的情景让他的嘴角弯出起一个迷人的弧度,鬼使神差的抬起一只手伸向保持坐姿呼呼大睡的某女,具体来说是某女的眼镜,不知怎么的他十分好奇眼镜下究竟是何般风景。  就在吴炎彬的手距离眼镜还有两公分时,某女砸吧砸吧嘴幽幽转醒,他的手像是触电般缩了回去,某女瞪着她模糊的睡眼,看床上的人说,“啊,你醒了啦。”  话说林欣之所以醒来的那么及时,纯属身体的条件反射,长期以来的训练让她练就了超乎常人的感觉,就算是睡觉都保持在警戒状态,一有风吹草动立刻转醒。  这边的吴炎彬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小心翼翼的问了句:“我怎么躺在这儿了?”难得他用“我”自称。  “哦,你晕……”血字还没有说完就被吴炎彬一把捂住了嘴,紧张的问道:“我的秘密,你,你都知道了!”  “什么秘密?”林欣挣开吴炎彬的手,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  “我,我的病啊!”  “嗯,如果这算秘密的话。”林欣还点了点头,生怕对方不明白。  吴炎彬的脸色瞬间由白变青,呆呆的坐在床上一动不动,林欣心想这人怎么又傻了,突然这吴炎彬像是变脸般换了一副标准式的大爷脸,吐出一口气,拽拽的说:“你开个价吧。”  “啊?虽说没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