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温香阮玉

温香阮玉
更新时间:2019-08-23
谢阮玉上辈子跟过三个男人,沈七爷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死了;穆度年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又死了;她等啊等啊,终于遇上了孟儒景,那个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的男人,于是,她真的死了。 等谢阮玉睁开眼,再度看到沈七爷的一瞬间,脑海飘过两个大字:要完。  疼…江娉婷的嘴里发出细碎的声音,带着痛楚,因失血过多唇瓣略显苍白。她带着伤又淋了不小的雨,整个身子都像在火中滚过似的,热的骇人。  “醒了?”沈夫人的声音伴随着周围歇斯底里的谩骂传入江娉婷的耳内,她随意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命真大啊。”  “彼此彼此。”江娉婷抬了抬手,沈夫人适时的把盛着水的粗瓷杯子往她那踢了两下,江娉婷饮了水,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痛舒缓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季桃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50章 春光正好 完更新时间:2019-08-23

  疼…江娉婷的嘴里发出细碎的声音,带着痛楚,因失血过多唇瓣略显苍白。她带着伤又淋了不小的雨,整个身子都像在火中滚过似的,热的骇人。  “醒了?”沈夫人的声音伴随着周围歇斯底里的谩骂传入江娉婷的耳内,她随意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命真大啊。”  “彼此彼此。”江娉婷抬了抬手,沈夫人适时的把盛着水的粗瓷杯子往她那踢了两下,江娉婷饮了水,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痛舒缓了许多,只是说起话来还略微沙哑,“谢谢。”  “都是将死之人,何谈一个谢字。”沈夫人随意整着衣衫,即便身陷牢笼,依旧端着沉稳。  “陈碧秀,你个挨千刀的!都是你!都是你!”隔壁传来五姨太歇斯底里的怒骂,“你个老虔婆!你死后定会下阿鼻地狱!刀锯石磨永不超生。”  “母亲!”  “滚开!一切都是这个贱人,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进帅府,怎会落得这个地步。”  沈夫人充耳不闻,倒是江娉婷忍不住笑道,“看样夫人得罪的人不少啊,如今落的这地步真是可惜啊”  “人就是这样,当事情对他有利的时候恨不得为你当牛做马,一旦走入了绝境,过往种种过错都会归咎在你的头上,仿佛这样才能显得他是多么的无辜,帅府里何来无辜之人,不过是各怀心思,各凭本事罢了。”沈夫人蹲下身子,目光依旧高高在上,“我赢了近三十年,才输一回,没什么好可惜的。倒是你,从没赢,就输的一败涂地。”  “夫人不会是为了讽刺我吧。”江娉婷笑着开口,不小心扯动了伤口,脸上的笑顿时变的有些扭曲。  无视她的表情,沈夫人手指轻轻挑起江娉婷的下巴,“你知道近章的弱点是什么么。”  江娉婷眼神微闪,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沈夫人这是在给她最后一个自救的机会。可是,自己先前那般对她,沈夫人为何要再助她?她不是个慈善的女人,这点江娉婷早就知道。  “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沈夫人骤然提高了声音。  牢房隔音效果极差,她方开口,隔壁五姨太的咆哮声就钻入了耳孔,“你这个贱人!你闭嘴!!”  说不上来的惊恐,沈夫人可不吃这一套,徒自讲下去。  事情要从三十年前说起,那时候前朝刚亡了几十年,各方混战,盛家打着复辟君王制的旗号,得了不少前朝后人的支持,百姓流离战争频发。  陈碧秀自小跟苏府的小少爷青梅竹马,谁料最后竹马变心,爱上了另外的女人,俩人联手铸就了她后半生的噩梦,流言蜚语积毁销骨,她不得不嫁给携妻带子还在拼功勋的沈北新。  爱人背叛,父母误解,世人唾弃,陈碧秀百口莫辩,骄傲如她,怎么能让害她的人神仙眷侣,于是她费了好大功夫,才说服沈北新掳来那个女人,陈碧秀每天看着她以泪洗面心里说不出的快活。  再然后她给沈北新生了儿女,可是那个男人还是爱她,甚至愿意教养她的儿女。  沈夫人讲到这声音没了笑意,她看着江娉婷,“他们把我害到这步田地,毁我名节,辱我家族的颜面,还有脸求我放过他们,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死。”  “所以你把他们杀了?”  “杀了。”沈夫人理所当然道,“我劝过苏志邹,只要他杀了林萧笑,我...

更新时间:2019-08-23

   疼…江娉婷的嘴里发出细碎的声音,带着痛楚,因失血过多唇瓣略显苍白。她带着伤又淋了不小的雨,整个身子都像在火中滚过似的,热的骇人。  “醒了?”沈夫人的声音伴随着周围歇斯底里的谩骂传入江娉婷的耳内,她随意的看了眼躺在地上的女人,“命真大啊。”  “彼此彼此。”江娉婷抬了抬手,沈夫人适时的把盛着水的粗瓷杯子往她那踢了两下,江娉婷饮了水,喉咙里火烧火燎的疼痛舒缓了许多,只是说起话来还略微沙哑,“谢谢。”  “都是将死之人,何谈一个谢字。”沈夫人随意整着衣衫,即便身陷牢笼,依旧端着沉稳。  “陈碧秀,你个挨千刀的!都是你!都是你!”隔壁传来五姨太歇斯底里的怒骂,“你个老虔婆!你死后定会下阿鼻地狱!刀锯石磨永不超生。”  “母亲!”  “滚开!一切都是这个贱人,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进帅府,怎会落得这个地步。”  沈夫人充耳不闻,倒是江娉婷忍不住笑道,“看样夫人得罪的人不少啊,如今落的这地步真是可惜啊”  “人就是这样,当事情对他有利的时候恨不得为你当牛做马,一旦走入了绝境,过往种种过错都会归咎在你的头上,仿佛这样才能显得他是多么的无辜,帅府里何来无辜之人,不过是各怀心思,各凭本事罢了。”沈夫人蹲下身子,目光依旧高高在上,“我赢了近三十年,才输一回,没什么好可惜的。倒是你,从没赢,就输的一败涂地。”  “夫人不会是为了讽刺我吧。”江娉婷笑着开口,不小心扯动了伤口,脸上的笑顿时变的有些扭曲。  无视她的表情,沈夫人手指轻轻挑起江娉婷的下巴,“你知道近章的弱点是什么么。”  江娉婷眼神微闪,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沈夫人这是在给她最后一个自救的机会。可是,自己先前那般对她,沈夫人为何要再助她?她不是个慈善的女人,这点江娉婷早就知道。  “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沈夫人骤然提高了声音。  牢房隔音效果极差,她方开口,隔壁五姨太的咆哮声就钻入了耳孔,“你这个贱人!你闭嘴!!”  说不上来的惊恐,沈夫人可不吃这一套,徒自讲下去。  事情要从三十年前说起,那时候前朝刚亡了几十年,各方混战,盛家打着复辟君王制的旗号,得了不少前朝后人的支持,百姓流离战争频发。  陈碧秀自小跟苏府的小少爷青梅竹马,谁料最后竹马变心,爱上了另外的女人,俩人联手铸就了她后半生的噩梦,流言蜚语积毁销骨,她不得不嫁给携妻带子还在拼功勋的沈北新。  爱人背叛,父母误解,世人唾弃,陈碧秀百口莫辩,骄傲如她,怎么能让害她的人神仙眷侣,于是她费了好大功夫,才说服沈北新掳来那个女人,陈碧秀每天看着她以泪洗面心里说不出的快活。  再然后她给沈北新生了儿女,可是那个男人还是爱她,甚至愿意教养她的儿女。  沈夫人讲到这声音没了笑意,她看着江娉婷,“他们把我害到这步田地,毁我名节,辱我家族的颜面,还有脸求我放过他们,你说这样的人该不该死。”  “所以你把他们杀了?”  “杀了。”沈夫人理所当然道,“我劝过苏志邹,只要他杀了林萧笑,我...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