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温香阮玉

温香阮玉
更新时间:2020-01-20
谢阮玉上辈子跟过三个男人,沈七爷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死了;穆度年不喜欢她,所以她差点又死了;她等啊等啊,终于遇上了孟儒景,那个喜欢她喜欢的不得了的男人,于是,她真的死了。 等谢阮玉睁开眼,再度看到沈七爷的一瞬间,脑海飘过两个大字:要完。  沈培安的尸体被运回保宁已经是几日后的事情了,尸身有些微微的腐烂,沈夫人扒着棺木“我的儿,我的儿”的哭个不停,最后还是沈大帅让人给拖了起来。  棺木内,沈培安双目微闭,沈大帅难得的落了泪,最后竟是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沈二爷死了,日子还要继续。悲伤几天帅府也就恢复了正常,只有沈五爷,被大帅手一挥赶去了还翔县,一个鸟不拉屎的贫瘠之地。  原本在帅府子女间流动的暗...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季桃初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50章 春光正好 完更新时间:2020-01-20

  沈培安的尸体被运回保宁已经是几日后的事情了,尸身有些微微的腐烂,沈夫人扒着棺木“我的儿,我的儿”的哭个不停,最后还是沈大帅让人给拖了起来。  棺木内,沈培安双目微闭,沈大帅难得的落了泪,最后竟是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沈二爷死了,日子还要继续。悲伤几天帅府也就恢复了正常,只有沈五爷,被大帅手一挥赶去了还翔县,一个鸟不拉屎的贫瘠之地。  原本在帅府子女间流动的暗潮,因为沈培安的死,堂而皇之的被摆到了明面上。  码头,赌场,***,舞厅,工会,所有握在沈二爷手下的产业开始面临着一场大洗牌。  沈夫人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这会终究是撑不住病倒了。  谢阮玉唏嘘的看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多少有些同情沈夫人,她跟沈七爷说了以后,换来了沈七爷嫌弃的白眼和一句“妇人之仁。”  这些天沈七爷没闲着,谢阮玉也没闲着,她带着丁志四处闲逛,衣裳首饰收了一大堆。等沈七爷闲下来了,才献宝一样的展示给沈七爷看。  “爷每天累得半死不活,卿卿倒是潇洒的紧。”沈七爷闭着眼,谢阮玉的小手轻轻地按在他的太阳穴上,力道适中,非常舒服。  “您马上就要赚大钱了,还在乎我这一点。”  手被沈七爷紧紧握住,一个使劲,谢阮玉就陷入了他怀里,好闻的檀香沾染了酒精的味道。  “你觉得码头好,还是赌场好。”工会和粮店沈培远想都不想,这么敞亮的生意,老三势在必得。至于舞厅和***,沈七爷皱了眉,想来想去,能到他手里的无非只有码头或者赌场,毕竟太赚钱的买卖不能独吞,贪多嚼不烂。  “都好。”谢阮玉勾着沈七爷的脖子,把脑袋枕在他胸口,想了又想,“赌场?”  “为什么?”沈七爷眼里闪着光,声音有些亢奋还有些期待。  谢阮玉想到自己遇上孟儒景之前的那段时日,道,“缺钱又贪钱的总归比一般人胆子大些。”  哈哈哈哈哈!  “卿卿所想便是我所想。”沈七爷怀里抱着谢阮玉,忍不住伸手捏她的脸颊,白皙的皮肤被他捏的有些泛红,“码头固然赚的比赌场多些,钱也干净些。但是卿卿,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缺钱的流氓更好控制的了,你可以用钱在他们那换来一切,消息,声势,良知甚至人命。”  相比他们,反而是那些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娼女盗的人,才真的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生意场上的权利交替直到两个月后才正式结束,沈夫人痛失爱子,病情反复无常,沈培远既要伺候汤药,又要整顿手上的保宁城赌场,分身乏术,干脆接了城里有名的医生入府看顾。  由于他之前一直做着私下放利给沈培安贴补明上面子的事,如今得了赌场更是如鱼得水,沈七爷不图钱,他要的是人脉。再加上他惯会做人,凡事讲究留三分情面,一来二去真得了不少人的青眼。  保宁城的人都在看,沈二爷走了以后,沈大帅究竟意属哪个儿子。就在这种情况下,沈三爷,沈六爷和沈七爷走入了大众的视线,三足鼎立,却又相互制衡。  沈大帅已经不敢再赌,他年纪大了,十个儿子除了老幺还懵懂,剩下的九个良莠不齐。之前他把所有的期许都寄托在了沈培安...

更新时间:2020-01-20

   沈培安的尸体被运回保宁已经是几日后的事情了,尸身有些微微的腐烂,沈夫人扒着棺木“我的儿,我的儿”的哭个不停,最后还是沈大帅让人给拖了起来。  棺木内,沈培安双目微闭,沈大帅难得的落了泪,最后竟是扭过头去不忍再看。  沈二爷死了,日子还要继续。悲伤几天帅府也就恢复了正常,只有沈五爷,被大帅手一挥赶去了还翔县,一个鸟不拉屎的贫瘠之地。  原本在帅府子女间流动的暗潮,因为沈培安的死,堂而皇之的被摆到了明面上。  码头,赌场,***,舞厅,工会,所有握在沈二爷手下的产业开始面临着一场大洗牌。  沈夫人接二连三的受到打击,这会终究是撑不住病倒了。  谢阮玉唏嘘的看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多少有些同情沈夫人,她跟沈七爷说了以后,换来了沈七爷嫌弃的白眼和一句“妇人之仁。”  这些天沈七爷没闲着,谢阮玉也没闲着,她带着丁志四处闲逛,衣裳首饰收了一大堆。等沈七爷闲下来了,才献宝一样的展示给沈七爷看。  “爷每天累得半死不活,卿卿倒是潇洒的紧。”沈七爷闭着眼,谢阮玉的小手轻轻地按在他的太阳穴上,力道适中,非常舒服。  “您马上就要赚大钱了,还在乎我这一点。”  手被沈七爷紧紧握住,一个使劲,谢阮玉就陷入了他怀里,好闻的檀香沾染了酒精的味道。  “你觉得码头好,还是赌场好。”工会和粮店沈培远想都不想,这么敞亮的生意,老三势在必得。至于舞厅和***,沈七爷皱了眉,想来想去,能到他手里的无非只有码头或者赌场,毕竟太赚钱的买卖不能独吞,贪多嚼不烂。  “都好。”谢阮玉勾着沈七爷的脖子,把脑袋枕在他胸口,想了又想,“赌场?”  “为什么?”沈七爷眼里闪着光,声音有些亢奋还有些期待。  谢阮玉想到自己遇上孟儒景之前的那段时日,道,“缺钱又贪钱的总归比一般人胆子大些。”  哈哈哈哈哈!  “卿卿所想便是我所想。”沈七爷怀里抱着谢阮玉,忍不住伸手捏她的脸颊,白皙的皮肤被他捏的有些泛红,“码头固然赚的比赌场多些,钱也干净些。但是卿卿,这个时代,没有什么比缺钱的流氓更好控制的了,你可以用钱在他们那换来一切,消息,声势,良知甚至人命。”  相比他们,反而是那些满口的仁义道德,一肚子男娼女盗的人,才真的让人恶心到了极点。  生意场上的权利交替直到两个月后才正式结束,沈夫人痛失爱子,病情反复无常,沈培远既要伺候汤药,又要整顿手上的保宁城赌场,分身乏术,干脆接了城里有名的医生入府看顾。  由于他之前一直做着私下放利给沈培安贴补明上面子的事,如今得了赌场更是如鱼得水,沈七爷不图钱,他要的是人脉。再加上他惯会做人,凡事讲究留三分情面,一来二去真得了不少人的青眼。  保宁城的人都在看,沈二爷走了以后,沈大帅究竟意属哪个儿子。就在这种情况下,沈三爷,沈六爷和沈七爷走入了大众的视线,三足鼎立,却又相互制衡。  沈大帅已经不敢再赌,他年纪大了,十个儿子除了老幺还懵懂,剩下的九个良莠不齐。之前他把所有的期许都寄托在了沈培安...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