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小侯爷

小侯爷
更新时间:2019-09-16
小侯爷洛骁默默握拳,重来一世,这次一定要擦亮眼睛,找对明主,努力升官进爵,继而走向人生巅峰。只不过,在那之前…… 阿久,别闹脾气了,我们先把药给喝了好不好?一句话简介:小侯爷强势归来,帮着药罐子小太子打天下的故事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都被惊住了,但是始作俑者却是恍若未觉,丢下这样一个惊雷之后,便推说是乏了,提前离了席,只留下了一众受了惊吓的百官面面相觑。  皇帝走了,宴席的气氛反倒是火热起来。丝竹管弦之下,众人明面上嘻嘻哈哈推杯换盏,暗地里头却是不住地往着那头新晋的“一字并肩王”方向瞧,心中都在止不住的犯着嘀咕。  这平津侯世子虽说是勇武不凡、战功赫赫,在这一辈儿的世家子弟...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官场商战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醉笑浮生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34章 番外一更新时间:2019-09-16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都被惊住了,但是始作俑者却是恍若未觉,丢下这样一个惊雷之后,便推说是乏了,提前离了席,只留下了一众受了惊吓的百官面面相觑。  皇帝走了,宴席的气氛反倒是火热起来。丝竹管弦之下,众人明面上嘻嘻哈哈推杯换盏,暗地里头却是不住地往着那头新晋的“一字并肩王”方向瞧,心中都在止不住的犯着嘀咕。  这平津侯世子虽说是勇武不凡、战功赫赫,在这一辈儿的世家子弟是数得上的人物,但是怎么就能这样被封了王?还是能与闻人久同享殊荣、地位比肩的一字并肩王?便是当年那些随着□□打天下的将领,最终也不过是封了个侯爵,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闻人渚和闻人安几个在一旁听着,几乎都觉得闻人久大约是疯了!  只是天子一言,重逾千钧。既然闻人久敢在自己登基大典的时候说出要给洛骁封王,这事便已经是板上钉钉,他们无论在心里头怎么琢磨、怎么不解,但是闻人久给出来的讯息已经足以让所有人明白了,洛骁此人于他的意义。  洛骁身为平津侯世子、手握重兵的骠骑大将军是,他的身份已经是贵不可言,经过今儿个这一遭,不说他的父亲平津侯,便是闻人渚、闻人安也比不得他了。一字并肩王,这是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洛骁心底乱得厉害,面对一波又一波前来敬酒的官员,他只能强自压下心中的波动与他们周旋,直到月上中天,他才勉强找了个机会溜了出去。  盘龙殿的守卫要比东宫森严许多,但是这毕竟拦不住洛骁。他一路避着人摸索着走到了闻人久的屋子,却见外头层层侍卫把守,但里头着偌大一个寝宫倒是奇迹似的没有半个人。洛骁心下便明白了,这是他的小陛下在等着他呢。  已经是隆冬,外面冷的厉害,但是屋子里却暖的很。昏黄的烛光勾勒着那人的轮廓,他听见动静,便抬了眸子瞧了过来。灯下看美人,这美便越发惊心动魄起来。  洛骁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先前那些纷乱的思绪便全数地平静了下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栽了,栽的厉害,但是他今天才知道,他的阿久原来栽的不必他浅。  上辈子的闻人安杀他之前曾经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床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但是闻人久却是容了。不但是容了,他甚至能将他的天下分了一半与他。  他从未想过,他竟然敢,竟然真的敢——  闻人久看着洛骁直勾勾地站在那里望着他,微微扬了扬下巴:“不坐么。”  洛骁便坐了下来,他看着闻人久,低声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闻人久声音很淡,他拿了两个杯子放在面前,提起酒壶缓缓地斟了酒,“今日是朕的登基大典,朕在做所有的新帝都必须做的一件事。”  闻人久将一只酒杯握在了自己手里把玩着,许久,抬眸看着他,唇角一弯,眼角眉梢都透露出一种妖丽夺目的光彩来:“朕在立后。”  洛骁的心脏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蓦然捏住了,胸口处因为极度的震惊和喷涌的喜悦让他甚至觉得痛的喘不过气来,他的手垂在一旁,一双眼紧紧地锁住了闻人久,声音喑哑得可怕:“立后?”  “朕说过,朕心悦你。”闻人久...

更新时间:2019-09-16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此言一出,满朝文武都被惊住了,但是始作俑者却是恍若未觉,丢下这样一个惊雷之后,便推说是乏了,提前离了席,只留下了一众受了惊吓的百官面面相觑。  皇帝走了,宴席的气氛反倒是火热起来。丝竹管弦之下,众人明面上嘻嘻哈哈推杯换盏,暗地里头却是不住地往着那头新晋的“一字并肩王”方向瞧,心中都在止不住的犯着嘀咕。  这平津侯世子虽说是勇武不凡、战功赫赫,在这一辈儿的世家子弟是数得上的人物,但是怎么就能这样被封了王?还是能与闻人久同享殊荣、地位比肩的一字并肩王?便是当年那些随着□□打天下的将领,最终也不过是封了个侯爵,这……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闻人渚和闻人安几个在一旁听着,几乎都觉得闻人久大约是疯了!  只是天子一言,重逾千钧。既然闻人久敢在自己登基大典的时候说出要给洛骁封王,这事便已经是板上钉钉,他们无论在心里头怎么琢磨、怎么不解,但是闻人久给出来的讯息已经足以让所有人明白了,洛骁此人于他的意义。  洛骁身为平津侯世子、手握重兵的骠骑大将军是,他的身份已经是贵不可言,经过今儿个这一遭,不说他的父亲平津侯,便是闻人渚、闻人安也比不得他了。一字并肩王,这是真真正正的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  洛骁心底乱得厉害,面对一波又一波前来敬酒的官员,他只能强自压下心中的波动与他们周旋,直到月上中天,他才勉强找了个机会溜了出去。  盘龙殿的守卫要比东宫森严许多,但是这毕竟拦不住洛骁。他一路避着人摸索着走到了闻人久的屋子,却见外头层层侍卫把守,但里头着偌大一个寝宫倒是奇迹似的没有半个人。洛骁心下便明白了,这是他的小陛下在等着他呢。  已经是隆冬,外面冷的厉害,但是屋子里却暖的很。昏黄的烛光勾勒着那人的轮廓,他听见动静,便抬了眸子瞧了过来。灯下看美人,这美便越发惊心动魄起来。  洛骁这么静静地看着他,先前那些纷乱的思绪便全数地平静了下来。他一直觉得自己是栽了,栽的厉害,但是他今天才知道,他的阿久原来栽的不必他浅。  上辈子的闻人安杀他之前曾经跟他说过这样一句话:床榻之上岂容他人鼾睡?但是闻人久却是容了。不但是容了,他甚至能将他的天下分了一半与他。  他从未想过,他竟然敢,竟然真的敢——  闻人久看着洛骁直勾勾地站在那里望着他,微微扬了扬下巴:“不坐么。”  洛骁便坐了下来,他看着闻人久,低声道:“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知道。”闻人久声音很淡,他拿了两个杯子放在面前,提起酒壶缓缓地斟了酒,“今日是朕的登基大典,朕在做所有的新帝都必须做的一件事。”  闻人久将一只酒杯握在了自己手里把玩着,许久,抬眸看着他,唇角一弯,眼角眉梢都透露出一种妖丽夺目的光彩来:“朕在立后。”  洛骁的心脏像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蓦然捏住了,胸口处因为极度的震惊和喷涌的喜悦让他甚至觉得痛的喘不过气来,他的手垂在一旁,一双眼紧紧地锁住了闻人久,声音喑哑得可怕:“立后?”  “朕说过,朕心悦你。”闻人久...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