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总裁,我已婚!

总裁,我已婚!
更新时间:2019-08-26
她躺在急救室内血流不止,性命垂危,他却强行从血库掉走仅剩的血袋,只为...  “迟奕秋,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安卉站在原地,一双纤细的手指握着咖啡杯的手隐隐的颤动了一下,仿佛那砸在桌上的动作还残留着一丝的余音。(www.nusafx.com)  指尖隐约的透着一丝的苍白,安卉望着面前一身狼狈的迟奕秋,手指缓慢的从咖啡杯间‘抽’离。  一双眸子间染着的光泽几乎没有一丝的温度,‘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只是这样子的笑容实在难以打破这一刻的肃静。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那个孩子。”安卉望着迟奕秋的眸,与他对视,那一瞬间,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之中打转,太多的情绪都压在心底,她...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青春校园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喵星果果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257.安卉小剧场版更新时间:2019-08-26

  “迟奕秋,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安卉站在原地,一双纤细的手指握着咖啡杯的手隐隐的颤动了一下,仿佛那砸在桌上的动作还残留着一丝的余音。(www.nusafx.com)  指尖隐约的透着一丝的苍白,安卉望着面前一身狼狈的迟奕秋,手指缓慢的从咖啡杯间‘抽’离。  一双眸子间染着的光泽几乎没有一丝的温度,‘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只是这样子的笑容实在难以打破这一刻的肃静。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那个孩子。”安卉望着迟奕秋的眸,与他对视,那一瞬间,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之中打转,太多的情绪都压在心底,她几乎在这一刻无法忍受梵。  她可以容忍他的无情,但是无法容忍他伤害了她的孩子。  “我希望没有再有下次。铌”  迟奕秋的眸子染着一丝的怒意,却还是在安卉的面前一点点的隐忍了下去。  他看着她将话说完,只是短暂的停驻了片刻,便转身越过她的身。  安卉的手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伸手扣住了迟奕秋的手臂,纤细的手指一点点的收紧,隔着一层衣料,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略微有些高的体温。  眉梢微拧,‘唇’瓣微动:“你身着病,孩子会被传染的。”  “安卉,你也别做这些无用之功,我不会将人‘交’给你的。”  迟奕秋垂下眸,大掌轻轻的将安卉的手一点点的‘抽’离自己的手臂,冷漠的一路往外走。  安卉垂下手,看着迟奕秋离开的方向,走到咖啡厅的‘门’口,一直注视着迟奕秋的面容,迅速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安卉看着被安置在保温箱内的宝宝,‘唇’角沾着一丝浅浅的笑。  那样的笑容,带着一丝的恍惚。  苏念站在她的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掌,一点点的收紧:“在想什么?”  安卉摇了摇头,将视线挪开,抬起头看着身边的苏念,手掌也随之将她的手掌握紧。  “我们先出去吧。”  ……  苏念轻轻的将婴儿房的‘门’掩上,站在回廊上,安卉的脚步变得再也难以迈开。  安卉慢慢的依靠在扶栏上,将自己的身体的重量依附在上面。  苏念没有吭声的看着安卉有些明显的伤感的表情,走到了她的身边,微微的偏侧过头,盯着她的脸:“你还在想着他的事情?”  “嗯,迟奕秋一直无法放下心底的那个梗,其实我一点都不怀疑他的心狠,那个孩子‘弄’不好真的会出事。”  苏念听着安卉的话,一时间有些沉默。  “你别担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安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一旁的苏念:“这件事情也和我有一定的关系,是我让他离开的锡城,如果不是这样子,葛韵乔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说不定他也不会变的这么偏‘激’……”  “……安卉,其实你不用这么为难,我知道……”苏念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出口了一半,便被安卉打住了。  “别说这些,你要是再说下去,就真不将我搁在心上了。”  安卉伸手握住苏念的手臂,对于她的话明显的带着一丝的抱怨:“我可不习惯你也跟我说客套话。”  “其实呢,...

更新时间:2019-08-26

   “迟奕秋,你有没有想过,那个孩子是无辜的!”  安卉站在原地,一双纤细的手指握着咖啡杯的手隐隐的颤动了一下,仿佛那砸在桌上的动作还残留着一丝的余音。(www.nusafx.com)  指尖隐约的透着一丝的苍白,安卉望着面前一身狼狈的迟奕秋,手指缓慢的从咖啡杯间‘抽’离。  一双眸子间染着的光泽几乎没有一丝的温度,‘唇’角勾起一抹微笑,只是这样子的笑容实在难以打破这一刻的肃静。  “你连自己的孩子都可以不在乎,又怎么会在乎那个孩子。”安卉望着迟奕秋的眸,与他对视,那一瞬间,眼泪忍不住在眼眶之中打转,太多的情绪都压在心底,她几乎在这一刻无法忍受梵。  她可以容忍他的无情,但是无法容忍他伤害了她的孩子。  “我希望没有再有下次。铌”  迟奕秋的眸子染着一丝的怒意,却还是在安卉的面前一点点的隐忍了下去。  他看着她将话说完,只是短暂的停驻了片刻,便转身越过她的身。  安卉的手掌,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伸手扣住了迟奕秋的手臂,纤细的手指一点点的收紧,隔着一层衣料,她能够清晰的感受到男人略微有些高的体温。  眉梢微拧,‘唇’瓣微动:“你身着病,孩子会被传染的。”  “安卉,你也别做这些无用之功,我不会将人‘交’给你的。”  迟奕秋垂下眸,大掌轻轻的将安卉的手一点点的‘抽’离自己的手臂,冷漠的一路往外走。  安卉垂下手,看着迟奕秋离开的方向,走到咖啡厅的‘门’口,一直注视着迟奕秋的面容,迅速的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  安卉看着被安置在保温箱内的宝宝,‘唇’角沾着一丝浅浅的笑。  那样的笑容,带着一丝的恍惚。  苏念站在她的身边,伸手握住她的手掌,一点点的收紧:“在想什么?”  安卉摇了摇头,将视线挪开,抬起头看着身边的苏念,手掌也随之将她的手掌握紧。  “我们先出去吧。”  ……  苏念轻轻的将婴儿房的‘门’掩上,站在回廊上,安卉的脚步变得再也难以迈开。  安卉慢慢的依靠在扶栏上,将自己的身体的重量依附在上面。  苏念没有吭声的看着安卉有些明显的伤感的表情,走到了她的身边,微微的偏侧过头,盯着她的脸:“你还在想着他的事情?”  “嗯,迟奕秋一直无法放下心底的那个梗,其实我一点都不怀疑他的心狠,那个孩子‘弄’不好真的会出事。”  苏念听着安卉的话,一时间有些沉默。  “你别担心,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会想办法的。”  安卉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一旁的苏念:“这件事情也和我有一定的关系,是我让他离开的锡城,如果不是这样子,葛韵乔说不定还能多活几天,说不定他也不会变的这么偏‘激’……”  “……安卉,其实你不用这么为难,我知道……”苏念想要说些什么,可是话出口了一半,便被安卉打住了。  “别说这些,你要是再说下去,就真不将我搁在心上了。”  安卉伸手握住苏念的手臂,对于她的话明显的带着一丝的抱怨:“我可不习惯你也跟我说客套话。”  “其实呢,...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