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想穿就不怕遇阿哥

想穿就不怕遇阿哥
更新时间:2019-11-15
无厘头版她遇上了最俗的事穿越。穿就穿吧,竟然还赶上了九龙夺嫡的大戏,这穿的也忒没水平了啊,谁都知道清朝的时空已然被穿成了筛子了,她这样过来真是俗的不能再俗了……还好,她的身份跟哪位爷都没瓜葛,谢天谢地,阿弥陀佛……只是,上天果然是看她太闲了,居然也让她搭上了穿越中的穿越,这是否是赠品?她可以拒绝吗?严肃正经版清穿很流行吗?不是说清朝的时空已经被穿成筛子吗?为什么我来了...  那个灯笼已经拿来骗了不少银子了,我笑的很阴险。  灯笼上只有上联跟横批,就缺下联。  对不上,就输银子给我。  对上了,本姑娘给银子。  转了一圈熟识的太监宫女,我赚的荷包满满,然后快乐的回自己的小院,准备下饺子吃。  ...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秋水伊人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 138 章更新时间:2019-11-15

10分六合   那个灯笼已经拿来骗了不少银子了,我笑的很阴险。  灯笼上只有上联跟横批,就缺下联。  对不上,就输银子给我。  对上了,本姑娘给银子。  转了一圈熟识的太监宫女,我赚的荷包满满,***快乐的回自己的小院,准备下饺子吃。  刚来时的孤寂悲伤,几年下来早淡了,只是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凄然罢了。  脱了外袍,掂掂荷苞,我笑眯了眼,这世界有钱好办事啊,钱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没这东西却寸步难行。  炒了四菜,煮了一汤,倒了一杯桂花酿,看着被自己布置的很喜庆的屋子,我笑了。  一个人的春节,也是好的。  刚吃了没两口菜,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我急忙起身,心中却不由狐疑,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呢?  “九爷!”看到掀帘进来的人,我愣了一下。  “看什么呢,还不过来伺候爷。”一贯跋扈的小九子调调。  我走过去帮他把毛裘披风解下。  “你的日子过的不错嘛。”  “……”我不太想理他,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消停,不回家抱自己媳妇跑她这儿做啥啊,破坏我的心情。  可惜小九子一向是不看我脸色的,人家是主子嘛,大马金马的往桌边一坐,就把自己当主人了。  “爷我刚才在路上听有人正埋怨呢。”  关我屁事。  “说有人拿了只灯笼,骗了不少人银子。”  “我才没有骗。”  “难得你不自称奴婢呢。”他兴味的扬眉。  我抿抿唇,我一直不断的告诫自己不可没了进退,可是跟这些皇子们处的久了,却实在有些把持不住,本性么,短时间处还能掩藏着,时间长了,总是免不了要露出来的。  “说说吧,爷也感兴趣呢。”  “不就是让他们对下联么,很容易的啊。”  “让爷听听。”  “爷还是不要了吧。”惹怒了您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你这么说爷还非听不可了。”  于是,我默默的拿了灯笼过来,递给他,安静的站到一边。我是绝对不会开口说的,你要聪明对上来,那也是自找的。  “在上为帅。”这是上联。  “天蓬元帅。”这是横批。  老九想了想,***狠狠瞪住我,我无辜的眨眨眼。  “韵竹,出来爷给你个红包。”  “五爷要给奴婢多少红包呢?”我笑眯眯的掀帘将人迎进来。  “五哥。”  “九弟你倒先来了。”  “左右无趣,便过来找个乐子。”  切,什么玩意儿,拿我当乐子呢,可恶的小九子。  “在看什么呢?”  小九子眼中闪过极端不阳光的光芒,笑笑的凑到五爷的身边,“五哥,这丫头说了,谁要能对出这个下联,她就让谁亲一口。”  老娘几时说过的?  “五爷,您可……”我还来不及解释,口外就传来笑声。  “什么对联让她这么胆壮放话呢。”  我苦着脸,“四爷、十三爷。”真是形影不离啊。  小九子很是无耻的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这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对联了。”  几个人都看完之后,沉默,***有志一同的朝我看。  这根本就没我什么事好不好,我冤!  那个下联他们就算对得出,也说不出的,这个我是笃定的,可能不能不要这么用目光***她?  “几位爷坐啊...

更新时间:2019-11-15

   那个灯笼已经拿来骗了不少银子了,我笑的很阴险。  灯笼上只有上联跟横批,就缺下联。  对不上,就输银子给我。  对上了,本姑娘给银子。  转了一圈熟识的太监宫女,我赚的荷包满满,***快乐的回自己的小院,准备下饺子吃。  刚来时的孤寂悲伤,几年下来早淡了,只是在这万家团圆的时候还是会有些凄然罢了。  脱了外袍,掂掂荷苞,我笑眯了眼,这世界有钱好办事啊,钱虽然不是个东西,但是没这东西却寸步难行。  炒了四菜,煮了一汤,倒了一杯桂花酿,看着被自己布置的很喜庆的屋子,我笑了。  一个人的春节,也是好的。  刚吃了没两口菜,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我急忙起身,心中却不由狐疑,这个时候会有谁来呢?  “九爷!”看到掀帘进来的人,我愣了一下。  “看什么呢,还不过来伺候爷。”一贯跋扈的小九子调调。  我走过去帮他把毛裘披风解下。  “你的日子过的不错嘛。”  “……”我不太想理他,大过年的也不让人消停,不回家抱自己媳妇跑她这儿做啥啊,破坏我的心情。  可惜小九子一向是不看我脸色的,人家是主子嘛,大马金马的往桌边一坐,就把自己当主人了。  “爷我刚才在路上听有人正埋怨呢。”  关我屁事。  “说有人拿了只灯笼,骗了不少人银子。”  “我才没有骗。”  “难得你不自称奴婢呢。”他兴味的扬眉。  我抿抿唇,我一直不断的告诫自己不可没了进退,可是跟这些皇子们处的久了,却实在有些把持不住,本性么,短时间处还能掩藏着,时间长了,总是免不了要露出来的。  “说说吧,爷也感兴趣呢。”  “不就是让他们对下联么,很容易的啊。”  “让爷听听。”  “爷还是不要了吧。”惹怒了您我可要吃不了兜着走呢。  “你这么说爷还非听不可了。”  于是,我默默的拿了灯笼过来,递给他,安静的站到一边。我是绝对不会开口说的,你要聪明对上来,那也是自找的。  “在上为帅。”这是上联。  “天蓬元帅。”这是横批。  老九想了想,***狠狠瞪住我,我无辜的眨眨眼。  “韵竹,出来爷给你个红包。”  “五爷要给奴婢多少红包呢?”我笑眯眯的掀帘将人迎进来。  “五哥。”  “九弟你倒先来了。”  “左右无趣,便过来找个乐子。”  切,什么玩意儿,拿我当乐子呢,可恶的小九子。  “在看什么呢?”  小九子眼中闪过极端不阳光的光芒,笑笑的凑到五爷的身边,“五哥,这丫头说了,谁要能对出这个下联,她就让谁亲一口。”  老娘几时说过的?  “五爷,您可……”我还来不及解释,口外就传来笑声。  “什么对联让她这么胆壮放话呢。”  我苦着脸,“四爷、十三爷。”真是形影不离啊。  小九子很是无耻的把刚才的话又说了一遍。  “这我倒要看看是什么对联了。”  几个人都看完之后,沉默,***有志一同的朝我看。  这根本就没我什么事好不好,我冤!  那个下联他们就算对得出,也说不出的,这个我是笃定的,可能不能不要这么用目光***她?  “几位爷坐啊...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