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末日主宰

重生之末日主宰
更新时间:2020-02-23
穿越到末日之前,得到前世未能得到的异能,摆脱成为末日之中的求生者,成为末日之中的大主宰,一切从丧尸身上去获取。异族?人类?外星人?到底是谁散布丧尸病毒?强化……进化……何时才是超越?且看一个来自黑暗纪元中的狩猎人如何在丧尸中获得一切……群号4/8/0/7/8/4/6/9/2  “周方成,你这个懦夫。”  背后传来仲利愤怒欲狂的大吼声,那人却始终没有回头,更不可能回头。有仲利留在那里,只有增加他逃跑的几率。  和仲利留在一起,那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像是一道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题一样简单,周方成当然逃得更快。  而且,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天空中那轮皎月就在此时重新被无穷无尽的黑幕遮挡,光线的骤然变...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血族僵尸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酒会变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五百五十九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2-23

  “周方成,你这个懦夫。”  背后传来仲利愤怒欲狂的大吼声,那人却始终没有回头,更不可能回头。有仲利留在那里,只有增加他逃跑的几率。  和仲利留在一起,那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像是一道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题一样简单,周方成当然逃得更快。  而且,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天空中那轮皎月就在此时重新被无穷无尽的黑幕遮挡,***的骤然变暗又增加了他一分逃跑的成功。  伏击可以失败,逃跑只能成功。  破败的黑猫酒吧中重新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许洛却在黑暗中没有动。  黑暗理应对他完全没有影响,他为什么不动?  仲利却似乎完全懂许洛为何如此。  不仅懂,而且配合。  他也没动,甚至就连那把没有沾血的手斧也从他的手上消失。  就好像从未出现过相仿。  那柄在月光消失后,也失去了灿烂美丽光芒的手斧也在这时回到了许洛的手中,他轻轻将手斧插回到了腰间,摇了摇头。  “人已经走远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听到许洛低沉的话语声,所有紧张懊悔失望恐惧的神情倏然从仲利的脸上消失,重新变成了那种从容。  “还有一件事没有做。”他认真地说道。  许洛没有问。  仲利只能继续说道:“我还没有受伤。”  黑暗的酒吧中忽然响起了脚步声,许洛的脚步声,不过却是往酒吧外传去。  “你自己出的主意,当然你自己解决。”他的声音仍然很冷酷,只不过仔细听的话,能听出夹杂在其中的一丝笑意,“我没有习惯打伤自己人。”  仲利的脸上露出格外精彩的神色。  那双眼眸中熠熠生辉。  望着许洛笔挺的身躯离开酒吧,轻轻一笑。  随后走上几步,从地上捡起那精壮汉子落在地上的长刀,飞速在自己的身上划了几刀。每一刀用的力量都不小。  鲜血瞬时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只有从容的笑容。  任何一人受了这样的刀伤都会举步维艰。  仲利也不例外。  踉踉跄跄走出了这间破败黑暗的酒吧,身上的伤口被凉风一吹,更加疼痛。额头上终于滚落下豆大的汗珠。  笑容终于不再从容,不过,他仍然在笑。  “下面就是另一场戏。”他轻轻地说道。  话语是对自己说的,许洛早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黑暗中的夏雨佳已经停止了颤抖,只是她却没有移动脚步。  许钧起果然没有解释。也没有留下。  他做完了自己觉得已经做完的破坏后,干脆地离开了屋顶,留下了一个心境完全被他破坏的夏雨佳。  皎月不在存在于天空中,刚才那幅美丽的图画也已经消失。  替代的是另一幅有些凄凉的画面。  一个心中愁肠百结,甚至有些茫然的女孩子,孤独地站立在房顶上,任凭凉风犹如一把把小刀将她割碎。  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只有寂寞,比刚才更冷更孤独的寂寞。  更让她感到心疼的是,这一次就连那轮孤独的皎月都不在陪伴她。  甚至让她想不出找一个谁,才能倾吐她的寂寞。  她的手心也已经冰凉。  侏儒的手心却是火热的。炙热让他只能紧紧地握住双拳,只不过,他的双拳看上去很小,似...

更新时间:2020-02-23

   “周方成,你这个懦夫。”  背后传来仲利愤怒欲狂的大吼声,那人却始终没有回头,更不可能回头。有仲利留在那里,只有增加他逃跑的几率。  和仲利留在一起,那只有死路一条。  这就像是一道一加一等于二的算术题一样简单,周方成当然逃得更快。  而且,更让他感到欣慰的是,天空中那轮皎月就在此时重新被无穷无尽的黑幕遮挡,***的骤然变暗又增加了他一分逃跑的成功。  伏击可以失败,逃跑只能成功。  破败的黑猫酒吧中重新变得漆黑,伸手不见五指。  许洛却在黑暗中没有动。  黑暗理应对他完全没有影响,他为什么不动?  仲利却似乎完全懂许洛为何如此。  不仅懂,而且配合。  他也没动,甚至就连那把没有沾血的手斧也从他的手上消失。  就好像从未出现过相仿。  那柄在月光消失后,也失去了灿烂美丽光芒的手斧也在这时回到了许洛的手中,他轻轻将手斧插回到了腰间,摇了摇头。  “人已经走远了,该做的都已经做了。”  听到许洛低沉的话语声,所有紧张懊悔失望恐惧的神情倏然从仲利的脸上消失,重新变成了那种从容。  “还有一件事没有做。”他认真地说道。  许洛没有问。  仲利只能继续说道:“我还没有受伤。”  黑暗的酒吧中忽然响起了脚步声,许洛的脚步声,不过却是往酒吧外传去。  “你自己出的主意,当然你自己解决。”他的声音仍然很冷酷,只不过仔细听的话,能听出夹杂在其中的一丝笑意,“我没有习惯打伤自己人。”  仲利的脸上露出格外精彩的神色。  那双眼眸中熠熠生辉。  望着许洛笔挺的身躯离开酒吧,轻轻一笑。  随后走上几步,从地上捡起那精壮汉子落在地上的长刀,飞速在自己的身上划了几刀。每一刀用的力量都不小。  鲜血瞬时将他染成了一个血人。  他脸上却没有露出任何痛苦的神色,只有从容的笑容。  任何一人受了这样的刀伤都会举步维艰。  仲利也不例外。  踉踉跄跄走出了这间破败黑暗的酒吧,身上的伤口被凉风一吹,更加疼痛。额头上终于滚落下豆大的汗珠。  笑容终于不再从容,不过,他仍然在笑。  “下面就是另一场戏。”他轻轻地说道。  话语是对自己说的,许洛早就消失在了黑暗中。  黑暗中的夏雨佳已经停止了颤抖,只是她却没有移动脚步。  许钧起果然没有解释。也没有留下。  他做完了自己觉得已经做完的破坏后,干脆地离开了屋顶,留下了一个心境完全被他破坏的夏雨佳。  皎月不在存在于天空中,刚才那幅美丽的图画也已经消失。  替代的是另一幅有些凄凉的画面。  一个心中愁肠百结,甚至有些茫然的女孩子,孤独地站立在房顶上,任凭凉风犹如一把把小刀将她割碎。  她却感觉不到疼痛。  只有寂寞,比刚才更冷更孤独的寂寞。  更让她感到心疼的是,这一次就连那轮孤独的皎月都不在陪伴她。  甚至让她想不出找一个谁,才能倾吐她的寂寞。  她的手心也已经冰凉。  侏儒的手心却是火热的。炙热让他只能紧紧地握住双拳,只不过,他的双拳看上去很小,似。。。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