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寒门首辅

寒门首辅
更新时间:2020-01-22
弘治五年,四海靖平。徐溥春风得意当了一朝首辅,李东阳初出茅庐做了会试考官。刘健熬成了文渊阁大学士,谢迁尚未入阁成就贤相美名。杨廷和奉旨参修《宪宗实录》,刘大夏一把火烧了《郑和海图》。王阳明抱着书本埋头苦读准备着即将到来的乡试,弘治皇帝与张皇后悠然自得的逗弄着绕膝玩耍的萌娃正德......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在这个大师云集,名臣辈出的美好时代,春风迷醉的余姚城里出身贫寒的穿越少年谢慎登高远望,心中已经埋下了梦想。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我便要入一入内阁,做一做首辅,提两壶美酒,拥一方佳人。世人有云:谢阁老一只秃笔安社稷,一张薄纸定乾坤。无人不知谢文正,无人不晓谢余姚......  谢慎离开巡抚衙门便...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一袖乾坤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老坤开新书啦~大家快去收藏支持吧~更新时间:2020-01-22

  谢慎离开巡抚衙门便直奔太原府衙。  老实讲谢慎接触过的武官为人都还不错,很少有让人厌烦的。  即便是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也不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人。  这位王玉王指挥使,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武官得罪文官有时是不需要理由的。往往说错一句话便会被嫉恨,估计王玉就是这么得罪小人的。  大牢就在府衙西南角。  王玉惨败这一条怎么也是洗不白的,故而他确实是罪臣。  但三品大员被关在府衙大牢在谢慎看来确实太过分了。  好在巡抚大人没有得失心疯,给王指挥使准备了一间单间,也不至于颜面扫地。  牢房内阴暗潮湿,谢慎只觉得背后隐隐有阴风。  他心道这环境也太差了些,不知道王指挥使能不能习惯。  在牢头的引领下,谢慎阔步走到关押王指挥使的牢房前,咳嗽来一声道:“王指挥使,本官乃潞安知府谢慎,奉了抚院大人之命来看你的。”  牢房内的枯草堆里坐起一人,揉了揉眼睛道:“怎么,王某竟能劳烦状元郎探访?”  谢慎沉声道:“王指挥使认识谢某?”  王玉大笑道:“如今谁人不知你谢谨修谢状元的大名。”  谢慎出京到潞安赴任后在公众场合结交同僚便一直用表字。王玉直接以他的表字称呼倒也没有太让谢慎感到惊讶。  “这件事抚院大***很遗憾,他希望王指挥使能够戴罪立功,争取朝廷从轻发落。”  谢慎的语速很平缓,声音更是温和的发暖。  “王某是罪人,有愧于陛下,有愧于朝廷。”  王玉却是摇了摇头道:“还请谨修转达抚院大人,请他老人家不必费心思了。”  呃......  这个剧本怎么跟谢慎设想的不太一样啊。  怎么反倒是像王玉一心求死,侯恂卖力营救?  这一文一武两个三品大员越发让谢慎看不懂了。  “王指挥使这又是何必呢。代人受过的滋味不好受,你这次遭遇伏击却是有机会全身而退的。之所以一路溃败是因为本应接应的援军没有赶到吧。”  谢慎将自己在野史中看到的段子说了出来。这是他最大的杀手锏,若是这个都不能让王玉松口,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王玉闻言微微一怔,却是默然不语。  谢慎心中大喜。  看来这假设是真的了。王玉确实安排了部队接应,只不过这支部队根本没有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  换句话说,王玉被卖了,被他的同僚卖了!  与王玉一同被卖的还有几千名大明军士。  或许在那暗中使绊子的人看来,这几千条命根本无足轻重。只要能够整死王玉,陪上几千条人命也无妨。  但谢慎却是感到愤怒,他也坚信王玉是愤怒的。  “王指挥使不为自己想,难道也不为战死的弟兄们想吗?”  谢慎声调有些发冷,一字一顿道:“如果王指挥使不出面指正那本应接应之人,死去的大明军士不会瞑目的。”  “够了!”  王玉的情绪几乎崩溃,他背过身去,悲愤说道:“这件事都是王某一人之过。”  唉。  谢慎心道这世上怎么还有王玉这么犟的人。  别人都是拼命给自己开脱甩锅,这位倒好把一切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是想求速死吗?  这不合情理啊。  难道那背后之人那么可怕,就连...

更新时间:2020-01-22

   谢慎离开巡抚衙门便直奔太原府衙。  老实讲谢慎接触过的武官为人都还不错,很少有让人厌烦的。  即便是锦衣卫指挥使牟斌,也不是那种嚣张跋扈的人。  这位王玉王指挥使,应该也不会太差吧?  武官得罪文官有时是不需要理由的。往往说错一句话便会被嫉恨,估计王玉就是这么得罪小人的。  大牢就在府衙西南角。  王玉惨败这一条怎么也是洗不白的,故而他确实是罪臣。  但三品大员被关在府衙大牢在谢慎看来确实太过分了。  好在巡抚大人没有得失心疯,给王指挥使准备了一间单间,也不至于颜面扫地。  牢房内阴暗潮湿,谢慎只觉得背后隐隐有阴风。  他心道这环境也太差了些,不知道王指挥使能不能习惯。  在牢头的引领下,谢慎阔步走到关押王指挥使的牢房前,咳嗽来一声道:“王指挥使,本官乃潞安知府谢慎,奉了抚院大人之命来看你的。”  牢房内的枯草堆里坐起一人,揉了揉眼睛道:“怎么,王某竟能劳烦状元郎探访?”  谢慎沉声道:“王指挥使认识谢某?”  王玉大笑道:“如今谁人不知你谢谨修谢状元的大名。”  谢慎出京到潞安赴任后在公众场合结交同僚便一直用表字。王玉直接以他的表字称呼倒也没有太让谢慎感到惊讶。  “这件事抚院大***很遗憾,他希望王指挥使能够戴罪立功,争取朝廷从轻发落。”  谢慎的语速很平缓,声音更是温和的发暖。  “王某是罪人,有愧于陛下,有愧于朝廷。”  王玉却是摇了摇头道:“还请谨修转达抚院大人,请他老人家不必费心思了。”  呃......  这个剧本怎么跟谢慎设想的不太一样啊。  怎么反倒是像王玉一心求死,侯恂卖力营救?  这一文一武两个三品大员越发让谢慎看不懂了。  “王指挥使这又是何必呢。代人受过的滋味不好受,你这次遭遇伏击却是有机会全身而退的。之所以一路溃败是因为本应接应的援军没有赶到吧。”  谢慎将自己在野史中看到的段子说了出来。这是他最大的杀手锏,若是这个都不能让王玉松口,那他也没有办法了。  王玉闻言微微一怔,却是默然不语。  谢慎心中大喜。  看来这假设是真的了。王玉确实安排了部队接应,只不过这支部队根本没有出现在该出现的地方。  换句话说,王玉被卖了,被他的同僚卖了!  与王玉一同被卖的还有几千名大明军士。  或许在那暗中使绊子的人看来,这几千条命根本无足轻重。只要能够整死王玉,陪上几千条人命也无妨。  但谢慎却是感到愤怒,他也坚信王玉是愤怒的。  “王指挥使不为自己想,难道也不为战死的弟兄们想吗?”  谢慎声调有些发冷,一字一顿道:“如果王指挥使不出面指正那本应接应之人,死去的大明军士不会瞑目的。”  “够了!”  王玉的情绪几乎崩溃,他背过身去,悲愤说道:“这件事都是王某一人之过。”  唉。  谢慎心道这世上怎么还有王玉这么犟的人。  别人都是拼命给自己开脱甩锅,这位倒好把一切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是想求速死吗?  这不合情理啊。  难道那背后之人那么可怕,就连...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