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只爱你的偏执狂

只爱你的偏执狂
更新时间:2020-01-25
很多年以后,某杂志采访人人称羡的施氏夫妇时,询问他们对于多年来的夫妻生活有什么感想。施先生只说了四个字:得偿所愿。施夫人沉默了许久,什么也没说。她心底的答案是:压抑。自从她跟了他,成了他的女人,就注定成了他一辈子的渴求。*********施先生:不要反抗,不要拒绝,不要流泪,不要离开,到我怀里来。暴力偏执男主,很久以前的脑洞,不谈逻辑与三观。除非有不可抗力,否则保证日更:)大概也许应该是在2015  施荣走后,孟柠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颓唐下来。(www.nusafx.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访问: 。她慢慢地靠着书柜坐下,闭上眼睛。  不该是这样的,她原本……没有想要跟他吵架的。可是他回来...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哀蓝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97章更新时间:2020-01-25

  施荣走后,孟柠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颓唐下来。(www。zshu。net最快更新),最新章节访问: 。她慢慢地靠着书柜坐下,闭上眼睛。  不该是这样的,她原本……没有想要跟他吵架的。可是他回来的不早不晚,偏偏这么巧,赶在她受到了最大冲击的时候。她……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是她的不好。  这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不是都过来了吗,怎么就在今天彻底失控了呢?她跟施荣之间的关系看似坚不可摧,其实危如累卵,他们之间一切的美好和幸福,都是两人不约而同地去遗忘从前得到的。***的时候,就令人觉得美满,可一旦撕开这假象的外皮,就会看到里头已经腐烂的陈年旧事。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东西,说来也奇怪,这些东西,那么深地刻在了心里,怎么也洗不掉。  有时候孟柠也觉得,世界上要是有什么失忆‘药’就好了,让她彻底把以前忘掉,***净净,一点都不留。那样的话,也许她就能爱上施荣了。  为什么非要爱呢?不爱,他们不也是过了这么多年?这种时候,说到这个字,她……是一点都不会感到快乐或者是荣幸啊。  她就这样倚在书柜上,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沉沉睡去。朦胧间感觉果果叫了自己几声,但她太累了,所以没来得及回答,果果把她抱了起来,送回了卧室,再之后的事情,孟柠就不知道了。  但当她醒来的时候,儿子是在‘床’头等待的。他趴在她的枕头边打瞌睡,俊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孟柠见了,心里不由得感到了痛楚。这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他的眉宇间有她的影子,可更多的还是像施荣。这是她和施荣共同孕育出来的孩子,因为他身上有着施荣的血,孟柠曾经有一度无法接受这个坎儿,可这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如何能够不爱?  他的眉‘毛’像施荣,眼睛鼻子嘴巴都像施荣,惟独眉宇间才有些若隐若现的像她。(www。zshu。net最快更新)果果的出现,是施荣彻底占有了她的证明,也是让她彻底死心,甘愿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孟柠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施勋的脸庞,青年皱了下眉,立刻睁开了眼睛,见孟柠醒了,面‘露’喜‘色’:“妈妈,你醒了?!”  孟柠勉强对他笑了笑,嗯了一声,问道:“你爸爸呢?”  “不知道,我回家的时候就没看见他。”施勋摇摇头。“妈妈,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在书房的地上睡着了?你还哭了?!”他心疼的要命。见母亲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施勋顿觉一阵心痛,他咬牙切齿问道:“是不是爸又惹你生气了?我去帮你教训他!”  见这孩子这样冲动,孟柠赶紧一把拉住他,说:“没有,他没有惹我生气。”事实上,恰恰相反,是她先‘激’怒了他。那男人此刻想必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吧?她时间不多,还是早点起来收拾下行李吧。“果果,这几天我有事要去x省一趟,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记得一定要按时遛狗啊。”  接下来她的一连串叮嘱施勋都没听进去,他抓住的重点是:几十年不曾离开他的母亲竟然要出远‘门’?!“去x省做什么?!”  “……看望一个老朋友。。。

更新时间:2020-01-25

   施荣走后,孟柠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都颓唐下来。(www。zshu。net最快更新),最新章节访问: 。她慢慢地靠着书柜坐下,闭上眼睛。  不该是这样的,她原本……没有想要跟他吵架的。可是他回来的不早不晚,偏偏这么巧,赶在她受到了最大冲击的时候。她……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这是她的不好。  这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不是都过来了吗,怎么就在今天彻底失控了呢?她跟施荣之间的关系看似坚不可摧,其实危如累卵,他们之间一切的美好和幸福,都是两人不约而同地去遗忘从前得到的。***的时候,就令人觉得美满,可一旦撕开这假象的外皮,就会看到里头已经腐烂的陈年旧事。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东西,说来也奇怪,这些东西,那么深地刻在了心里,怎么也洗不掉。  有时候孟柠也觉得,世界上要是有什么失忆‘药’就好了,让她彻底把以前忘掉,***净净,一点都不留。那样的话,也许她就能爱上施荣了。  为什么非要爱呢?不爱,他们不也是过了这么多年?这种时候,说到这个字,她……是一点都不会感到快乐或者是荣幸啊。  她就这样倚在书柜上,也不知过了多久,竟沉沉睡去。朦胧间感觉果果叫了自己几声,但她太累了,所以没来得及回答,果果把她抱了起来,送回了卧室,再之后的事情,孟柠就不知道了。  但当她醒来的时候,儿子是在‘床’头等待的。他趴在她的枕头边打瞌睡,俊脸上带着淡淡的愁容。孟柠见了,心里不由得感到了痛楚。这是她怀胎十月,辛辛苦苦生下来的孩子,他的眉宇间有她的影子,可更多的还是像施荣。这是她和施荣共同孕育出来的孩子,因为他身上有着施荣的血,孟柠曾经有一度无法接受这个坎儿,可这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她又如何能够不爱?  他的眉‘毛’像施荣,眼睛鼻子嘴巴都像施荣,惟独眉宇间才有些若隐若现的像她。(www。zshu。net最快更新)果果的出现,是施荣彻底占有了她的证明,也是让她彻底死心,甘愿留在他身边的原因。  孟柠伸出手,轻轻抚‘摸’着施勋的脸庞,青年皱了下眉,立刻睁开了眼睛,见孟柠醒了,面‘露’喜‘色’:“妈妈,你醒了?!”  孟柠勉强对他笑了笑,嗯了一声,问道:“你爸爸呢?”  “不知道,我回家的时候就没看见他。”施勋摇摇头。“妈妈,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在书房的地上睡着了?你还哭了?!”他心疼的要命。见母亲的眼角还有未干的泪痕,施勋顿觉一阵心痛,他咬牙切齿问道:“是不是爸又惹你生气了?我去帮你教训他!”  见这孩子这样冲动,孟柠赶紧一把拉住他,说:“没有,他没有惹我生气。”事实上,恰恰相反,是她先‘激’怒了他。那男人此刻想必是找了个地方藏起来吧?她时间不多,还是早点起来收拾下行李吧。“果果,这几天我有事要去x省一趟,家里的事情就麻烦你了,记得一定要按时遛狗啊。”  接下来她的一连串叮嘱施勋都没听进去,他抓住的重点是:几十年不曾离开他的母亲竟然要出远‘门’?!“去x省做什么?!”  “……看望一个老朋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