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皇帝教我去宅斗

皇帝教我去宅斗
更新时间:2019-08-23
厉害的舅舅战死了漂亮的娘亲病重了偏心的爹,不靠谱的祖母内忧外患之下,蒋明珠晕倒了,醒来却发现身体里竟然多了个灵魂。此人姓聂名玄,当朝太子,当然,也就是后来的皇帝了。所以这篇文章。。本来是叫《三千宠爱》的,不过,其实也可以叫做《皇帝教我去宅斗》?聂玄:把一朵小花养成了黑牡丹,却发现舍不得这朵花被别人摘了。只好把她移到自家地里,给她三千宠  第九十五章结局(下)  秦绯低着头亲他,见他明明意识模糊了,却还硬是忍着身上的情-欲,强行偏过头去,一时竟不知是恨还是悲,眼泪滚珠似的往下落:“陛下又何必如此?我知道陛下对皇后一往情深,可……如今皇后娘娘不在,我……我也是陛下的女人啊!何况、何况我是不会有孩子...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意忘言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96章 番外123更新时间:2019-08-23

  第九十五章结局(下)  秦绯低着头亲他,见他明明意识模糊了,却还硬是忍着身上的情-欲,强行偏过头去,一时竟不知是恨还是悲,眼泪滚珠似的往下落:“陛下又何必如此?我知道陛下对皇后一往情深,可……如今皇后娘娘不在,我……我也是陛下的女人啊!何况、何况我是不会有孩子的,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皇后娘娘,陛下……就让我帮你……”  聂玄试图用内力把药性逼出来,他是学过一些内家功夫的,但他不是练武成痴的人,国事又繁忙,并没有花十分的心思去练武,功夫也就是能够防身,想把药性逼散,还当真是缺了些火候。(www.nusafx.com)一时又气又恼,还多少有点尴尬,眼看秦绯已经褪了外衫,只得皱紧了眉看着她:“你敢!秦绯,你想想你的父母家人!”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血流漂橹。  聂玄继位后手段温和,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软和好说话的人。秦绯是知道他的脾性的,听到这冷到了骨头缝里的话,心里也是一提,却还是咬了咬牙:“陛下……您不舒服,让我伺候您,回去…您要如何发落,妾身也认了……”  她眸中莹莹泪光,看起来一片情深无悔,聂玄再没有说话,心里已经将她定了罪。  秦绯将内里的衣衫也解开,玉藕似的手臂已经柔若无骨地缠在了聂玄腰上。  原本该关死的门却“咿呀”一声被推开了,苏朵儿提着灯笼,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口。规规矩矩地道了一声“给陛下请安。”  她甚至还偏着头朝秦绯笑了笑:“谨嫔,似乎有些太过着急了呢。门都没有关好。”  秦绯根本没想到她竟会在此时出现,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拉起衣裳掩住半露的身子,面上已经从方才的嫣红转成了苍白,似是见了鬼一般,抖着手指着她:“你、你怎么会……”  苏朵儿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一旁,无论她是羞愤还是惊讶,似乎都不打算给她任何回应,只垂着头等着聂玄开口。  到了这会儿,聂玄也顾不得别的了,若不是他意志坚韧,这会儿只怕早就迷糊,见苏朵儿显然不是和秦绯一伙的,显然是松了口气,咬着牙吩咐:“叫禁卫军统领过来,把她带下去严加看管,还有,送一桶冷水来……”  “是,”苏朵儿只微微一笑,就自觉地退出去找人了。  禁卫军都是铁血汉子,可不像内侍那样谨小慎微,对聂玄的命令那就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让把人带下去看管,就绝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展臂一提,就把人拎着出去了。让送冷水,也绝对是从水井里提了就往桶里倒,半点不打折扣。  聂玄把自己扔到冷水里泡着,还是**难平,只得自暴自弃地自己“动手”纾解了一回,这才算清醒了一些,只觉得屋子里胭脂水粉混着调制香的味道实在难闻,让人几欲作呕。(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到底是忍耐不住,换了衣裳后又把苏朵儿唤了进来,让她把熏香灭了,再开了窗通风。  夜里风凉,再加上他方才泡了快一个时辰冷水,这一吹之下,纵是聂玄身子再强健,也冷不住打了个寒颤:“小六小七呢?让人送壶热茶来。”  这二人因为他赐了酒,也都中了那药性,虽然喝的不多,并不像聂玄这般...

更新时间:2019-08-23

   第九十五章结局(下)  秦绯低着头亲他,见他明明意识模糊了,却还硬是忍着身上的情-欲,强行偏过头去,一时竟不知是恨还是悲,眼泪滚珠似的往下落:“陛下又何必如此?我知道陛下对皇后一往情深,可……如今皇后娘娘不在,我……我也是陛下的女人啊!何况、何况我是不会有孩子的,无论如何也威胁不到皇后娘娘,陛下……就让我帮你……”  聂玄试图用内力把药性逼出来,他是学过一些内家功夫的,但他不是练武成痴的人,国事又繁忙,并没有花十分的心思去练武,功夫也就是能够防身,想把药性逼散,还当真是缺了些火候。(www。zshu。net)一时又气又恼,还多少有点尴尬,眼看秦绯已经褪了外衫,只得皱紧了眉看着她:“你敢!秦绯,你想想你的父母家人!”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血流漂橹。  聂玄继位后手段温和,但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软和好说话的人。秦绯是知道他的脾性的,听到这冷到了骨头缝里的话,心里也是一提,却还是咬了咬牙:“陛下……您不舒服,让我伺候您,回去…您要如何发落,妾身也认了……”  她眸中莹莹泪光,看起来一片情深无悔,聂玄再没有说话,心里已经将她定了罪。  秦绯将内里的衣衫也解开,玉藕似的手臂已经柔若无骨地缠在了聂玄腰上。  原本该关死的门却“咿呀”一声被推开了,苏朵儿提着灯笼,笑意盈盈地站在门口。规规矩矩地道了一声“给陛下请安。”  她甚至还偏着头朝秦绯笑了笑:“谨嫔,似乎有些太过着急了呢。门都没有关好。”  秦绯根本没想到她竟会在此时出现,尖叫了一声,下意识地拉起衣裳掩住半露的身子,面上已经从方才的嫣红转成了苍白,似是见了鬼一般,抖着手指着她:“你、你怎么会……”  苏朵儿眼观鼻鼻观心地站在一旁,无论她是羞愤还是惊讶,似乎都不打算给她任何回应,只垂着头等着聂玄开口。  到了这会儿,聂玄也顾不得别的了,若不是他意志坚韧,这会儿只怕早就迷糊,见苏朵儿显然不是和秦绯一伙的,显然是松了口气,咬着牙吩咐:“叫禁卫军统领过来,把她带下去严加看管,还有,送一桶冷水来……”  “是,”苏朵儿只微微一笑,就自觉地退出去找人了。  禁卫军都是铁血汉子,可不像内侍那样谨小慎微,对聂玄的命令那就是一个指令一个动作,让把人带下去看管,就绝不会有半点怜香惜玉,展臂一提,就把人拎着出去了。让送冷水,也绝对是从水井里提了就往桶里倒,半点不打折扣。  聂玄把自己扔到冷水里泡着,还是**难平,只得自暴自弃地自己“动手”纾解了一回,这才算清醒了一些,只觉得屋子里胭脂水粉混着调制香的味道实在难闻,让人几欲作呕。(10分六合www。zshu。net最快更新)到底是忍耐不住,换了衣裳后又把苏朵儿唤了进来,让她把熏香灭了,再开了窗通风。  夜里风凉,再加上他方才泡了快一个时辰冷水,这一吹之下,纵是聂玄身子再强健,也冷不住打了个寒颤:“小六小七呢?让人送壶热茶来。”  这二人因为他赐了酒,也都中了那药性,虽然喝的不多,并不像聂玄这般。。。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