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鬼夫娇宠,夫人万福

鬼夫娇宠,夫人万福
更新时间:2020-01-22
杨家村闹鬼了,五个男人接连被红衣女鬼吸精而亡,我带着亿万冥币到妙木山请千年男鬼清理门户,却请来百鬼迎亲。我滴个妈咧,他说我带的不是劳务费,是嫁妆……amp;lt;/bramp;gt;各位书友要是觉得《鬼夫娇宠,夫人万福》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鬼夫娇宠,夫人万福最新章节,鬼夫娇宠,夫人万福无弹窗,鬼夫娇宠,夫人万福全文阅读.  现在还没真见到鬼呢,就怂成这样,要是叫程小野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我拉开门,伸手去接开水瓶,他却硬要给我送进来,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个木托盘,上面放的是沾着茶垢...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锁清秋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370章 :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1-22

  现在还没真见到鬼呢,就怂成这样,要是叫程小野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10分六合www。zshu。net最快更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我拉开门,伸手去接开水瓶,他却硬要给我送进来,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个木托盘,上面放的是沾着茶垢的泛黄茶壶和两个茶杯。  他放下东西后,并没有走的打算,一边帮我倒水泡茶,一边说:“我叫***,村里人都叫我帆子,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别看我是在外面工作,村里的事我都知道。”他递过茶水,往屋里打量一圈,又问:“诶,你老公呢”  我堆起笑脸,指了指外面,“哦,他出去了,很快就回来。”看着那杯子的黄茶圬,胃里就有些难受,宁愿渴着也不想喝那水。  他挠挠头,皱着浓黑的剑眉,回想一下后说:“哎,不对啊,我一直在楼下,没看到他出去”  我心里一咯噔,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没看到吗嘿嘿,可能是你做事太专注了吧,呵呵。”看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又说:“谢谢你送的开水啊,那个,你有事就去忙吧。”  他摆摆手,笑着说:“嗨,我能有什么事啊,不忙不忙。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杨柳。”我已经快笑不出来了,心想这人怎地那么不识趣,没听出我那是赶他走的意思吗  他莫名其妙的就兴奋起来,拉我的手,说:“哇,没想到我们还是家门呢,你知道吗我们整个潜龙村的人都姓杨,说不定***就是从这里搬出去的呢,说不定咱们还是有着血亲的关系呢。”  我可没觉得这有什么值得他高兴的,“我是从杨家村来的,我们那村里的人大都也姓杨。”心说全世界姓杨的多了去了,凭什么就是从你这里搬出去的,还血亲呢,血亲个毛线啊。  在他的热情难却下,我被逼着喝了微苦的茶水,又听他叨叨叨地自说自话一阵,后来可能是看我实在是太困了,不停打哈欠,他才识趣的走了。  插上门,刚走回梳妆台前坐下,意识便处于将失去未失去的临界点,在陌生的环境里,我有一个强迫症的习惯,就是睡觉之前,必须将屋里看清楚,确实安全无虞才能安心睡下。  可就在这一回头的刹那,顿时困意全无,连带着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花花绿绿的床上怎么躺了两个人啊还是两个赤果果的人啊一男一女,女的很老,可是有一双很亮的眼睛,男的很年轻,浓黑的剑眉,厚嘴唇。  老太婆,她不是刚才站在楼下的老太婆么年轻男人,不是刚刚才出去的小伙子么  啊这大概就是魂飞魄散的感觉吧  我猛地站起来,用力过猛,头有些晕,晕得很不正常,不是正常晕炫的那种看外面是天旋地转的晕,而是像有个人在自己脑袋里面转圈圈一样,转得我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他们俩对我抿唇,冷笑,然后当我是空气,当我面缠绵去了。  本部来自看书罓  。。。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更新时间:2020-01-22

   现在还没真见到鬼呢,就怂成这样,要是叫程小野知道了,指不定怎么嘲笑我呢。(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我拉开门,伸手去接开水瓶,他却硬要给我送进来,另一只手里还端着个木托盘,上面放的是沾着茶垢的泛黄茶壶和两个茶杯。  他放下东西后,并没有走的打算,一边帮我倒水泡茶,一边说:“我叫***,村里人都叫我帆子,你想知道什么,就问我,别看我是在外面工作,村里的事我都知道。”他递过茶水,往屋里打量一圈,又问:“诶,你老公呢”  我堆起笑脸,指了指外面,“哦,他出去了,很快就回来。”看着那杯子的黄茶圬,胃里就有些难受,宁愿渴着也不想喝那水。  他挠挠头,皱着浓黑的剑眉,回想一下后说:“哎,不对啊,我一直在楼下,没看到他出去”  我心里一咯噔,笑得眼睛都快眯成一条缝了,“没看到吗嘿嘿,可能是你做事太专注了吧,呵呵。”看他还没有要走的意思,又说:“谢谢你送的开水啊,那个,你有事就去忙吧。”  他摆摆手,笑着说:“嗨,我能有什么事啊,不忙不忙。对了,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我叫杨柳。”我已经快笑不出来了,心想这人怎地那么不识趣,没听出我那是赶他走的意思吗  他莫名其妙的就兴奋起来,拉我的手,说:“哇,没想到我们还是家门呢,你知道吗我们整个潜龙村的人都姓杨,说不定***就是从这里搬出去的呢,说不定咱们还是有着血亲的关系呢。”  我可没觉得这有什么值得他高兴的,“我是从杨家村来的,我们那村里的人大都也姓杨。”心说全世界姓杨的多了去了,凭什么就是从你这里搬出去的,还血亲呢,血亲个毛线啊。  在他的热情难却下,我被逼着喝了微苦的茶水,又听他叨叨叨地自说自话一阵,后来可能是看我实在是太困了,不停打哈欠,他才识趣的走了。  插上门,刚走回梳妆台前坐下,意识便处于将失去未失去的临界点,在陌生的环境里,我有一个强迫症的习惯,就是睡觉之前,必须将屋里看清楚,确实安全无虞才能安心睡下。  可就在这一回头的刹那,顿时困意全无,连带着全身的毛孔都竖起来,花花绿绿的床上怎么躺了两个人啊还是两个赤果果的人啊一男一女,女的很老,可是有一双很亮的眼睛,男的很年轻,浓黑的剑眉,厚嘴唇。  老太婆,她不是刚才站在楼下的老太婆么年轻男人,不是刚刚才出去的小伙子么  啊这大概就是魂飞魄散的感觉吧  我猛地站起来,用力过猛,头有些晕,晕得很不正常,不是正常晕炫的那种看外面是天旋地转的晕,而是像有个人在自己脑袋里面转圈圈一样,转得我胃里翻江倒海,想吐却又吐不出来。  他们俩对我抿唇,冷笑,然后当我是空气,当我面缠绵去了。  本部来自看书罓  ...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