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二十二章 私想

作者:李沃    更新时间:2019-08-20    状态:已完结
    第二天早朝,英宗不知抽了那股羊角风,居然真的答应了朱瞻宇奏请赐婚的请求,朱瞻宇仗着比英宗辈高年长,又为未来的女婿讨官,和曹钦关系密切的几个人也捎带上,千户冯益,钦弟曹铎、曹锃、曹钰皆得封爵,弄的曹钦也摸不透朱瞻宇打的什么主意,好几天没睡好觉。\\wwW。、c0m\

  对于朱瞻宇的提议,李贤马昂等人极力反对,奈何小办膊扭不过大腿,英宗眼睛眉毛一抖,这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一干贤臣皆心堵不已。没过几天,李贤等人不得不佩服朱瞻宇的手段,因为朱瞻宇居然从英宗那讨来了一颗帅印,而这颗印的主人恰恰就是此前获罪的胡香儒,李贤众人这才感觉到事情已经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了。

  朱瞻宇把帅印往胡香儒面前一放,道:“香儒的计策甚是玄妙,我还担心皇上不会答应呢!这下好了,让曹钦他们猜去吧!”

  苞香儒微微一笑,道:“还是姐夫想的周到,不然我也不会想到这招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实曹钦他们都忽略了最关键的一样东西,这天下是姓朱的,只要这一事实还存在,我们就不必担心来自皇上的威胁,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想到皇上会这样容易就答应下来,看来他对姐夫你还是念着同宗之情啊!”

  朱瞻宇点点头道:“我也是在曹钦逼我如此的情况下才幡然醒悟,就如你所说,只要这天下还是朱家的天下,那我最不济还是当我的王爷,可一旦这天下改为曹姓,那可什么都没有啦!香儒说我斗不过曹钦,我信!但我不信曹钦真能把那龙冠戴在头上,皇上现在宠信曹吉祥,我们可以忍而不发,但我们一定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如果有机会当然要问鼎那龙椅宝座,如果没有机会,我也会帮着侄子把曹钦的脑袋砍下来。”

  苞香儒对朱瞻宇的决定深表赞同,毕竟在这样的环境下这个抉择是最为有利的,也能确保利益不受损害,就是苦了妙妙啦!

  朱瞻宇知道胡香儒疼那三个孩子,见胡香儒的脸色有变,叹气道:“妙妙的事必须这样,不然曹钦如何能上当呢!等将来我登上九五或者曹钦被收拾了,再给她找个好夫婿也就是了,凭我的女儿想好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

  几天之内形势陡然逆转,把李贤等人急的团团转,偏偏想不出一个挽救的办法,照这样下去,不用多久曹钦和蜀王就能积蓄强大的力量,祸事也就不远矣!

  罗睿叹了口气,道:“胡香儒那颗帅印可很有分量啊!卑卫京城的兵马他可以调动五万左右,一旦造反,我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马昂一拍桌子,道:“皇上真是糊涂啊!怎么就相信了蜀王的说辞呢!不知道蜀王跟皇上都说什么了,把这么重要的位置让曾经是反叛的胡香儒出任,唉!”

  李贤看了马昂一眼,道:“不管蜀王跟皇上说了什么,大家不要忘了他们是一家人,我们毕竟是臣子是外人,自从夏启开家天下的先例以来,宗室之间虽有屠戮,可毕竟比外人要强啊!我想皇上也是看出此点才屡次维护蜀王,只是苦了我们这些做臣子的,眼下也没什么好办法,尽自己的本分吧!”

  另外一个房间,承焕等小字辈也谈论的十分激烈。王鸿最是气恼,前些天还是反贼的胡香儒转眼就成了他的顶头上司,他不恼火才怪呢!

  承焕等人中惟有孙伯彦持相反的观点,见大家言语不再那么激烈了,道:“大家都忽略了一样东西,皇上自打登基以来对军务是非常重视的,曹钦等人这么得宠但兵权却不多,由此可见一斑,皇上既然把这么重的兵权交给胡香儒,依我看皇上心中是有数的,自从土木之变以来,皇上在军务上更加小心谨慎,我敢断定皇上除非是看透了蜀王和胡香儒的心思要不就是必有手段节制,大家想想皇上对付石亨的手段就该明白啊!”

  虽然孙伯彦说的有理,可承焕等人仍然觉得不妙,自己能想到这点,曹钦绝对也能想到,万一蜀王真的和曹钦勾结一气,那可真就不妙啦!

  曹钦把侍妾打发走后来到周肃斋的房间,要说高兴曹钦真的很高兴,现在的局面可谓一片大好,自己相信只要再过几个月就可以恢复元气,那时候也就是埋葬朱家王朝的时候了,可他总觉得有些不塌实,仿佛好运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相似,自己当真这么走运吗?

  周肃斋听完曹钦的忧虑,道:“你所担心的不是没有道理,我看这样吧!你明天就去朱瞻宇那下聘礼,先把这个事情敲定再说,另外我们也要加紧准备,近日我倒是想到一条妙计,不管朱瞻宇是真和咱们合作还是表面应付,我们都可保万全。”

  曹钦闻听喜道:“二爷快说,我正为胡香儒出掌兵权的事着急呢!笔上真他妈糊涂,怎么就任蜀王牵着走呢!弄的蜀王自己都觉得身价倍增,让我很是被动啊!”

  周肃斋笑道:“咱们可以走石亨的老路,不过合作人要换上一换,最近蒙古分裂成两个主要部落,鞑靼部的孛来经常騒扰山西陕西甘肃等地边境,我们可以派人跟他们联络一下,等咱们要起兵的时候让他们在边境配合,朝廷必然要督军讨伐,到时候拱卫京师的精兵必然也在其中,京师空虚,就算他们的帅印再大也没用啦!”

  曹钦闻听喜上眉梢,道:“此计绝妙,看来我要派一个得力的人去才行啊!正好曹锴没有委派官职,就让他去好了。”

  周肃斋点点道:“记住,鞑靼人都是贪婪之辈,尽量许给他们好处,也就是说说而已,等他们替咱们虚张声势过后,再收拾他们也不迟晚。”

  晚上,涟漪见承焕闷闷不乐,坐到他的腿上,道:“又怎么了?一天也没看见你的影子,我还以为你陪哪个姐姐去了呢!”

  承焕抱着涟漪的纤腰,道:“我这不是来陪你了吗!白天和少卿他们还有爹伯父商议了一整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来,我还没和琳琳说呢!苞香儒不但没事,还被皇上委以帅印,可比我拉风多了,手底下好几万人呢!”

  涟漪哦了一声,道:“是嘛!你一整天都没见到她们啊!敝不得你不知道,那个胡香儒倒是够好命的嘛!”

  承焕一扳涟漪的身子,道:“又出什么事了吗?最好别出坏事啊!我和就够烦的了。”

  涟漪咯咯笑道:“是二哥他们回来了,还有忘尘师太,另外有个漂亮的姑娘喔!一来就跟我们打听你,说,是不是以前在什么地方留的情啊?”

  承焕又惊又喜,道:“是吗!二哥他们回来就好,我都想死他们了,姐姐可就别打趣我啦!我留的情可都搬回家来喽!再往回搬你们还不得让我睡凉亭啊!我这就去看看二哥…”

  涟漪一把拉住他,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二哥被墨凤姐询问半天也累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吧!阿呆,你就不能在我身上用用功吗?爷爷和爹娘他们着急的很,可我这肚子总是没有动静…”

  承焕见她说的有些楚楚可怜,一亲她的脸蛋,道:“姐姐可是引诱我吗?墨凤不是给你开了个方子吗!她说只要按时吃,保证今年之内能让你抱上儿子,那你还照什么急啊!”

  涟漪一撞承焕的软肋,道:“我能不急吗!从过完年到现在,你在哪个姐妹房里过夜我基本都陪着,你也是最后才疼我的,可我这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再不急的话就是傻子啦!”

  承焕知道姐姐想孩子想的都有些魔怔了,正如她所说,都快成自己的专职陪房了,弄的墨凤她们都笑话姐姐,说她剥夺了别人生育的权利,真是哭笑不得。

  承焕内心还是惦记连珏的,在把涟漪疼爱的昏沉睡去后,小心地穿好衣服去见墨凤,这次真得和墨凤好好说道说道,连珏可不光是你的下人,那还是自己的二哥呢!你这一使唤就是大半年,似乎说不过去啊!一点也不照顾为夫的情绪嘛!

  连珏把辛苦得来的东西放到墨凤面前,他不知道墨凤要这东西干什么,但墨凤让他连媚瑛都瞒着,这么晚才单独把自己叫来,可见事关重大。

  墨凤把盒子里的散状物拿起来看了很久,道:“辛苦你了,记得这事不要和任何人说,连承焕也不能告诉,等到了适当的时机我会自己和他说的。”

  连珏忙道:“主人放心,但连珏有一事不明,想请教主人。”连珏心里的疑问大了,可他知道墨凤不太可能告诉自己,但他还是想试试看。

  墨凤看了他一眼,道:“我知道你心里有疑问,但我是不能告诉你的,我让你连媚瑛都瞒着你应该能想得到事情的严重性,不过你放心,我会拣个时间和你说,到时候你会明白我的苦衷的。”

  连珏被堵住嘴巴,知道墨凤必有难处,看来此事和十五必有联系,不知道十五究竟被主人弄到哪去了,但连珏知道问也白问,答案是问不出来的。

  墨凤小心地把东西收好,道:“连珏,这是我让你为我办的最后一件事,从现在起你不在和我有任何关系了,不对,从现在起我得你叫二哥了,不然承焕一定会数落我的不是。”

  连珏脸色一变,跪地道:“主人莫要如此,连珏夫妇能服侍主人是我们的福气,没有您也没有我们的今天啊!”

  墨凤把连珏搀扶起来,道:“连珏啊!我这是肺腑之言,我既然已经和承焕走到了一起,就应该尽一个做妻子的本分,你叫我主人而承焕叫你二哥,这不是太滑稽了吗!权当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命令吧!不得违抗。”

  承焕来的时候正听见墨凤说这话,推门进来喜道:“娘子这样才对嘛!要不我这心里总是横着一块疙瘩,二哥叫你主人弄的我也矮了半截,真是!”

  墨凤笑道:“弄了半天你还是在为自己着想啊!我道你一个劲地跟我说这事呢!原来打着这个算盘。”

  承焕来到连珏面前,道:“二哥,想煞小弟啦!墨凤把你支走我还埋怨她很久呢!必来就好,她没让你干什么危险为难的事情吧?你碍着脸面还有我呢!我替你出气。”

  连珏也很是想念承焕,拍着承焕的肩膀,道:“四弟不要这么说,那是我应该做的,也没什么事,就是替主人回家取些东西。”说着欺骗承焕的话,连珏脸色有些不太自然。

  墨凤内心嘉许,过来把承焕拉到身边,道:“我怎么会为难二哥呢!你别找理由欺负我喔!今天是不是遇到麻烦了,我光顾着二哥他们也没过问。”墨凤改口倒是很快,但这也赢得了承焕无尽的好感。

  承焕把事情的经过一说,墨凤和连珏都大皱眉头,没想到事情会弄到这个地步,看来压力很大啊!

  承焕叹气道:“早知道会这样,还不如当初把胡香儒杀了呢!不过那样的话我又得被琳琳埋怨,真难啊!”

  墨凤呵呵一笑,道:“承焕,我想到一条妙计,不但能让蜀王和曹钦生出嫌隙,还能让你享享艳福,怎么样?”

  承焕看了连珏一眼,玩笑道:“二哥,看到没有,我估计是要把我卖喽!”可连珏刚刚转换称谓,一时还摸不开,没有搭承焕的话茬。

  墨凤笑道:“是真的要把你卖啦!你要是能把朱妙妙的肚子搞大,让她挺着大肚子上花轿,我估计曹钦还不得被气的吐血啊!怎么样,这条妙计如何?”

  承焕敲了墨凤的脑袋一下,道:“不怎么样!先不说我和他们还有过节,就是没有我也没那个心情啊!我来就是找二哥喝酒的,这么晚了你先睡吧!二哥,我们去喝个痛快。”连珏这段时间也是谗的要命,闻听喜道:“好极!我都一个多月没尝过酒味哩!”

  朱妙妙看着抬进来的一箱箱聘礼,心如刀割,她没想到父亲真的把自己舍弃了,当时还以为是跟自己开玩笑呢!真的要嫁给曹钦了?

  苞香儒深知妙妙不会舒坦,见她双目蕴泪,过来为她小心地粘掉,道:“妙妙,你爹这么做也是没有办法啊!别记恨他好吗?”

  朱妙妙点点头,道:“我不恨他,我只恨自己为什么生在帝王之家,不能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我真的好希望现在是平头百姓。”

  苞香儒按着她的双肩,道:“不管什么样的人都有他的难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等你真的做了平头百姓就知道啦!妙妙有喜欢的人?舅舅怎么不知道呢!”

  朱妙妙强作欢颜,道:“舅舅要是什么都知道岂不是活神仙了,那妙妙哪还敢往您旁边站啊!早溜喽!”朱妙妙内心凄苦,自己既然无法改变命运那就在上面画上一个自己喜欢的图画吧!

  承焕和连珏谁也没有动用内力拼酒,而是把酒全吸收了,弄的哥俩喝到后来舌头都硬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

  觉得自己被人抱上床,承焕睁着醉眼一瞄,道:“音音,我怎么到你这了?二哥呢?我还没喝够呢!再帮我拿酒去!”

  静思在旁抿嘴笑道:“哥哥喝醉的模样真的好玩啊!娘,你帮哥把外衣脱了吧!那样睡的会舒服点。”

  袁音笑看了静思一眼,道:“我看这个活你最乐意干了,还是你来吧!我和紫涵把那个醉鬼弄回去,媚瑛要是看见二哥醉成这样,还不得把他扔出来呀!”说的静思红着脸没有反驳。

  袁音和紫涵把醉的不成样子的连珏搀往媚瑛处,路上,袁音笑看着紫涵,道:“你是不是偷偷跑出来的?该不会随后就有人来找你吧?”

  紫涵羞涩一笑,道:“师姐明知道我怎么来的还问我,我虽然是来和你抢相公的,可也得到了师父的赞成啊!哪像你,净干些私奔的勾当。”紫涵这张嘴是一点也不示弱。

  袁音知道紫涵心中早就对承焕存有情意,恐怕比自己还早呢吧!小妮子也该找个人家了,不然一直窝在藏剑阁做老姑娘可不好,想来师父也是心疼她,加上对承焕也很看重,要不早就把紫涵逮回去啦!

  袁音笑道:“紫涵,那你可得对我好些啊!有师姐帮着你保证能让你达成愿望,要不你就这样直不楞登的来,希望怕是不大喔!”袁音这么说是有根据的,承焕也真的累了,要不那个水灵还不早就拿下了啊!不过紫涵是自己最疼爱的师妹,自己一定得帮帮她。袁音明知道承焕已经不堪其累,可她还是为承焕扩充娇妻美妾,这就是人的私心啊!(全本小说网)

  最新全本:、、、、、、、、、、

温馨提示:
烈火寒灵发布于10分六合,本站提供烈火寒灵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烈火寒灵全文阅读和烈火寒灵txt全集下载。烈火寒灵小说在手机网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nusafx.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nusafx.com可阅读。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烈火寒灵 第二十二章 私想     第二天早朝,英宗不知抽了那股羊角风,居然真的答应了朱瞻宇奏请赐婚的请求,朱瞻宇仗着比英宗辈高年长,又为未来的女婿讨官,和曹钦关系密切的几个人也捎带上,千户冯益,钦弟曹铎、曹锃、曹钰皆得封爵,弄的曹钦也摸不透朱瞻宇打的什么主意,好几天没睡好觉。\\wwW。、c0m\  对于朱瞻宇的提议,李贤马昂等人极力反对,奈何小办膊扭不过大腿,英宗眼睛眉毛一抖,这事就算是板上钉钉了,一干贤臣皆心堵不已。没过几天,李贤等人不得不佩服朱瞻宇的手段,因为朱瞻宇居然从英宗那讨来了一颗帅印,而这颗印的主人恰恰就是此前获罪的胡香儒,李贤众人这才感觉到事情已经。。。 2019-08-20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10分六合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