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残王宠妃

残王宠妃
更新时间:2020-02-26
千杯不醉的黑马杀手蝴蝶,被一口美酒呛死而陨落,灵魂穿越附上了酒家嫡女酒千之身,为了顺利成长,她将懦弱之名再次发扬光大,成了墨翎大陆人尽皆知的废物嫡女,哪知废物也有被回收利用的时候!为了家族荣耀,她与庶姐被送给了凤鸣皇室。庶姐贵为皇妃,而她却被赐给了凤鸣国最有名的残疾王爷凤璃,新婚之夜,大打出手,却无意中揭开了各自的保护色。他的无能是装的,她的懦弱也是假的,原来他们都是骗死人不偿命的腹黑王者,借着弱  “你不是处子之身了?”贴合着酒千的身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脸凑到了酒千的颈间,准备吸一口她独有的幽香,却发现幽香之中,少了那抹他最爱的处子香。于是,猛然的将酒千推出了老远。  裸露出上半身,精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重生异能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漪澜之梦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暂时的大结局更新时间:2020-02-26

  “你不是处子之身了?”贴合着酒千的身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脸凑到了酒千的颈间,准备吸一口她独有的幽香,却发现幽香之中,少了那抹他最爱的处子香。于是,猛然的将酒千推出了老远。  裸露出上半身,精美的轮廓线条随着他的动作凸显的有些近乎完美。不过,那满脸快要爆破的青筋却破坏了他全身的美感。  只见他大步走到凤璃的身边,一只大手猛然的拎起了凤璃的衣襟,近近的俯视着凤璃的脸,妄图看出一丝端倪。那狂傲的模样,如狼似虎的气势阵阵散发,直压凤璃的心。凤璃那本就被情欲折磨的有些变形的脸,此刻越发的扭曲了。  “她竟然破身了,难道你好了?”疑惑的声音响起,凤瑞似乎不敢置信,他做的那么绝,他竟然还是治好了吗?  “呵呵,你想不到吧,千儿的身子竟然破了,呵呵呵。”笑的狂傲,却也笑得痛苦,让凤瑞觉得有些诧异。如果他好了,怎会是这番模样?怎会笑得如此低迷,身上还带着颤栗。  “究竟怎么回事?千儿的身子,谁破的?”不是凤璃,他的身子早已经成了废物,不可能是他。那么,是谁那么大胆,竟然动他凤瑞看上的女人。  “皇上,你这是干什么呢?”突然,门边屹立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朝着拎起凤璃不放的凤瑞轻轻的道了一句。  一身淡红色宫装,梳了个不算复杂的发髻,插着几支凸显身份尊贵的朱钗,静静的站在门口,一脸温和的笑容。问候过了凤瑞,她便自主的朝着床上依旧不停翻滚着的酒千走去。  “千儿,醒醒,我是姐姐。”细嫩白皙的手,柔若无骨,轻轻的拍打着酒千的脸颊,轻唤着。  “唔,姐姐,姐姐!我要璃哥哥,姐姐,我要璃哥哥。”身上的衣衫早已所剩无几,酒容赶紧随意的拿了一件衣衫,将她的身子遮住了去,然后吩咐身后的丫鬟。  “来人,将璃王和王妃扶到云容殿偏殿中歇息。”几个丫鬟闻言,快速的走至酒容身边,扶起沉重的酒千,朝着云容殿而去。而凤璃,也有人推着轮椅而去。  “大胆,谁叫你自作主张了?”凤瑞看着酒千和凤璃被人一起送走,想起酒千竟然已经被人破身,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火,急于爆发。  怒发冲冠,凤瑞的头上暴起青筋无数,只骇得酒容觉得呼吸困难。不过,既然敢来,她就不会退缩,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有些僵硬的表情,脚步轻移,来到凤瑞的身边。双手,轻轻的从后面揽住了凤瑞的腰身。  “皇上,这是什么?”一个瓶子,赫然出现在酒容的手中,双手捧着瓷瓶,缠绕着他精壮的腰。  急切的从酒容手中夺过了那个白皙的瓷瓶,挣开了酒容的怀抱,冷冷的注视着她。  哪知,酒容却没有半点吃醋的模样,反而是带着娇羞的低下了头去。手,捏着手心里的锦帕,喜悦的说。  “没想到陛下这么看重臣妾,竟然将臣妾的酒瓶子保管的这么好。”话语之中,含着丝丝的满意,却让凤瑞觉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搞了半天,他以为捡到了宝,却原来是这个女人的东西。  “那爱妃可知道这瓶子是用来装什么的?”精芒闪过,凤瑞面色如常的走到酒容身边,揽过了她纤柔的身子,一脸笑嘻嘻的调笑道。  “...

更新时间:2020-02-26

10分六合   “你不是处子之身了?”贴合着酒千的身躯,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将脸凑到了酒千的颈间,准备吸一口她独有的幽香,却发现幽香之中,少了那抹他最爱的处子香。于是,猛然的将酒千推出了老远。  裸露出上半身,精美的轮廓线条随着他的动作凸显的有些近乎完美。不过,那满脸快要爆破的青筋却破坏了他全身的美感。  只见他大步走到凤璃的身边,一只大手猛然的拎起了凤璃的衣襟,近近的俯视着凤璃的脸,妄图看出一丝端倪。那狂傲的模样,如狼似虎的气势阵阵散发,直压凤璃的心。凤璃那本就被情欲折磨的有些变形的脸,此刻越发的扭曲了。  “她竟然破身了,难道你好了?”疑惑的声音响起,凤瑞似乎不敢置信,他做的那么绝,他竟然还是治好了吗?  “呵呵,你想不到吧,千儿的身子竟然破了,呵呵呵。”笑的狂傲,却也笑得痛苦,让凤瑞觉得有些诧异。如果他好了,怎会是这番模样?怎会笑得如此低迷,身上还带着颤栗。  “究竟怎么回事?千儿的身子,谁破的?”不是凤璃,他的身子早已经成了废物,不可能是他。那么,是谁那么大胆,竟然动他凤瑞看上的女人。  “皇上,你这是干什么呢?”突然,门边屹立着一个雍容华贵的女人,朝着拎起凤璃不放的凤瑞轻轻的道了一句。  一身淡红色宫装,梳了个不算复杂的发髻,插着几支凸显身份尊贵的朱钗,静静的站在门口,一脸温和的笑容。问候过了凤瑞,她便自主的朝着床上依旧不停翻滚着的酒千走去。  “千儿,醒醒,我是姐姐。”细嫩白皙的手,柔若无骨,轻轻的拍打着酒千的脸颊,轻唤着。  “唔,姐姐,姐姐!我要璃哥哥,姐姐,我要璃哥哥。”身上的衣衫早已所剩无几,酒容赶紧随意的拿了一件衣衫,将她的身子遮住了去,然后吩咐身后的丫鬟。  “来人,将璃王和王妃扶到云容殿偏殿中歇息。”几个丫鬟闻言,快速的走至酒容身边,扶起沉重的酒千,朝着云容殿而去。而凤璃,也有人推着轮椅而去。  “大胆,谁叫你自作主张了?”凤瑞看着酒千和凤璃被人一起送走,想起酒千竟然已经被人破身,心里就有一股莫名的火,急于爆发。  怒发冲冠,凤瑞的头上暴起青筋无数,只骇得酒容觉得呼吸困难。不过,既然敢来,她就不会退缩,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脸上有些僵硬的表情,脚步轻移,来到凤瑞的身边。双手,轻轻的从后面揽住了凤瑞的腰身。  “皇上,这是什么?”一个瓶子,赫然出现在酒容的手中,双手捧着瓷瓶,缠绕着他精壮的腰。  急切的从酒容手中夺过了那个白皙的瓷瓶,挣开了酒容的怀抱,冷冷的注视着她。  哪知,酒容却没有半点吃醋的模样,反而是带着娇羞的低下了头去。手,捏着手心里的锦帕,喜悦的说。  “没想到陛下这么看重臣妾,竟然将臣妾的酒瓶子保管的这么好。”话语之中,含着丝丝的满意,却让凤瑞觉得脸上一阵青一阵白。搞了半天,他以为捡到了宝,却原来是这个女人的东西。  “那爱妃可知道这瓶子是用来装什么的?”精芒闪过,凤瑞面色如常的走到酒容身边,揽过了她纤柔的身子,一脸笑嘻嘻的调笑道。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