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丑妃翻身:下堂夫,不回收

丑妃翻身:下堂夫,不回收
更新时间:2019-07-19
�“鬼啊……”穿越第一天,她看到铜镜中的自己忍不住尖叫一声!人穿她也穿,人家穿得皇后妃子小姐丫鬟乞丐,都是样貌清秀可人,身形窈窕,再不济上个肥婆身,好歹能通过现代营养套餐减肥成窈窕淑女。她这个是什么?脸上横七竖八几道疤痕,一看由来已久。一朝穿越,现代整容医生魂穿毁容女?r好吧,看她怎么妙手回春呢把“无盐”变“有盐”,看不“咸”死你个风流臭王爷,嚣张鬼将军,怪癖太子爷!一朝“淡”妻变“咸”妻,看我脚  “哦……”杨芊芊从来没有被人吻过,没想到第一次接吻,竟然就如此激烈。  而对象,居然是她讨厌异常的妖孽。  当下,忍不住剧烈挣扎起来,只是越是挣扎,他的桎梏便越紧,舌,便进入越深,和她的丁香小舌,...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二分之一A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440章更新时间:2019-07-19

  “哦……”杨芊芊从来没有被人吻过,没想到第一次接吻,竟然就如此激烈。  而对象,居然是她讨厌异常的妖孽。  当下,忍不住剧烈挣扎起来,只是越是挣扎,他的桎梏便越紧,舌,便进入越深,和她的丁香小舌,抵死纠缠。  杨芊芊挣扎了许久,只感觉呼吸已经被慢慢抽光,大脑呈无限缺氧的状态,窒息的感觉憋在胸口,让她感觉自己就快要死去一般。  身下的人慢慢从之前的僵硬变得柔软,宇文铎的禁锢也终于慢慢松开,只是他的唇,越发长驱直入。  她的唇,温暖且柔软,他的唇,冰冷又绝望,仿佛濒死的人,在汲取最后的那一丝属于自己的养份。  牙齿,轻轻地碰撞在一起,磨蹭彼此的湿润,就在一霎那,一声低吼传了出来:“该死的,你咬我?!”  宇文铎的头,往后仰了一下,终于给了杨芊芊呼吸的空间。  她的唇色发白,脸色发青,喘着粗气,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反驳他。但是依然没有忘记,用手往前一推,将他推出三步远。  他的唇上,还有残留的血迹。  这个女人,下口完全没有留情,费了十二分的力气来咬!  “你属狗的?”他舔舔唇畔,好似一个嗜血的魔王,眼中的戾气,竟神奇般退了下去,“记住,你是本王的,永远都属于本王,休想逃离!”  “王爷,我的手空了,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如果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毕竟一个王爷倒在自己门前不太好收拾,找回自己声音的杨芊芊,威胁性地伸出了双手。  只是,说完这句,又忍不住大喘了几口气,这妖孽,是不是故意想来闷死她,好趁了他母后的心愿来的?  宇文铎再看她一眼,终于不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就这样消失在夜幕之中。  杨芊芊双手抱着前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终于补足了氧气,她忍不住,用手背狠狠地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上面的湿润顿时让她有些迷惑,一切仿佛一场梦,那个妖孽来去如风,现在又剩下她一个人,好像一起都没有发生过。  直呼唇角的湿润,还有口中的腥甜,才让她感觉到刚才那一切是真实的存在着的。  那些,都是他的!  芊慰居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绿儿和如月冒出脑袋,左顾右盼:“我怎么听到有声音啊?”  “好像是小姐的声音呢!”  “哎呀,冷月在就好,他那耳朵灵,老远就能听到声音了。”  “那你让那个人再下命令去杀小姐,这样冷月就会回来了。”  “啐,可不许这样诅咒小姐,现在平安无事的多好?!”  杨芊芊只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又不知道该不该此刻出现在两个丫鬟面前,想了想,擦擦嘴,还是站了出来:“绿儿,如月,是我,我在这里!”  “呀,小姐,你站那么黑的地方做什么,吓死我了!”如月叫起来,拍拍胸口,好似被吓得不轻。  “我……我刚才这里看到有什么东西窜过去,所以过来看看!”杨芊芊咽一下口水,有些心虚。  “那小姐看到了什么?”绿儿走到墙角看看,没有什么痕迹。  “好像是只狗,没事了!”杨芊芊拉住她,“走吧,太晚了,我们回家!”  绿儿和如月一人一边,簇拥着她,一路问着:“筱先生...

更新时间:2019-07-19

   “哦……”杨芊芊从来没有被人吻过,没想到第一次接吻,竟然就如此激烈。  而对象,居然是她讨厌异常的妖孽。  当下,忍不住剧烈挣扎起来,只是越是挣扎,他的桎梏便越紧,舌,便进入越深,和她的丁香小舌,抵死纠缠。  杨芊芊挣扎了许久,只感觉呼吸已经被慢慢抽光,大脑呈无限缺氧的状态,窒息的感觉憋在胸口,让她感觉自己就快要死去一般。  身下的人慢慢从之前的僵硬变得柔软,宇文铎的禁锢也终于慢慢松开,只是他的唇,越发长驱直入。  她的唇,温暖且柔软,他的唇,冰冷又绝望,仿佛濒死的人,在汲取最后的那一丝属于自己的养份。  牙齿,轻轻地碰撞在一起,磨蹭彼此的湿润,就在一霎那,一声低吼传了出来:“该死的,你咬我?!”  宇文铎的头,往后仰了一下,终于给了杨芊芊呼吸的空间。  她的唇色发白,脸色发青,喘着粗气,完全说不出一个字来反驳他。但是依然没有忘记,用手往前一推,将他推出三步远。  他的唇上,还有残留的血迹。  这个女人,下口完全没有留情,费了十二分的力气来咬!  “你属狗的?”他舔舔唇畔,好似一个嗜血的魔王,眼中的戾气,竟神奇般退了下去,“记住,你是本王的,永远都属于本王,休想逃离!”  “王爷,我的手空了,你既然知道我的手段,如果再不走,别怪我不客气!”毕竟一个王爷倒在自己门前不太好收拾,找回自己声音的杨芊芊,威胁性地伸出了双手。  只是,说完这句,又忍不住大喘了几口气,这妖孽,是不是故意想来闷死她,好趁了他母后的心愿来的?  宇文铎再看她一眼,终于不再说话,只是冷哼一声,一甩袖子,转身,就这样消失在夜幕之中。  杨芊芊双手抱着前胸,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终于补足了氧气,她忍不住,用手背狠狠地擦了一下自己的嘴唇。  上面的湿润顿时让她有些迷惑,一切仿佛一场梦,那个妖孽来去如风,现在又剩下她一个人,好像一起都没有发生过。  直呼唇角的湿润,还有口中的腥甜,才让她感觉到刚才那一切是真实的存在着的。  那些,都是他的!  芊慰居的门“吱呀”一声开了,绿儿和如月冒出脑袋,左顾右盼:“我怎么听到有声音啊?”  “好像是小姐的声音呢!”  “哎呀,冷月在就好,他那耳朵灵,老远就能听到声音了。”  “那你让那个人再下命令去杀小姐,这样冷月就会回来了。”  “啐,可不许这样诅咒小姐,现在平安无事的多好?!”  杨芊芊只听得一个脑袋两个大,又不知道该不该此刻出现在两个丫鬟面前,想了想,擦擦嘴,还是站了出来:“绿儿,如月,是我,我在这里!”  “呀,小姐,你站那么黑的地方做什么,吓死我了!”如月叫起来,拍拍胸口,好似被吓得不轻。  “我……我刚才这里看到有什么东西窜过去,所以过来看看!”杨芊芊咽一下口水,有些心虚。  “那小姐看到了什么?”绿儿走到墙角看看,没有什么痕迹。  “好像是只狗,没事了!”杨芊芊拉住她,“走吧,太晚了,我们回家!”  绿儿和如月一人一边,簇拥着她,一路问着:“筱先生...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