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穿越之绝色王妃

穿越之绝色王妃
更新时间:2019-09-16
一朝穿越,错嫁给当朝二皇子为妃,心本如镜,却一步一步沦陷进了爱的漩涡。一面是无法掌控不可度测的万丈深渊,一面是之手可得放浪不羁的逍遥自在。当她倾尽一切为他而舍弃了她毕生的所以之时,却是他将别的女人紧紧拥在怀中之时。被算计,她身受重伤险些丧命!被陷害,她心碎心死身心皆疲!被伤害,她腹中孩子惨然化为血水!然,她却只能仰起头颅、焚心煮笑、一直走下去!刀锋、赌局,江山、孰轻孰重?深爱,深恨,深仇,孰是孰非  伊于泽愤愤的转身,将双手背在身后,不屑道:“别以为长得和烟雨那丫鬟有几分相似,我们就会待见你……”  “你凭什么这样对夜霓?”伊若可冷笑着上前,携带着冷风站在伊于泽的面前,声音无比的淡漠,“烟雨怎...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子楼罗兰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新文开坑,欢迎试读!更新时间:2019-09-16

  伊于泽愤愤的转身,将双手背在身后,不屑道:“别以为长得和烟雨那丫鬟有几分相似,我们就会待见你……”  “你凭什么这样对夜霓?”伊若可冷笑着上前,携带着冷风站在伊于泽的面前,声音无比的淡漠,“烟雨怎么了?烟雨是我伊若可这辈子最想待见的人!烟雨是我伊若可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夜霓,夜霓怎么了。夜霓是这辈子我伤害得最深的人!受了无数的创伤,现在你居然也这样狠心对待?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爹?爹又怎么了?爹不是曾经说过,他的女儿没有一个能成大器?爹曾经最厌恶的人是她伊若可。爹曾经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让她从未有过爱,让她活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爹可是用马鞭教训她,爹可以用竹条抽她,爹可以让她跪地反省!  但是爹,一定不能伤害她不想伤害的人,一定不能!  原本已经对伊若可改观了的伊于泽见听见伊若可这样说,心头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愤愤的皱眉,道:“伊若可,只要你还没嫁出去,就是我伊于泽的女儿,你现在是用的什么口气在对爹说话?”  “你火气大,你怨气大,要是你不解气,那你可以用马鞭抽死我!”伊若可亦不示弱,凭什么要逆来顺受,不管是对的错的,她都应该默默的接受吗?不,不能,她伊若可说过,她一定不会再任人宰割,即使是爹也不能。她自问,这辈子算是对得起这一家人了。而她对不起的,则是夜霓和南宫哲。  “你……”伊于泽气得面色一阵铁青,瞬间又将矛头指向了夜霓,道:“你给我滚回房间去收拾包袱走人,立刻,马上!”  伊若可怒道:“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赶走夜霓!”  “我走……”夜霓忽然冷冷的笑了起来,再停留下去,只会为难夜灵,只会为难她曾经的主子,她不想这样。  伊于泽怒视着夜霓,又是一声怒吼:“你走!”  伊若可的怒火已经完全被伊于泽挑起,上前紧紧的拽住夜霓的手,盯着伊于泽道:“我不会让她走。”  不知何时,候佩音也出现,见伊于泽气得喘不过气来,也上前劝阻伊若可,“若可,如今我们伊家身份地位都不同了。你说她一个没有身份又来路不明的人,怎么能留下来?我们收留了她好几个月也就罢了,现在,就让她走吧……”  “娘,你说什么?”伊若可冷笑一声,“你说,如今伊家的身份地位都不同了。你说,夜霓没身份又是个来路不明的人?”  候佩音点点头,无奈道:“她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在哪里,而且看她穿着寒酸,也不像是什么名门贵族的女子,所以……”  夜霓的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看得出她很难受很难受。她竭尽全力想要挣脱伊若可的手,可是伊若可却不给她机会,因为,她不会让她走!  冷冷的蹙眉,伊若可似笑非笑的道看了看伊于泽,又看了看候佩音,再看了看面色很凝重的伊侯宇,最后看了看哭得很哀怨的夜霓,才缓缓道:“我们伊家权利地位很耀眼还是如何?”  “若可,你现在可是要做皇后了,身份不一样了……”候佩音皱着眉头,苦口婆心的劝说:“所以,怎么能收留来路不明的人?”  伊若可冷笑道:“那,究竟是我要做皇后,还是娘要做皇。。。

更新时间:2019-09-16

   伊于泽愤愤的转身,将双手背在身后,不屑道:“别以为长得和烟雨那丫鬟有几分相似,我们就会待见你……”  “你凭什么这样对夜霓?”伊若可冷笑着上前,携带着冷风站在伊于泽的面前,声音无比的淡漠,“烟雨怎么了?烟雨是我伊若可这辈子最想待见的人!烟雨是我伊若可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夜霓,夜霓怎么了。夜霓是这辈子我伤害得最深的人!受了无数的创伤,现在你居然也这样狠心对待?你到底还有没有良心?”  爹?爹又怎么了?爹不是曾经说过,他的女儿没有一个能成大器?爹曾经最厌恶的人是她伊若可。爹曾经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她,让她从未有过爱,让她活得冷冷清清、凄凄惨惨……  爹可是用马鞭教训她,爹可以用竹条抽她,爹可以让她跪地反省!  但是爹,一定不能伤害她不想伤害的人,一定不能!  原本已经对伊若可改观了的伊于泽见听见伊若可这样说,心头的怒气更是不打一处来,愤愤的皱眉,道:“伊若可,只要你还没嫁出去,就是我伊于泽的女儿,你现在是用的什么口气在对爹说话?”  “你火气大,你怨气大,要是你不解气,那你可以用马鞭抽死我!”伊若可亦不示弱,凭什么要逆来顺受,不管是对的错的,她都应该默默的接受吗?不,不能,她伊若可说过,她一定不会再任人宰割,即使是爹也不能。她自问,这辈子算是对得起这一家人了。而她对不起的,则是夜霓和南宫哲。  “你……”伊于泽气得面色一阵铁青,瞬间又将矛头指向了夜霓,道:“你给我滚回房间去收拾包袱走人,立刻,马上!”  伊若可怒道:“我倒是要看看谁敢赶走夜霓!”  “我走……”夜霓忽然冷冷的笑了起来,再停留下去,只会为难夜灵,只会为难她曾经的主子,她不想这样。  伊于泽怒视着夜霓,又是一声怒吼:“你走!”  伊若可的怒火已经完全被伊于泽挑起,上前紧紧的拽住夜霓的手,盯着伊于泽道:“我不会让她走。”  不知何时,候佩音也出现,见伊于泽气得喘不过气来,也上前劝阻伊若可,“若可,如今我们伊家身份地位都不同了。你说她一个没有身份又来路不明的人,怎么能留下来?我们收留了她好几个月也就罢了,现在,就让她走吧……”  “娘,你说什么?”伊若可冷笑一声,“你说,如今伊家的身份地位都不同了。你说,夜霓没身份又是个来路不明的人?”  候佩音点点头,无奈道:“她连自己的家都不知道在哪里,而且看她穿着寒酸,也不像是什么名门贵族的女子,所以……”  夜霓的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看得出她很难受很难受。她竭尽全力想要挣脱伊若可的手,可是伊若可却不给她机会,因为,她不会让她走!  冷冷的蹙眉,伊若可似笑非笑的道看了看伊于泽,又看了看候佩音,再看了看面色很凝重的伊侯宇,最后看了看哭得很哀怨的夜霓,才缓缓道:“我们伊家权利地位很耀眼还是如何?”  “若可,你现在可是要做皇后了,身份不一样了……”候佩音皱着眉头,苦口婆心的劝说:“所以,怎么能收留来路不明的人?”  伊若可冷笑道:“那,究竟是我要做皇后,还是娘要做皇。。。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