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文物不好惹

文物不好惹
更新时间:2020-01-28
X作为冷门专业毕业生,齐辰觉得能刷到个专业对口的招聘不容易。可当他点进去之后,他觉得自己打开的方式似乎有点不太对……招聘职位:文物修复员职位描述:1、擅长金属类文物修复技术者优先。2、心理承受能力强、处变不惊者优先3、有自卫能力且命硬者优先(很重要)齐辰:“……”最后那条什么鬼!!齐辰:蓝朋友是上古妖刀,开过刃的那种,怎么办?急!在线等!龙牙:你锉刀焊枪地往我身上招呼一通,这会儿知道哆嗦了?呵呵!  “啊?是么?”徐良头也不抬,边给烤肉裹酱边道:“不过也正常。(www.nusafx.com)这批东西进馆最先就是从她那儿经手的,前几天她挺忙的,据说回家也睡不好,昨天她手里的活儿告一段落,今天就请假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武机甲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木苏里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88章 番外终更新时间:2020-01-28

  “啊?是么?”徐良头也不抬,边给烤肉裹酱边道:“不过也正常。(www。zshu。net)这批东西进馆最先就是从她那儿经手的,前几天她挺忙的,据说回家也睡不好,昨天她手里的活儿告一段落,今天就请假了。我前两天看她精神状况也不太好,特别累的样子,感觉整个人都是耷拉着的。”  齐辰一脸诧异:“你们馆里忙起来压力这么大?”  “也不是……”徐良摇了摇头道:“反正我觉得没什么压力,忙的时候很少。至于压力基本就是要对馆内的文物负责,经手的时候千万不能出岔子,但是大家也不是头一次做这个,不至于压力大成那样。不过性格不同嘛,秦姐属于爱操心的那种,平时一点小事也能掰碎了想,有点压力也不足为怪,说不定家里还有什么事情搅得她心烦呢。”  齐辰点了点头,毕竟跟他关系不大,便也没再多讨论。  一顿饭两个人生生从六点吃到了快九点,齐辰这才一脸“我终于饱了”的样子,和徐良俩溜溜达达地出来朝公交站走。  徐良租住的地方离这里不算太远,不过跟齐辰恰好是反方向,他跟齐辰打了声招呼便过了天桥,去对面搭车走了。  这里离广和公司只有一站多一点儿的路,其实走回去也没多久,还能顺带消个食。但别看齐辰长得面皮白净斯斯文文的,其实是个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  他十分不要脸皮地站在站台广告牌下等了片刻,看到自己等的85路公交缓缓驶过来,这才捏着公交卡,优哉游哉地跟在稀稀拉拉的人流后面上车,在最后一排靠窗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谁知司机刚启动就是个急刹车,齐辰旁边的旁边那位因为前面没有座位遮挡,被惯性甩得冲了几步出去而后一***坐在了台阶上,高声抱怨:“怎么开车呢?!得亏我矫健,不然得直接扑地上!”  谁知司机也憋了火似的回了一句:“我想吗?!前面有个不长眼睛的突然窜出来直往我车轮上扑,我不刹车碾成大饼你赔吗?!”  车很快又平稳地启动起来,坐在台阶上的年轻人哼了一声,拍了拍***上的灰,又走回来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上,臭着脸塞上耳机继续玩他的手机。  齐辰看了他一眼,便扭头看向了窗外,结果恰好看到一个穿着玫红色大衣的长发女人,正背着光拎着包脚步踉跄地走在车边,只是还没等他看清脸,车子已经加了速,拐了个弯便把那个女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www。zshu。net)  “怎么感觉有点像那徐良说的那个秦姐……”齐辰嘀咕了一句,随即又觉得自己大概是受了中午那件事的影响才会有这种想法,毕竟他根本连那人的长相都没看到。  车内的温度比外头高一些,窗玻璃上很快便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外面的景色便变得有些迷蒙不清。  这条路在嘉阳区偏西的位置,不靠中心,所以算不上繁华,两边的广告牌和白色的灯幕并不密集,一个接一个地从车窗边掠过,被水汽模糊成一片又一片朦胧的光斑。  这样的夜色总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约是做过类似的梦,梦里他也是坐在什么里面这样晃晃悠悠地前行,伸手撩开侧面的布帘子,就能看到一盏盏薄纸皮糊的灯笼,散。。。

更新时间:2020-01-28

   “啊?是么?”徐良头也不抬,边给烤肉裹酱边道:“不过也正常。(www。zshu。net)这批东西进馆最先就是从她那儿经手的,前几天她挺忙的,据说回家也睡不好,昨天她手里的活儿告一段落,今天就请假了。我前两天看她精神状况也不太好,特别累的样子,感觉整个人都是耷拉着的。”  齐辰一脸诧异:“你们馆里忙起来压力这么大?”  “也不是……”徐良摇了摇头道:“反正我觉得没什么压力,忙的时候很少。至于压力基本就是要对馆内的文物负责,经手的时候千万不能出岔子,但是大家也不是头一次做这个,不至于压力大成那样。不过性格不同嘛,秦姐属于爱操心的那种,平时一点小事也能掰碎了想,有点压力也不足为怪,说不定家里还有什么事情搅得她心烦呢。”  齐辰点了点头,毕竟跟他关系不大,便也没再多讨论。  一顿饭两个人生生从六点吃到了快九点,齐辰这才一脸“我终于饱了”的样子,和徐良俩溜溜达达地出来朝公交站走。  徐良租住的地方离这里不算太远,不过跟齐辰恰好是反方向,他跟齐辰打了声招呼便过了天桥,去对面搭车走了。  这里离广和公司只有一站多一点儿的路,其实走回去也没多久,还能顺带消个食。但别看齐辰长得面皮白净斯斯文文的,其实是个能躺着绝不坐着、能坐着绝不站着的主。  他十分不要脸皮地站在站台广告牌下等了片刻,看到自己等的85路公交缓缓驶过来,这才捏着公交卡,优哉游哉地跟在稀稀拉拉的人流后面上车,在最后一排靠窗的空位上坐了下来。  谁知司机刚启动就是个急刹车,齐辰旁边的旁边那位因为前面没有座位遮挡,被惯性甩得冲了几步出去而后一***坐在了台阶上,高声抱怨:“怎么开车呢?!得亏我矫健,不然得直接扑地上!”  谁知司机也憋了火似的回了一句:“我想吗?!前面有个不长眼睛的突然窜出来直往我车轮上扑,我不刹车碾成大饼你赔吗?!”  车很快又平稳地启动起来,坐在台阶上的年轻人哼了一声,拍了拍***上的灰,又走回来坐到了之前的位置上,臭着脸塞上耳机继续玩他的手机。  齐辰看了他一眼,便扭头看向了窗外,结果恰好看到一个穿着玫红色大衣的长发女人,正背着光拎着包脚步踉跄地走在车边,只是还没等他看清脸,车子已经加了速,拐了个弯便把那个女人远远地甩在了后面。(www。zshu。net)  “怎么感觉有点像那徐良说的那个秦姐……”齐辰嘀咕了一句,随即又觉得自己大概是受了中午那件事的影响才会有这种想法,毕竟他根本连那人的长相都没看到。  车内的温度比外头高一些,窗玻璃上很快便蒙了一层薄薄的雾气,外面的景色便变得有些迷蒙不清。  这条路在嘉阳区偏西的位置,不靠中心,所以算不上繁华,两边的广告牌和白色的灯幕并不密集,一个接一个地从车窗边掠过,被水汽模糊成一片又一片朦胧的光斑。  这样的夜色总让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大约是做过类似的梦,梦里他也是坐在什么里面这样晃晃悠悠地前行,伸手撩开侧面的布帘子,就能看到一盏盏薄纸皮糊的灯笼,散。。。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