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浪子官场

浪子官场
更新时间:2019-07-18
浪子官场,作者东小  </p>  常委会的当天晚上,朱天泽就被父亲朱文骂了。(www.nusafx.com)就因为他在常委会上说了那翻话,把朱文气得差点吐血。关红梅回家的时候,正见到朱天泽低着头站在朱文面前承认错误。  “天泽啊,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你就不怕中了他的圈套?我一生的心血都压在了你身上,这次你如果……哎!”朱文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天泽分辨道:“爸,他分明心里没有底,被美国人给耍了。他手上拿着和美国人签属的开发临河西城的意向书就是个骗局!我必须赌这么一次了,要不然早晚……”  “你太沉不住气了!”朱文伸手指着儿子有气无力地说。  关红梅好奇地望着这对父子...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官场商战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东小北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1562 反击2更新时间:2019-07-18

  </p>  常委会的当天晚上,朱天泽就被父亲朱文骂了。(www。zshu。net)就因为他在常委会上说了那翻话,把朱文气得差点吐血。关红梅回家的时候,正见到朱天泽低着头站在朱文面前承认错误。  “天泽啊,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你就不怕中了他的圈套?我一生的心血都压在了你身上,这次你如果……哎!”朱文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天泽分辨道:“爸,他分明心里没有底,被美国人给耍了。他手上拿着和美国人签属的开发临河西城的意向书就是个骗局!我必须赌这么一次了,要不然早晚……”  “你太沉不住气了!”朱文伸手指着儿子有气无力地说。  关红梅好奇地望着这对父子,没有像平时一样回到房间。自从知道她怀了孩子以后,朱文就没再碰过她。关红梅慢腾腾地脱下外衣,很想从他们的话中听到对张鹏飞有利的内容。  朱文斜眼瞧了关红梅一眼,又看了眼朱天泽,笑眯眯地对关红梅说:“红梅,你肚子大了,要注意身体,不要总在外面跑了。”  关红梅没想到朱文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竟然主动提起孩子的事情来。她呆板地笑笑,也就坐在了沙发上。朱文看了一眼肌肤雪白丰盈的关红梅,目光在她高耸的胸部贪婪地扫了好几眼,自从有了孩子,关红梅发起福来,上围猛增,双胸呼之欲出,诱惑之极。  朱文实在忍不住了,便拉起关红梅的手揉捏、把玩,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古玩似的。关红梅强忍着扇他一个耳光的冲动,心想就当是被一条狗摸了吧,为引出话题,很随意地说道:“我听说常委会上的事情了。”  朱文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捏着关红梅的手放在鼻前用力地嗅了嗅,很神往地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一种缠绵的微笑,说:“女人还是**点好啊……”  关红梅一脸的羞愤,自从她跟了李小林之后,就十分讨厌朱文碰自己。她努力缩回手放在膝盖上。就连朱天泽对父亲刚才的举动也有些不满了,虽说他一向尊重自己的父亲,可是这个父亲未免有些不长脸。  “红梅啊,我知道朱家人对不起你,可是我没有恶意,你是知道的。”朱文色眯眯地望着关红梅,眼里满是**,看得出来他今天有些兽性大发。  朱天泽暗示了一眼关红梅,对父亲说:“爸,最近浙东出了点事情,你觉得会不会牵连到辽河的杨……”  朱文明白儿子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谈,便依依不舍地对关红梅说:“红梅,你先去休息吧……”  关红梅知道再也听不出什么来了,便站起身,从朱文身前经过时,朱文又顺手捏了一把她圆润的臀部。关红梅恶心得直反胃,又挑衅地望了一眼朱天泽,意味深长。朱天泽的脸上不是很好看了,有些责怪意味地看了眼父亲,但也没说什么。朱天泽几乎遗传了父亲所有的优点,唯独没有像他一样好色,为这点朱天泽一直都引以为傲。朱天泽清楚父亲的这种好色其实是一种病态,是一种性瘾,几十年来老头子害过的女人太多了。可是明知道父亲有这个毛病,朱天泽出于对他的尊重,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关红梅上楼的时候碰到了家里的“保姆”孙月娥,其实孙月娥才是。。。

更新时间:2019-07-18

10分六合   </p>  常委会的当天晚上,朱天泽就被父亲朱文骂了。(www.nusafx.com)就因为他在常委会上说了那翻话,把朱文气得差点吐血。关红梅回家的时候,正见到朱天泽低着头站在朱文面前承认错误。  “天泽啊,你太让我失望了,你怎么能这么冲动呢!你就不怕中了他的圈套?我一生的心血都压在了你身上,这次你如果……哎!”朱文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朱天泽分辨道:“爸,他分明心里没有底,被美国人给耍了。他手上拿着和美国人签属的开发临河西城的意向书就是个骗局!我必须赌这么一次了,要不然早晚……”  “你太沉不住气了!”朱文伸手指着儿子有气无力地说。  关红梅好奇地望着这对父子,没有像平时一样回到房间。自从知道她怀了孩子以后,朱文就没再碰过她。关红梅慢腾腾地脱下外衣,很想从他们的话中听到对张鹏飞有利的内容。  朱文斜眼瞧了关红梅一眼,又看了眼朱天泽,笑眯眯地对关红梅说:“红梅,你肚子大了,要注意身体,不要总在外面跑了。”  关红梅没想到朱文厚颜无耻到了这种地步,竟然主动提起孩子的事情来。她呆板地笑笑,也就坐在了沙发上。朱文看了一眼肌肤雪白丰盈的关红梅,目光在她高耸的胸部贪婪地扫了好几眼,自从有了孩子,关红梅发起福来,上围猛增,双胸呼之欲出,诱惑之极。  朱文实在忍不住了,便拉起关红梅的手揉捏、把玩,仿佛是在欣赏一件古玩似的。关红梅强忍着扇他一个耳光的冲动,心想就当是被一条狗摸了吧,为引出话题,很随意地说道:“我听说常委会上的事情了。”  朱文仿佛什么也没有听见,捏着关红梅的手放在鼻前用力地嗅了嗅,很神往地闭上眼睛,脸上露出一种缠绵的微笑,说:“女人还是**点好啊……”  关红梅一脸的羞愤,自从她跟了李小林之后,就十分讨厌朱文碰自己。她努力缩回手放在膝盖上。就连朱天泽对父亲刚才的举动也有些不满了,虽说他一向尊重自己的父亲,可是这个父亲未免有些不长脸。  “红梅啊,我知道朱家人对不起你,可是我没有恶意,你是知道的。”朱文色眯眯地望着关红梅,眼里满是**,看得出来他今天有些兽性大发。  朱天泽暗示了一眼关红梅,对父亲说:“爸,最近浙东出了点事情,你觉得会不会牵连到辽河的杨……”  朱文明白儿子有重要的事情和自己谈,便依依不舍地对关红梅说:“红梅,你先去休息吧……”  关红梅知道再也听不出什么来了,便站起身,从朱文身前经过时,朱文又顺手捏了一把她圆润的臀部。关红梅恶心得直反胃,又挑衅地望了一眼朱天泽,意味深长。朱天泽的脸上不是很好看了,有些责怪意味地看了眼父亲,但也没说什么。朱天泽几乎遗传了父亲所有的优点,唯独没有像他一样好色,为这点朱天泽一直都引以为傲。朱天泽清楚父亲的这种好色其实是一种病态,是一种性瘾,几十年来老头子害过的女人太多了。可是明知道父亲有这个毛病,朱天泽出于对他的尊重,从来都是睁只眼闭只眼。  关红梅上楼的时候碰到了家里的“保姆”孙月娥,其实孙月娥才是...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