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奸臣在下

奸臣在下
更新时间:2019-08-23
  上有先帝金口玉律,“朕文有苏卿,武有楚氏,何愁天下不平,社稷不稳?”  下有百姓口口相传,“楚将军神勇,天下无双!苏丞相鬼才,江山可兴!”  小奸臣,“那我呢?”  大奸臣,“我们是皇上近臣,天下没有我们更受皇上宠幸的。”  百姓,“大小奸臣,祸国殃民!”  大奸臣死了之后,众臣额手相庆,百姓喜不自禁,小奸臣在角落咬碎银牙:那我就祸国殃民给你们看!  大概就是一个小奸臣看不过几个不世英才比自己受宠,比自己名声好,在老爹死了之后,在极度的不甘心之下,拖贤臣良将们下水,哎呀不小心把小皇帝也一起拖下水的故事【字面上的意思】  扫雷:作者小学生文笔,重度颜控,主角盛世美颜不解释  宫廷老梗,图个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音蜗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87章 90更新时间:2019-08-23

  宫檐下, 一只鸟雀腾空而起, 振翅飞出宫墙外。被宫人领到屋檐下的萧藏,正巧侧首瞧见了那只鸟雀,一下就看的出了神。  “萧大人——”走在前面的宫人,回首见萧藏站在宫檐下,轻轻叫了一声。  萧藏回过神, 想到自己下了朝,正欲出宫的时候, 被宫人叫住, 说是皇上传唤他。  他跟随宫人踏进宫殿, 果然见宴凛背身而立。  “皇上, 萧大人来了。”宫人说了一声, 就退出门去了。  宴凛回过头,见到站在面前的萧藏, 眉眼一弯, 露出一个笑容来。若不是他一身龙袍,看他望着萧藏的模样,就宛若与情人相会的少年郎似的。“萧藏。”  “皇上。”  宴凛上前一步, 捉住萧藏的手腕,“和我来。”  萧藏被他牵着手腕, 带进了宫殿中。  这样草长莺飞的季节,各个宫中都门窗敞开, 偏偏这一处宫殿不同, 封着门窗, 越往里走,就越觉得炽热。宴凛走到宫殿最里面,抓着垂坠的珠帘,往外一扯,那十几盆叫炭火的温度催发的牡丹灼灼而开。  寻常的牡丹,是五月的花期,如今才二月,却已经满庭流芳。  “我知道你喜欢这花,就叫宫中花匠,多费心思培育了一些。”宴凛拉着萧藏走了进去,那些个牡丹比寻常的牡丹更要艳丽,花瓣层叠的大花,几乎要压弯枝头垂坠下来。宴凛伸手将那花枝拨开,带着萧藏一路往里面走,“你要是嫌麻烦,就养在这宫里,想看的时候,我就陪你一起过来。”  “皇上费心了。”  宴凛轻轻笑了一声,转过头来,“这天下叫我费心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  萧藏看他折下了一朵花,递到他手上来,萧藏伸手接住。那牡丹的花瓣上,还带着露珠,被宴凛折下递过来的时候,那露珠就从花瓣中滴落下来,落到萧藏的手背上——能在这郁热的环境中,催的花开,还不让花败,可见宴凛吩咐的那些花匠,用了多少的心思。  萧藏垂眼看着那花,花之富贵艳丽,百花中无有可比。  “喜欢吗?”宴凛付出这些心思,自然是想讨萧藏喜欢的。  “嗯。”萧藏唇一弯,就是一抹笑痕。  宴凛讨好他的意图,从来再简单不过。萧藏轻解衣裳,准备遂了宴凛的心思,没想到宴凛沉吟着盯了他半晌之后,按着他解衣的手,将他半褪的衣裳穿上,“今日只是赏花。”  宴凛这句话,倒叫萧藏有些吃惊了,平日里宴凛送出的礼物,都要从他身体上索求走,他都已经以为,这都是一种交换了。  宴凛将他衣裳穿好之后,牵着他手腕的手掌下滑,紧扣住他的五指。萧藏去看他,见宴凛已经别过头,脸颊上生出了淡淡的绯色。  多奇怪,平日里癫狂病态的缠绵,都不能叫两人萌生出一丝的羞耻,反而今日,献上礼物来讨好萧藏的宴凛,却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年郎那样羞腼。  在宫中赏完花,萧藏准备离宫时,外面忽然落了一场急雨,宴凛留下他,而后两人便又顺理成章的滚成了一处。  等到雨停的时候,在热气升腾的宫中,与宴凛厮混已久的萧藏,发肤间都蕴了汗的走了出来,叫沾了湿气的风一吹,恍惚的神志都跟着清明了几分。他步行出了宫,宫门外有正在等候他的家奴,萧藏坐上。。。

更新时间:2019-08-23

   宫檐下, 一只鸟雀腾空而起, 振翅飞出宫墙外。被宫人领到屋檐下的萧藏,正巧侧首瞧见了那只鸟雀,一下就看的出了神。  “萧大人——”走在前面的宫人,回首见萧藏站在宫檐下,轻轻叫了一声。  萧藏回过神, 想到自己下了朝,正欲出宫的时候, 被宫人叫住, 说是皇上传唤他。  他跟随宫人踏进宫殿, 果然见宴凛背身而立。  “皇上, 萧大人来了。”宫人说了一声, 就退出门去了。  宴凛回过头,见到站在面前的萧藏, 眉眼一弯, 露出一个笑容来。若不是他一身龙袍,看他望着萧藏的模样,就宛若与情人相会的少年郎似的。“萧藏。”  “皇上。”  宴凛上前一步, 捉住萧藏的手腕,“和我来。”  萧藏被他牵着手腕, 带进了宫殿中。  这样草长莺飞的季节,各个宫中都门窗敞开, 偏偏这一处宫殿不同, 封着门窗, 越往里走,就越觉得炽热。宴凛走到宫殿最里面,抓着垂坠的珠帘,往外一扯,那十几盆叫炭火的温度催发的牡丹灼灼而开。  寻常的牡丹,是五月的花期,如今才二月,却已经满庭流芳。  “我知道你喜欢这花,就叫宫中花匠,多费心思培育了一些。”宴凛拉着萧藏走了进去,那些个牡丹比寻常的牡丹更要艳丽,花瓣层叠的大花,几乎要压弯枝头垂坠下来。宴凛伸手将那花枝拨开,带着萧藏一路往里面走,“你要是嫌麻烦,就养在这宫里,想看的时候,我就陪你一起过来。”  “皇上费心了。”  宴凛轻轻笑了一声,转过头来,“这天下叫我费心的,也就只有你一个人。”  萧藏看他折下了一朵花,递到他手上来,萧藏伸手接住。那牡丹的花瓣上,还带着露珠,被宴凛折下递过来的时候,那露珠就从花瓣中滴落下来,落到萧藏的手背上——能在这郁热的环境中,催的花开,还不让花败,可见宴凛吩咐的那些花匠,用了多少的心思。  萧藏垂眼看着那花,花之富贵艳丽,百花中无有可比。  “喜欢吗?”宴凛付出这些心思,自然是想讨萧藏喜欢的。  “嗯。”萧藏唇一弯,就是一抹笑痕。  宴凛讨好他的意图,从来再简单不过。萧藏轻解衣裳,准备遂了宴凛的心思,没想到宴凛沉吟着盯了他半晌之后,按着他解衣的手,将他半褪的衣裳穿上,“今日只是赏花。”  宴凛这句话,倒叫萧藏有些吃惊了,平日里宴凛送出的礼物,都要从他身体上索求走,他都已经以为,这都是一种交换了。  宴凛将他衣裳穿好之后,牵着他手腕的手掌下滑,紧扣住他的五指。萧藏去看他,见宴凛已经别过头,脸颊上生出了淡淡的绯色。  多奇怪,平日里癫狂病态的缠绵,都不能叫两人萌生出一丝的羞耻,反而今日,献上礼物来讨好萧藏的宴凛,却如同未经人事的少年郎那样羞腼。  在宫中赏完花,萧藏准备离宫时,外面忽然落了一场急雨,宴凛留下他,而后两人便又顺理成章的滚成了一处。  等到雨停的时候,在热气升腾的宫中,与宴凛厮混已久的萧藏,发肤间都蕴了汗的走了出来,叫沾了湿气的风一吹,恍惚的神志都跟着清明了几分。他步行出了宫,宫门外有正在等候他的家奴,萧藏坐上。。。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