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奸臣在下

奸臣在下
更新时间:2020-01-20
  上有先帝金口玉律,“朕文有苏卿,武有楚氏,何愁天下不平,社稷不稳?”  下有百姓口口相传,“楚将军神勇,天下无双!苏丞相鬼才,江山可兴!”  小奸臣,“那我呢?”  大奸臣,“我们是皇上近臣,天下没有我们更受皇上宠幸的。”  百姓,“大小奸臣,祸国殃民!”  大奸臣死了之后,众臣额手相庆,百姓喜不自禁,小奸臣在角落咬碎银牙:那我就祸国殃民给你们看!  大概就是一个小奸臣看不过几个不世英才比自己受宠,比自己名声好,在老爹死了之后,在极度的不甘心之下,拖贤臣良将们下水,哎呀不小心把小皇帝也一起拖下水的故事【字面上的意思】  扫雷:作者小学生文笔,重度颜控,主角盛世美颜不解释  宫廷老梗,图个一...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音蜗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87章 90更新时间:2020-01-20

  时光荏苒,枝上桃花开又谢,两年时光匆匆而去。宫墙外,有人升迁高中,有人子散妻离,好像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宫墙内,雕栏画栋,繁花似锦,又像是一切未曾改变。  藏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将面前烂漫的花枝压低了一些,凑到鼻尖轻嗅,馥郁的香气萦绕不散。  “藏儿。”  压低花枝的指尖倏地松开,白中凝着粉儿的花瓣儿簌簌落了下来。  “爹。”站在树下的少年回过头,远看他一身银丝边云纹藏青色长衫,腰间紧束的玉带显得他身姿极为清越挺拔。近看他唇红齿白,眉眼狭长,又是极秀丽风情的人物。  萧云刚从宫中出来,就见到他站在宫门外,想到刚才见到的太子,道,“你与太子一起来的?”  “嗯。”  如今这是在宫里,父子两人见面也不能再像在家里头那样的亲近,萧云只远远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萧藏又站在树下等了一会,许久之后,太子才从宫里出来。  宴凛如今也是十六岁的少年,身着暗紫色朝服,藻靴玉带,腰间只挂着一块古朴的玉璧做装饰,他脸上已经完全褪去了几年前的青涩稚气,目光内敛,连笑都不多见了。  “太子。”萧藏迎了上去。  皇上近来身体越发不好了,作为太子,宴凛需时时陪伴在侧。因为刚从宫里出来,他身上都沾染了几分那苦涩的药味。  萧藏走到他近前,问了声,“皇上他……”  宴凛抬了抬手,萧藏噤声,垂下头跟在他身后。等到两人回到东宫,宴凛将身旁宫人都遣走,才对他道,“父皇只怕撑不过今年冬天了。”  从皇后故去之后,皇上便一病不起,但因为朝中皇子都还年幼,皇上放置不下这偌大江山,勉强撑到现在,但如今,皇子们都已陆陆续续成年,皇上没有了顾虑,自然就撑不下去了。  “太子,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早作打算了。”萧藏道。  宴凛这两年,与萧藏同进同出,又与萧云在私下里做了筹谋,怕的就是皇上一朝动了废他的心思,他不至即刻沦为废子。他听萧藏提醒,目光沉黯了一些,他做得这些,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保全太子之位,他还想……争一争这天下。  萧藏半晌没有听到宴凛回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正撞到宴凛漆黑的眼中去了。  “萧藏。”宴凛叫了他一声。  ‘“奴才在。”  “父皇今日和我说了些话。”宴凛道。  萧藏等着太子说下去。  宴凛又想到他方才在龙床里看到了父皇,满头稀疏的白发,笼罩在一团死气里,这生前风光无限的男人,到暮年却和普通的人并没有什么差别,一想到此,他的语气就难免带上了几分感慨的味道,“他和我说,这江山,他会留给我的。”  “恭喜太子。”萧藏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那么一天吗。  宴凛忽然笑了一声,“恭喜什么,父皇说将皇位留给我,但最后,能不能真的落在我的手中,还要另说。”  萧藏一下子抬起头来,他见宴凛坐在桌前,握着茶杯用指腹在杯沿反复摩挲着。  “皇上的意思是……”  “他要我与二弟和三弟争。”宴凛说到这一句,神色就跟着一沉,将手中把玩的茶杯,也按在了桌子上。  萧藏不自觉皱眉,他以为这两年太子刻苦的表现...

更新时间:2020-01-20

   时光荏苒,枝上桃花开又谢,两年时光匆匆而去。宫墙外,有人升迁高中,有人子散妻离,好像一切都已物是人非,宫墙内,雕栏画栋,繁花似锦,又像是一切未曾改变。  藏在袖子里的手伸出来,将面前烂漫的花枝压低了一些,凑到鼻尖轻嗅,馥郁的香气萦绕不散。  “藏儿。”  压低花枝的指尖倏地松开,白中凝着粉儿的花瓣儿簌簌落了下来。  “爹。”站在树下的少年回过头,远看他一身银丝边云纹藏青色长衫,腰间紧束的玉带显得他身姿极为清越挺拔。近看他唇红齿白,眉眼狭长,又是极秀丽风情的人物。  萧云刚从宫中出来,就见到他站在宫门外,想到刚才见到的太子,道,“你与太子一起来的?”  “嗯。”  如今这是在宫里,父子两人见面也不能再像在家里头那样的亲近,萧云只远远和他说了几句话,就匆匆离开了。萧藏又站在树下等了一会,许久之后,太子才从宫里出来。  宴凛如今也是十六岁的少年,身着暗紫色朝服,藻靴玉带,腰间只挂着一块古朴的玉璧做装饰,他脸上已经完全褪去了几年前的青涩稚气,目光内敛,连笑都不多见了。  “太子。”萧藏迎了上去。  皇上近来身体越发不好了,作为太子,宴凛需时时陪伴在侧。因为刚从宫里出来,他身上都沾染了几分那苦涩的药味。  萧藏走到他近前,问了声,“皇上他……”  宴凛抬了抬手,萧藏噤声,垂下头跟在他身后。等到两人回到东宫,宴凛将身旁宫人都遣走,才对他道,“父皇只怕撑不过今年冬天了。”  从皇后故去之后,皇上便一病不起,但因为朝中皇子都还年幼,皇上放置不下这偌大江山,勉强撑到现在,但如今,皇子们都已陆陆续续成年,皇上没有了顾虑,自然就撑不下去了。  “太子,既然如此,我们就要早作打算了。”萧藏道。  宴凛这两年,与萧藏同进同出,又与萧云在私下里做了筹谋,怕的就是皇上一朝动了废他的心思,他不至即刻沦为废子。他听萧藏提醒,目光沉黯了一些,他做得这些,当然不仅仅是为了保全太子之位,他还想……争一争这天下。  萧藏半晌没有听到宴凛回应,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这一眼,正撞到宴凛漆黑的眼中去了。  “萧藏。”宴凛叫了他一声。  ‘“奴才在。”  “父皇今日和我说了些话。”宴凛道。  萧藏等着太子说下去。  宴凛又想到他方才在龙床里看到了父皇,满头稀疏的白发,笼罩在一团死气里,这生前风光无限的男人,到暮年却和普通的人并没有什么差别,一想到此,他的语气就难免带上了几分感慨的味道,“他和我说,这江山,他会留给我的。”  “恭喜太子。”萧藏等了这么久,不就是为了那么一天吗。  宴凛忽然笑了一声,“恭喜什么,父皇说将皇位留给我,但最后,能不能真的落在我的手中,还要另说。”  萧藏一下子抬起头来,他见宴凛坐在桌前,握着茶杯用指腹在杯沿反复摩挲着。  “皇上的意思是……”  “他要我与二弟和三弟争。”宴凛说到这一句,神色就跟着一沉,将手中把玩的茶杯,也按在了桌子上。  萧藏不自觉皱眉,他以为这两年太子刻苦的表现。。。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