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清妾

清妾
更新时间:2019-09-15
穿越成了瓜尔佳氏的小姐,苏灵儿表示咱很知足,顺利当上米虫,这是一种多么幸运的事情。至于那个冷的让人心寒的王爷,咱还是躲远的吧,您这么优秀,咱高攀不起!咱这种来自未来世界的呆萌二货,可得抱好几位大人物的粗腿,至于那个什么李氏,你能不能离咱远一些!当呆萌小吃货遇到冷面雍亲王是宠溺一生,还是蹉跎一世;amp;lt;/bramp;gt;  天晴朗日,又是一个初五的请安礼上。  好不容易从侍妾升到格格位分上的乌拉那拉氏媚儿捧着才刚显怀的肚子,足足迟到了有一炷香的工夫,这才领着近身侍婢葵儿来到正院给尔芙请安:“婢妾请安来迟,还请福晋恕罪。”  “坐吧。”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尔芙指着下首最末位的官帽椅,淡声吩咐...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绾心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一千六百四十六章更新时间:2019-09-15

  天晴朗日,又是一个初五的请安礼上。  好不容易从侍妾升到格格位分上的乌拉那拉氏媚儿捧着才刚显怀的肚子,足足迟到了有一炷香的工夫,这才领着近身侍婢葵儿来到正院给尔芙请安:“婢妾请安来迟,还请福晋恕罪。”  “坐吧。”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尔芙指着下首最末位的官帽椅,淡声吩咐道,倒是也没有和媚儿这个看起来有些恃宠生娇、没有眼力见的格格计较。  不过进府到现在都未能如愿有孕的小乌拉那拉氏,却是格外瞧不上这个和她同宗而出的幸运儿,她斜眼瞧着媚儿捧肚浅笑的德行,心里嗤笑两声,带着些挑拨离间的想法,看似是在夸赞的冷嘲热讽道:“媚儿妹妹真是好福气,才进府就爆出有孕的喜讯,又有福晋姐姐悉心照顾着,不过妹妹也该知福才好,哪能给福晋姐姐请安都来迟呢!”  说完,便拧着帕子捂住了嘴儿,似是很不好意思般的歉然笑笑。  “姐姐教训的是,实在是妹妹太懈怠了。”媚儿闻言,起身对着上首的尔芙屈膝道。  说到这里,她又话音一转,好似炫耀般的对着在座众女说起了昨个儿四爷在飘雪苑留宿时,对她许下的恩典,一向颇为看重子嗣的四爷见她孕吐辛苦,特地免了她的请安礼,“婢妾知道四爷和诸位姐姐都是大度宽容的性子,但是却也不会在请安这事上不尽心,只不过因为婢妾早起才准备好要出门时,突然就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这才会耽搁了些许时间。”  瞧着媚儿那副小人得志的浅薄样子,尔芙轻咳两声,打断了媚儿还未说完的话,打圆场的说道:“呵呵,乌拉那拉格格也就是随口一说,你实在不必介意,坐吧。”  只不过,媚儿说这番话的时候,便是打得要惹怒尔芙的想法,所以并没有顺坡下驴的想法,而是继续说着那些炫耀四爷恩宠的话,直听得在座众女都牙根发痒、心底羞恼不已,一直说得好脾气的尔芙眼底都闪过了一丝怒色,她这才装出一副孕吐发作的样子摊在了椅子上。  “既然不舒服,那就快些请太医过来瞧瞧吧!”对此,尔芙只得努力撑着笑脸道。  说完,她对着诗兰摆摆手,不需多言,诗兰就出去安排请太医的事情了。  少时片刻,今个儿在府里轮值的胡太医就领着背药箱的小药童出现在正院了,和胡太医一块过来的,还有四爷这尊大佛。  敢情赵德柱觉得媚儿那副嘚瑟显摆的样子太碍眼,便自作主张将四爷一块请来了。  当然,他也不是直眉楞眼地冲到书房那边找四爷去告状,才将四爷引过来的,而是按照他之前得到的小道消息,抱着赌一把的想法,领着胡太医从演武场那边绕了一圈,也是赶巧了,四爷正和弘晖、弘轩几个小阿哥和府里教习拳脚功夫的师傅练功,瞧见赵德柱领着胡太医匆匆经过,以为是尔芙有哪里不舒服,便一块过来了。  媚儿正抱着个痰盂在次间的罗汉床上瘫着,一副要将肺都吐出来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四爷有轻微洁癖,单单是坐在堂屋听见遮挡着屏风的次间里的动静,便已经觉得胃里不舒服,他忙转移注意力地将目光落在下首众女身上,看似很是随意的问道。  “这女人怀孕时候就是这样,吃到不顺口的东西就会呕吐,闻到某些...

更新时间:2019-09-15

   天晴朗日,又是一个初五的请安礼上。  好不容易从侍妾升到格格位分上的乌拉那拉氏媚儿捧着才刚显怀的肚子,足足迟到了有一炷香的工夫,这才领着近身侍婢葵儿来到正院给尔芙请安:“婢妾请安来迟,还请福晋恕罪。”  “坐吧。”早就等得不耐烦的尔芙指着下首最末位的官帽椅,淡声吩咐道,倒是也没有和媚儿这个看起来有些恃宠生娇、没有眼力见的格格计较。  不过进府到现在都未能如愿有孕的小乌拉那拉氏,却是格外瞧不上这个和她同宗而出的幸运儿,她斜眼瞧着媚儿捧肚浅笑的德行,心里嗤笑两声,带着些挑拨离间的想法,看似是在夸赞的冷嘲热讽道:“媚儿妹妹真是好福气,才进府就爆出有孕的喜讯,又有福晋姐姐悉心照顾着,不过妹妹也该知福才好,哪能给福晋姐姐请安都来迟呢!”  说完,便拧着帕子捂住了嘴儿,似是很不好意思般的歉然笑笑。  “姐姐教训的是,实在是妹妹太懈怠了。”媚儿闻言,起身对着上首的尔芙屈膝道。  说到这里,她又话音一转,好似炫耀般的对着在座众女说起了昨个儿四爷在飘雪苑留宿时,对她许下的恩典,一向颇为看重子嗣的四爷见她孕吐辛苦,特地免了她的请安礼,“婢妾知道四爷和诸位姐姐都是大度宽容的性子,但是却也不会在请安这事上不尽心,只不过因为婢妾早起才准备好要出门时,突然就觉得肚子有些不舒服,这才会耽搁了些许时间。”  瞧着媚儿那副小人得志的浅薄样子,尔芙轻咳两声,打断了媚儿还未说完的话,打圆场的说道:“呵呵,乌拉那拉格格也就是随口一说,你实在不必介意,坐吧。”  只不过,媚儿说这番话的时候,便是打得要惹怒尔芙的想法,所以并没有顺坡下驴的想法,而是继续说着那些炫耀四爷恩宠的话,直听得在座众女都牙根发痒、心底羞恼不已,一直说得好脾气的尔芙眼底都闪过了一丝怒色,她这才装出一副孕吐发作的样子摊在了椅子上。  “既然不舒服,那就快些请太医过来瞧瞧吧!”对此,尔芙只得努力撑着笑脸道。  说完,她对着诗兰摆摆手,不需多言,诗兰就出去安排请太医的事情了。  少时片刻,今个儿在府里轮值的胡太医就领着背药箱的小药童出现在正院了,和胡太医一块过来的,还有四爷这尊大佛。  敢情赵德柱觉得媚儿那副嘚瑟显摆的样子太碍眼,便自作主张将四爷一块请来了。  当然,他也不是直眉楞眼地冲到书房那边找四爷去告状,才将四爷引过来的,而是按照他之前得到的小道消息,抱着赌一把的想法,领着胡太医从演武场那边绕了一圈,也是赶巧了,四爷正和弘晖、弘轩几个小阿哥和府里教习拳脚功夫的师傅练功,瞧见赵德柱领着胡太医匆匆经过,以为是尔芙有哪里不舒服,便一块过来了。  媚儿正抱着个痰盂在次间的罗汉床上瘫着,一副要将肺都吐出来的样子。  “这是怎么回事?”四爷有轻微洁癖,单单是坐在堂屋听见遮挡着屏风的次间里的动静,便已经觉得胃里不舒服,他忙转移注意力地将目光落在下首众女身上,看似很是随意的问道。  “这女人怀孕时候就是这样,吃到不顺口的东西就会呕吐,闻到某些...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