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抗日小山传奇

抗日小山传奇
更新时间:2019-12-13
他的娘亲信佛,告诉他休伤物命,可是,他发现杀死日本鬼子就是给更多的中国人放生,于是他走上了抗日征程。    他从北方大山而来,一路厮杀,灭追敌于长城之巅,携伪满洲国皇帝玉玺千里入京;他是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旁听生;他在南京保卫战中浴血突围,在滚滚长江中炸了鬼子的汽艇;血战台儿庄,无意中担当了扑火队员的竟是他这个后勤运输兵……他亲民却不喜党派之争,他,霍小山,就是为抗日所生!    这是一个看了好多年书的老书虫的作品,最神最吸引人最铁血最现实抑或最搞笑的吗?是,也都不是,我要写一部用老书虫的眼光看来最好看的抗日小说,这就是这部作品的自我定位。QQ群514605904  “吼”一声兽吼突然从旁边的...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抗战烽火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老哲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老哲新书《抗联薪火传》发布了,欢迎围观!更新时间:2019-12-13

  “吼”一声兽吼突然从旁边的树林中传出,一只霍小山从没有见过的怪兽跃到了这刚才还在追逐的一干****面前。  这怪兽看上去形状如人,竟是一头雪猿,四肢颀长,通身上下长着雪白的长毛,两个鼻孔朝天,最邪异的是那双眼睛竟是通红如血。  那雪猿两膝微弯,两臂下垂,那爪子细长尖利竟也似那铁棘藜一样闪着金属般的光泽。  “吼”雪猿又是一声怒吼,从那朝天鼻里喷出两股白色的哈气,一跃而起径直冲入那马鹿群里,那马鹿个个吓得已是抖如筛糠,竟挪不了步,利爪划过唯有等死,眨眼间便有几头马鹿颈部血箭射出,倒在了那雪地之上。  或许那马鹿的血腥味激起了群狼的嗜血之力,但听狼群之中一头明显比别的狼高出许多的公狼一声嗥叫,群狼终于鼓起勇气返身便逃。  雪猿更是大怒,又是一跃冲入狼群,一爪下去将一头狼戳翻在地。  这时却听一声嗥叫,却是那头狼去而复返,高高跃起,张着大嘴向这雪猿迎头扑下,那雪猿一低身不退反进,竟是到了那狼的下方,利爪向上径直插入那头狼的腹部,顺着那狼的前冲之势,竟直接将那狼来了个大开膛,一时间那狼的心肝肠肚肺流了一地,场面甚是血腥。  见此情景,霍小山暗自心惊,便想到了老把头所说的天坑里那长毛怪,定是此兽,看来此兽嗜血,竟不分狼鹿,是肉便要通吃!  可就在此时,那头没心没肺的小狍子竟也转头欲向林中跑去,想来这小狍子正如那人类里的天真烂漫的儿童,竟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反而比那些成年的站在那里等死的马鹿要强上许多。  不料那小狍子刚动却已被雪猿回头瞥见,又是一声吼叫,便向那小狍子扑去。霍小山来这天坑已近半月,和那小狍子朝夕相处,早已当成自己的伙伴,如何肯让它受到伤害。  将那飞翼弩向上一端,冲着那雪猿便按下卡簧,但听铮的一声,一道乌光直奔那怪兽而去。  那雪猿抬头一惊,与霍小***就距离就近飞翼弩射速又是奇快,瞬间被霍小山做成箭矢用的荆条便已近了雪猿的面门,仓猝间雪猿挥爪一拨,但听“铮”地一声,竟将那荆条拨到地上。  箭爪相碰,竟是迸出了一溜火星,可见二者之坚硬如铁。  雪猿大怒,弃了小狍子,一跃便向霍小山扑来。  霍小山一按卡簧,又是一支荆条冲着雪猿扑面而去,那雪猿知道厉害,探爪又拨,拨落了那荆条,前扑之势也被阻住,身体落到地上。  就在这时,霍小山射出了第三支荆条,那雪猿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却再也来不及挡了,只来得及将身一扭,那荆条正穿进它的左肩。  “吼”雪猿愤怒至极,这雪猿在天坑当着霸主早有时日,每日必在这热泉中洗泡,更是将这热泉汇聚成的小湖当成了自己的领地,没成想今日却遇到了克星,激起了凶性,竟不管自己的伤势,往前一扑,双爪舞动,整个身子向霍小山压来。  霍小山脚下尚绑着滑雪板,却不敢移动躲闪。  练武之人讲的那都是脚生跟的,这才要从小扎马步,生了跟才能或防守或反击,这脚下无根是没法和敌人斗的。  眼见雪猿那两只还带着众兽血滴的爪子向自己抓来,霍小山不退反进,一低身...

更新时间:2019-12-13

   “吼”一声兽吼突然从旁边的树林中传出,一只霍小山从没有见过的怪兽跃到了这刚才还在追逐的一干****面前。  这怪兽看上去形状如人,竟是一头雪猿,四肢颀长,通身上下长着雪白的长毛,两个鼻孔朝天,最邪异的是那双眼睛竟是通红如血。  那雪猿两膝微弯,两臂下垂,那爪子细长尖利竟也似那铁棘藜一样闪着金属般的光泽。  “吼”雪猿又是一声怒吼,从那朝天鼻里喷出两股白色的哈气,一跃而起径直冲入那马鹿群里,那马鹿个个吓得已是抖如筛糠,竟挪不了步,利爪划过唯有等死,眨眼间便有几头马鹿颈部血箭射出,倒在了那雪地之上。  或许那马鹿的血腥味激起了群狼的嗜血之力,但听狼群之中一头明显比别的狼高出许多的公狼一声嗥叫,群狼终于鼓起勇气返身便逃。  雪猿更是大怒,又是一跃冲入狼群,一爪下去将一头狼戳翻在地。  这时却听一声嗥叫,却是那头狼去而复返,高高跃起,张着大嘴向这雪猿迎头扑下,那雪猿一低身不退反进,竟是到了那狼的下方,利爪向上径直插入那头狼的腹部,顺着那狼的前冲之势,竟直接将那狼来了个大开膛,一时间那狼的心肝肠肚肺流了一地,场面甚是血腥。  见此情景,霍小山暗自心惊,便想到了老把头所说的天坑里那长毛怪,定是此兽,看来此兽嗜血,竟不分狼鹿,是肉便要通吃!  可就在此时,那头没心没肺的小狍子竟也转头欲向林中跑去,想来这小狍子正如那人类里的天真烂漫的儿童,竟不知道恐惧为何物,反而比那些成年的站在那里等死的马鹿要强上许多。  不料那小狍子刚动却已被雪猿回头瞥见,又是一声吼叫,便向那小狍子扑去。霍小山来这天坑已近半月,和那小狍子朝夕相处,早已当成自己的伙伴,如何肯让它受到伤害。  将那飞翼弩向上一端,冲着那雪猿便按下卡簧,但听铮的一声,一道乌光直奔那怪兽而去。  那雪猿抬头一惊,与霍小***就距离就近飞翼弩射速又是奇快,瞬间被霍小山做成箭矢用的荆条便已近了雪猿的面门,仓猝间雪猿挥爪一拨,但听“铮”地一声,竟将那荆条拨到地上。  箭爪相碰,竟是迸出了一溜火星,可见二者之坚硬如铁。  雪猿大怒,弃了小狍子,一跃便向霍小山扑来。  霍小山一按卡簧,又是一支荆条冲着雪猿扑面而去,那雪猿知道厉害,探爪又拨,拨落了那荆条,前扑之势也被阻住,身体落到地上。  就在这时,霍小山射出了第三支荆条,那雪猿正是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际,却再也来不及挡了,只来得及将身一扭,那荆条正穿进它的左肩。  “吼”雪猿愤怒至极,这雪猿在天坑当着霸主早有时日,每日必在这热泉中洗泡,更是将这热泉汇聚成的小湖当成了自己的领地,没成想今日却遇到了克星,激起了凶性,竟不管自己的伤势,往前一扑,双爪舞动,整个身子向霍小山压来。  霍小山脚下尚绑着滑雪板,却不敢移动躲闪。  练武之人讲的那都是脚生跟的,这才要从小扎马步,生了跟才能或防守或反击,这脚下无根是没法和敌人斗的。  眼见雪猿那两只还带着众兽血滴的爪子向自己抓来,霍小山不退反进,一低身。。。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