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不守妇道:婚外遇

不守妇道:婚外遇
更新时间:2020-01-28
男人总想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他,韩越,是她的丈夫,当她知道他有外遇时,让她想要报复。可当行动时,她才发现,自己只是在犯另一个错误。所谓爱情,原来也就是这么回事。...  进了门,任启已坐在了单人皮革座椅上,他抬了抬下巴,“把门关上。”  苏颖的第一反应,是看百叶窗。  确认外面的视线可以毫无阻隔地射进来,她放心地关上了门。  “过来,坐。”  苏颖在距离他办公室一米之遥的地方站定了,“领导,我知道你是要跟我谈什么,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任启双手交叠成人型,自然地搭在办公桌上,看着她戒备的小脸,勾起唇角笑道,“你至于这么怕我?工作都不要了!就算想吃你,我也还没开始行动呢。”  苏颖暗抽...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现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独孤卫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339章更新时间:2020-01-28

  进了门,任启已坐在了单人皮革座椅上,他抬了抬下巴,“把门关上。”  苏颖的第一反应,是看百叶窗。  确认外面的视线可以毫无阻隔地射进来,她放心地关上了门。  “过来,坐。”  苏颖在距离他办公室一米之遥的地方站定了,“领导,我知道你是要跟我谈什么,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任启双手交叠成人型,自然地搭在办公桌上,看着她戒备的小脸,勾起唇角笑道,“你至于这么怕我?工作都不要了!就算想吃你,我也还没开始行动呢。”  苏颖暗抽一口凉气,“领导,这种玩笑没意思,而且,我也不是因为你辞职。”  “哦?那就是因为小徐了?你俩行啊,形影不离,你说当初,你怎么不这么对我呢?呵,还是因为人家年轻啊,持久力好,是不是?”  关上房门,任启说话越来越离谱。  苏颖无力地看了眼天花板,“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出去了。”  “你给我等等!”  任启说着,人已站了起来。  无形的压力瞬间袭来,苏颖不由地退了一小步。  再一看,原来任启只是去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新的香烟,而后,又坐了回去。  点燃后,任启指指对面的位子,“坐,工作你总要交接吧,坐,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耐着性子,苏颖坐到了他的对面,抬眼看着他开始翻弄桌上的文件,目光扫视间,发现他的手背上,竟有一条一寸长的疤痕,像是被利刃砍过又缝上的痕迹。  记得以前……没有的。  “在看这个?”任启察觉了她的视线,干脆地将手背举到她的面前,“呵,刚到西北时的见面礼,那地方的***挺野蛮。”  什么意思?抢劫?  苏颖没吭声,对他也毫不同情。  这都是他自己酿的果,要不是他弄大杨乐乐的肚子……  算了,往事不提也罢。  在苏颖的眼里,任启看到了不屑,他冷笑了声,“想要在未开化的地方拓展市场,真的不容易,你要拿出流氓的脾性,来跟那帮子人拼酒、拼豪气,而且,说话一定要俗!嗳,说真的,在床上,小徐他真就这么行吗?瞧把你的小脖子都给吸紫了!”  如同任启所说,他现在说话是够俗了。  苏颖默默看着他,深深鄙视。  任启不以为然,带着几分痞气地吸着烟,“你这种眼神,我见得多了,比你露骨的都有。嗳,我说,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在西北这么久,我也存了不少,什么时候,都送个你?”  苏颖被他的话搞得有几分莫名其妙,瞧着他越来越坏的笑容,才惊觉他所存的东西,竟是***液。  她双手搭着桌子霍然站起,想要离去,管他什么交接,再呆下去,她不敢保证要拿他桌面上的水杯泼向他的脸。  可任启眼明手快,在她转身前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低声命令,“坐下。”  苏颖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往死里按着。  “我说坐下!”  怕惊动外面,也不知道这一举动有没有人看见,苏颖冷冷地盯着他,妥协了,“你松手!”  任启勾唇,露出胜利的微笑,“苏颖,你还没走呢,离职申请表上,需要我签名的。”  本来,苏颖想着好聚好散,不跟他交恶,从此彻底划清界限,可如今他都快骑到她头上了!  理智抛...

更新时间:2020-01-28

   进了门,任启已坐在了单人皮革座椅上,他抬了抬下巴,“把门关上。”  苏颖的第一反应,是看百叶窗。  确认外面的视线可以毫无阻隔地射进来,她放心地关上了门。  “过来,坐。”  苏颖在距离他办公室一米之遥的地方站定了,“领导,我知道你是要跟我谈什么,我已经决定辞职了。”  任启双手交叠成人型,自然地搭在办公桌上,看着她戒备的小脸,勾起唇角笑道,“你至于这么怕我?工作都不要了!就算想吃你,我也还没开始行动呢。”  苏颖暗抽一口凉气,“领导,这种玩笑没意思,而且,我也不是因为你辞职。”  “哦?那就是因为小徐了?你俩行啊,形影不离,你说当初,你怎么不这么对我呢?呵,还是因为人家年轻啊,持久力好,是不是?”  关上房门,任启说话越来越离谱。  苏颖无力地看了眼天花板,“没什么别的事的话,我出去了。”  “你给我等等!”  任启说着,人已站了起来。  无形的压力瞬间袭来,苏颖不由地退了一小步。  再一看,原来任启只是去旁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条新的香烟,而后,又坐了回去。  点燃后,任启指指对面的位子,“坐,工作你总要交接吧,坐,别让我再说第三遍。”  耐着性子,苏颖坐到了他的对面,抬眼看着他开始翻弄桌上的文件,目光扫视间,发现他的手背上,竟有一条一寸长的疤痕,像是被利刃砍过又缝上的痕迹。  记得以前……没有的。  “在看这个?”任启察觉了她的视线,干脆地将手背举到她的面前,“呵,刚到西北时的见面礼,那地方的***挺野蛮。”  什么意思?抢劫?  苏颖没吭声,对他也毫不同情。  这都是他自己酿的果,要不是他弄大杨乐乐的肚子……  算了,往事不提也罢。  在苏颖的眼里,任启看到了不屑,他冷笑了声,“想要在未开化的地方拓展市场,真的不容易,你要拿出流氓的脾性,来跟那帮子人拼酒、拼豪气,而且,说话一定要俗!嗳,说真的,在床上,小徐他真就这么行吗?瞧把你的小脖子都给吸紫了!”  如同任启所说,他现在说话是够俗了。  苏颖默默看着他,深深鄙视。  任启不以为然,带着几分痞气地吸着烟,“你这种眼神,我见得多了,比你露骨的都有。嗳,我说,刚刚的问题,你还没回答我呢,在西北这么久,我也存了不少,什么时候,都送个你?”  苏颖被他的话搞得有几分莫名其妙,瞧着他越来越坏的笑容,才惊觉他所存的东西,竟是***液。  她双手搭着桌子霍然站起,想要离去,管他什么交接,再呆下去,她不敢保证要拿他桌面上的水杯泼向他的脸。  可任启眼明手快,在她转身前伸手按住了她的手,低声命令,“坐下。”  苏颖想抽回自己的手,却被他往死里按着。  “我说坐下!”  怕惊动外面,也不知道这一举动有没有人看见,苏颖冷冷地盯着他,妥协了,“你松手!”  任启勾唇,露出胜利的微笑,“苏颖,你还没走呢,离职申请表上,需要我签名的。”  本来,苏颖想着好聚好散,不跟他交恶,从此彻底划清界限,可如今他都快骑到她头上了!  理智抛...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