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盗墓笔记

盗墓笔记
更新时间:2019-08-23
50年前由长沙土夫子(盗墓贼)出土的战国帛书,记载了一个奇特战国古墓的位置,50年后,其中一个土夫子的孙子在他的笔记中发现这个秘密,纠集了一批经验丰富的盗墓贼前去寻宝,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古墓竟然有着这么多诡异的事情:七星疑棺,青眼狐尸,九头蛇柏。这神秘的墓主人到底是谁,他们到底能不能找到真正的棺椁?故事悬念重重,情节跌荡,值得一看。听到这蛇说话,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懵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就定在那里,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鸡冠蛇的邪xìng我是早就有准备了,但是,它们再聪明,也不可能会说人话啊,当时刚才那话清晰无比,我绝对不可能听错――我随即就感觉我肯定是幻听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灵异惊悚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南派三叔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后记》下更新时间:2019-08-23

10分六合 听到这蛇说话,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懵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就定在那里,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鸡冠蛇的邪xìng我是早就有准备了,但是,它们再聪明,也不可能会说人话啊,当时刚才那话清晰无比,我绝对不可能听错――我随即就感觉我肯定是幻听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显然是我的神经太紧张了,出现了错乱,我咬牙就继续往下潜去。那蛇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看我往下沉,忽然扭了一下脖子,好像在打量我,然后一下就俯了下来,挂到了我的面前,鸡冠一抖,又发出一声:“小三爷?”这一次更加的清晰,而且那动作太像一个人在和我说话了,我的冷汗不停地出来,一下不敢动了,心说他娘的,这次真碰上蛇jīng了,真的是蛇在说话!我的脑子几乎是完全混乱,无数的念头在一秒内涌了上来,这是条神蛇?过了人语六级,研究生毕业的蛇?这鸡冠蛇他娘难道真的有人xìng,或者这干脆已经是有思维的蛇了?那一刹那间,我忽然想起我们现在是西王母的势力范围,靠那在古代这里就是仙境……蛇说话也不稀奇。那蛇看着我表情变化,大约也是十分的感兴趣,又转了一下头,抖了一下鸡冠,道:“小三爷?”这一下我是有心里准备的,所以听的比前两声清楚,一听,我忽然就意识到哪里不对,咦,这蛇说话怎么带着长沙口音?难道,这是一条祖籍长沙的鸡冠蛇,到西王母国来支援西部建设?那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非常离谱的念头,我突然想问它:“你是不是湖南卫视派来的?”但是随即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冷汗就下来了,逐渐就意识到了怎么回事情。如果是这蛇真有过人的灵xìng,那它会说的也应该是西王母国当时的语言,但是这蛇现在说的竟然是普通话,而且是带长沙口音的,这显然太不寻常,普通话是50年代才开始推广的,长沙味的普通话更是70年代出身的人用的,这完全是现代的东西,这蛇就算有超人的智慧,他也不应该说出这种口音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xìng了,如果它不是在“说话”,那它必然是在“学话”,这蛇竟然和鹦鹉一样,学人说话!我立即就冷静了下来,这肯定是这样,想象一路听到的声音,都只是在叫“小三爷?”,没有第二句了,而且连语气都一样,显然这不是有意识的行为。这长沙口音的普通话,就是潘子的口音,而潘子就是喜欢“小三爷”、“小三爷”的叫我,这三个字他重复的最多,这蛇肯定一直跟着我们,所以就学会了。不过,鹦鹉学会说话是人的训练,这蛇学我们说话就很怪了,这显然不会是单纯的好玩,它学这声音必然是有理由的。想到这里我的冷汗就直冒,想到了响尾蛇,这种蛇是通过模仿水流的声音来吸引猎物,这蛇说话,难道也是同样的目的?一想狗rì的,老子正不是给它吸引过来的,他娘的,这一次竟然上了蛇的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那蛇打量着我,血红sè三角的蛇头几乎离我的鼻子就一个巴掌的距离,我几乎能闻到到它身上一种辛辣的腥味,这些念头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我就没法继续思考了,心说不管怎样,我面前还是一条剧毒蛇。我缓缓地向后靠,想尽。。。

更新时间:2019-08-23

 听到这蛇说话,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就懵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就定在那里,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鸡冠蛇的邪xìng我是早就有准备了,但是,它们再聪明,也不可能会说人话啊,当时刚才那话清晰无比,我绝对不可能听错――我随即就感觉我肯定是幻听了,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显然是我的神经太紧张了,出现了错乱,我咬牙就继续往下潜去。那蛇居高临下地看着我,看我往下沉,忽然扭了一下脖子,好像在打量我,然后一下就俯了下来,挂到了我的面前,鸡冠一抖,又发出一声:“小三爷?”这一次更加的清晰,而且那动作太像一个人在和我说话了,我的冷汗不停地出来,一下不敢动了,心说他娘的,这次真碰上蛇jīng了,真的是蛇在说话!我的脑子几乎是完全混乱,无数的念头在一秒内涌了上来,这是条神蛇?过了人语六级,研究生毕业的蛇?这鸡冠蛇他娘难道真的有人xìng,或者这干脆已经是有思维的蛇了?那一刹那间,我忽然想起我们现在是西王母的势力范围,靠那在古代这里就是仙境……蛇说话也不稀奇。那蛇看着我表情变化,大约也是十分的感兴趣,又转了一下头,抖了一下鸡冠,道:“小三爷?”这一下我是有心里准备的,所以听的比前两声清楚,一听,我忽然就意识到哪里不对,咦,这蛇说话怎么带着长沙口音?难道,这是一条祖籍长沙的鸡冠蛇,到西王母国来支援西部建设?那一刹那我脑子里闪过一个非常离谱的念头,我突然想问它:“你是不是湖南卫视派来的?”但是随即我脑子里灵光一闪,冷汗就下来了,逐渐就意识到了怎么回事情。如果是这蛇真有过人的灵xìng,那它会说的也应该是西王母国当时的语言,但是这蛇现在说的竟然是普通话,而且是带长沙口音的,这显然太不寻常,普通话是50年代才开始推广的,长沙味的普通话更是70年代出身的人用的,这完全是现代的东西,这蛇就算有超人的智慧,他也不应该说出这种口音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xìng了,如果它不是在“说话”,那它必然是在“学话”,这蛇竟然和鹦鹉一样,学人说话!我立即就冷静了下来,这肯定是这样,想象一路听到的声音,都只是在叫“小三爷?”,没有第二句了,而且连语气都一样,显然这不是有意识的行为。这长沙口音的普通话,就是潘子的口音,而潘子就是喜欢“小三爷”、“小三爷”的叫我,这三个字他重复的最多,这蛇肯定一直跟着我们,所以就学会了。不过,鹦鹉学会说话是人的训练,这蛇学我们说话就很怪了,这显然不会是单纯的好玩,它学这声音必然是有理由的。想到这里我的冷汗就直冒,想到了响尾蛇,这种蛇是通过模仿水流的声音来吸引猎物,这蛇说话,难道也是同样的目的?一想狗rì的,老子正不是给它吸引过来的,他娘的,这一次竟然上了蛇的当,真是丢人丢到家了。那蛇打量着我,血红sè三角的蛇头几乎离我的鼻子就一个巴掌的距离,我几乎能闻到到它身上一种辛辣的腥味,这些念头在我脑子里一闪而过,我就没法继续思考了,心说不管怎样,我面前还是一条剧毒蛇。我缓缓地向后靠,想尽...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