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剑来
更新时间:2019-11-19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陈平安,唯有一剑,可搬山,倒海,降妖,镇魔,敕神,摘星,断江,摧城,开天!  (章节名借自圈子的读者。)  白袍少年身陷包围,不退反进,数拳之后,已经打得那位同伴毫无还手之力。  这让所有参与围猎一事的家伙,都难免心中惴惴。  若非壮汉出声提醒,北边的那名阵师可能就要当场暴毙。  在为众人打造一座搬山倒水阵法的老人,当时正蹲在地上,布置数杆土黄色的小旗,哪怕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他仍是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在胸口,击碎一张隐蔽的昂贵替身符,于是他与一名少年弟子的所处位置,瞬间颠倒转换。  刹那之间,一把虚实难测的飞剑从天而降,如筷子插水,牵扯出阵阵涟漪,速度极快。  一脸茫然的少...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东方玄幻
  • 授权状态:没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烽火戏诸侯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六百六十九章 今天明天后天更新时间:2019-11-19

  (章节名借自圈子的读者。)  白袍少年身陷包围,不退反进,数拳之后,已经打得那位同伴毫无还手之力。  这让所有参与围猎一事的家伙,都难免心中惴惴。  若非壮汉出声提醒,北边的那名阵师可能就要当场暴毙。  在为众人打造一座搬山倒水阵法的老人,当时正蹲在地上,布置数杆土黄色的小旗,哪怕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他仍是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在胸口,击碎一张隐蔽的昂贵替身符,于是他与一名少年弟子的所处位置,瞬间颠倒转换。  刹那之间,一把虚实难测的飞剑从天而降,如筷子插水,牵扯出阵阵涟漪,速度极快。  一脸茫然的少年被巨大飞剑当场劈开,从头颅到腰部,一分为二,两片尸身倒地,肠肚流淌,惨绝人寰。  远比寻常剑客佩剑要巨大的飞剑,没入土地,一闪而逝,飞剑入地,地面没有丝毫变化。  是一把剑修的本命飞剑无疑。  下一刻,阵师又伸手拍掌在心口处,似乎又用上了替身符,打定主意要舍了第二位嫡传弟子的性命,来保证自己的安危。  只是这一次,先前措手不及的邪道修士,有了回旋余地,没有袖手旁观,遥遥站在远处,可是已经掏出一只刻满符文的漆黑小陶罐,默念口诀,轻轻晃荡数下,一股阴森黑烟冲天而起,离开陶罐之后,分出三股,分别去往阵师、少女和立于高枝之上御剑的陆台。  飞剑再次凭空出现,依然是当头斩落。  但是并非直指掌拍符箓的阵师,而是那个满脸惊骇的少女。  由无数头阴物鬼魅汇聚的滚滚黑烟,遮蔽在了少女头顶,如同为她撑起一把雨伞。  可是巨大飞剑实在太过,势如破竹,迅猛破开了黑烟屏障,仍是一剑将少女从头到尾劈开。  豆蔻少女,就此夭折在大道之上。  辛苦求长生,到头来反而没能活过二十岁。  一手扶住大树主干的陆台脸色不太好看。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那名阵师竟然没有真正使用替身符,第二次拍打胸口,只是虚晃一枪,诱使他剑尖指向少女。  棋输一着的陆台,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山上修行,一来蠢笨之人,根本没资格跨过那道山门门槛,二来性情再鲁钝的人,就算一大把年月全部活在了狗身上,可几十年几百年下来,就真是一条狗,也该成精了。  所以没谁是省油的灯。  那把本命飞剑虽然巨大,可是速度之快,匪夷所思,陆台就站在原地,任由那道黑烟汹涌扑杀而至,飞剑斩杀少女之后,转瞬之间就来到主人陆台身前,将那道充满怨气、哀嚎、狰狞面孔的黑烟给搅烂。  邪道修士不断摇晃掌心陶罐,阴恻恻笑道:“敢坏我阴物,倒要看你还有几两灵气可以挥霍!”  一道道黑烟从陶罐飞出,像是在他手心开了一朵黑色的硕大花朵。  阵师实在怕极了那个家伙再给自己来一剑,不得已,掏出一大把雪白珠子,挥袖洒出,数十颗珠子在他四周悬停,三才,四象,七星,八卦,九宫,数目不等的珠子悬停位置极有讲究,打造出一座座护身阵法,结阵之后,光芒璀璨,将年老阵师映照得无比光明伟岸。  只是如此一来,先前的布阵就要耽搁了,要延误不少时间。  那邪道修士知道三言两语,说服不了这名。。。

更新时间:2019-11-19

   (章节名借自圈子的读者。)  白袍少年身陷包围,不退反进,数拳之后,已经打得那位同伴毫无还手之力。  这让所有参与围猎一事的家伙,都难免心中惴惴。  若非壮汉出声提醒,北边的那名阵师可能就要当场暴毙。  在为众人打造一座搬山倒水阵法的老人,当时正蹲在地上,布置数杆土黄色的小旗,哪怕没有察觉到丝毫异样,他仍是毫不犹豫地一掌拍在胸口,击碎一张隐蔽的昂贵替身符,于是他与一名少年弟子的所处位置,瞬间颠倒转换。  刹那之间,一把虚实难测的飞剑从天而降,如筷子插水,牵扯出阵阵涟漪,速度极快。  一脸茫然的少年被巨大飞剑当场劈开,从头颅到腰部,一分为二,两片尸身倒地,肠肚流淌,惨绝人寰。  远比寻常剑客佩剑要巨大的飞剑,没入土地,一闪而逝,飞剑入地,地面没有丝毫变化。  是一把剑修的本命飞剑无疑。  下一刻,阵师又伸手拍掌在心口处,似乎又用上了替身符,打定主意要舍了第二位嫡传弟子的性命,来保证自己的安危。  只是这一次,先前措手不及的邪道修士,有了回旋余地,没有袖手旁观,遥遥站在远处,可是已经掏出一只刻满符文的漆黑小陶罐,默念口诀,轻轻晃荡数下,一股阴森黑烟冲天而起,离开陶罐之后,分出三股,分别去往阵师、少女和立于高枝之上御剑的陆台。  飞剑再次凭空出现,依然是当头斩落。  但是并非直指掌拍符箓的阵师,而是那个满脸惊骇的少女。  由无数头阴物鬼魅汇聚的滚滚黑烟,遮蔽在了少女头顶,如同为她撑起一把雨伞。  可是巨大飞剑实在太过,势如破竹,迅猛破开了黑烟屏障,仍是一剑将少女从头到尾劈开。  豆蔻少女,就此夭折在大道之上。  辛苦求长生,到头来反而没能活过二十岁。  一手扶住大树主干的陆台脸色不太好看。  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那名阵师竟然没有真正使用替身符,第二次拍打胸口,只是虚晃一枪,诱使他剑尖指向少女。  棋输一着的陆台,倒也没有气急败坏,山上修行,一来蠢笨之人,根本没资格跨过那道山门门槛,二来性情再鲁钝的人,就算一大把年月全部活在了狗身上,可几十年几百年下来,就真是一条狗,也该成精了。  所以没谁是省油的灯。  那把本命飞剑虽然巨大,可是速度之快,匪夷所思,陆台就站在原地,任由那道黑烟汹涌扑杀而至,飞剑斩杀少女之后,转瞬之间就来到主人陆台身前,将那道充满怨气、哀嚎、狰狞面孔的黑烟给搅烂。  邪道修士不断摇晃掌心陶罐,阴恻恻笑道:“敢坏我阴物,倒要看你还有几两灵气可以挥霍!”  一道道黑烟从陶罐飞出,像是在他手心开了一朵黑色的硕大花朵。  阵师实在怕极了那个家伙再给自己来一剑,不得已,掏出一大把雪白珠子,挥袖洒出,数十颗珠子在他四周悬停,三才,四象,七星,八卦,九宫,数目不等的珠子悬停位置极有讲究,打造出一座座护身阵法,结阵之后,光芒璀璨,将年老阵师映照得无比光明伟岸。  只是如此一来,先前的布阵就要耽搁了,要延误不少时间。  那邪道修士知道三言两语,说服不了这名...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