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三嫁难为

三嫁难为
更新时间:2019-08-25
薛汲颜嫁了三次,结果还是个处女。  第一次,对方逃婚。  第二次,花轿还未过门,夫君便一命呜呼。  第三次披上嫁衣,薛汲颜谈定地想:这次一定还会出幺蛾子。  果然,这一次,她死了。        再次挣开眼,她重生了,回到了初次定亲的前一年。她哭天捶地——这婚结的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不行,她要改变!她要改变!她要改变!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本文架空历史,一锅乱炖,请诸位看官切勿考究。   温亲王下了马车,默默地往花园走去,管家知晓王爷正在思考,便没有跟上去。谢悦看了一眼温亲王的背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蓝纹道:“娘娘,王爷今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娘娘要不要炖一盅...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女生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幽幽筠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131章 番外四更新时间:2019-08-25

  温亲王下了马车,默默地往花园走去,管家知晓王爷正在思考,便没有跟上去。谢悦看了一眼温亲王的背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蓝纹道:“娘娘,王爷今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娘娘要不要炖一盅汤给王爷送去。”  若是在平时,谢悦都会拒绝的。但这一次,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王爷一般喜欢喝什么汤?”  蓝纹一看有戏,忙说道:“听管家说,王爷平时喝得最多的是茯苓龙骨汤。”  谢悦点头道:“去炖一盅来罢。”  温亲王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谢悦招待谢愉和薛汲颜的茶花小园,茶花被人管照得很好,一朵赛一朵地娇艳。他走到薛汲颜原来的位置坐下,手指一下一下点着石桌。犬戎一行人这一次来和谈,好像太好说话了一些。比试输了,莎琳公主被拒绝,申玖公子只是被劝了几句,送了几个美女,就作罢了。  似乎不大对劲,他们要么是十分迫切地要促成这一次和谈,要么就是主要目的不在此。  “王爷。”  温亲王缓缓抬头,谢悦捧着托盘,有些不好意思道:“王爷,夜里风凉,喝一盅汤暖暖身子罢。”  她已经洗浴过了,散发着清新的水气。一头乌发松松地挽了一根紫玉簪。温亲王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转到了身上。谢悦往下看了看,她换了一身浅紫绣白梅的褙子,白梅从她的腰身蜿蜒而上,在胸襟前盛开。  “过来罢。”温亲王道。  她走过去,将汤放在他面前道:“熬得是茯苓龙骨汤,您,啊--”  温亲王毫无预兆地拉过她的手腕,她跌坐在他的怀里。他们呼吸相闻,从来没有靠得那么近。谢悦有些慌乱,撑了一下,又被温亲王拉回了怀里。  “王,王爷。”  温亲王收紧了手臂:“王妃今年十八了罢。”  谢悦的声音有些颤:“是,臣妾嫁过来三年了。”  “三年,那么长了啊。”温亲王喃喃道:“你今日来,是做好准备了罢。”  谢悦脑子一翁,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白梅上,似深还浅。温亲王倾下身子,道:“王妃,你的心,跳得好快,是为我而跳么?”  温雅的眉眼就在她眼前,每一寸,都与他往日的样子不同,她似乎,今日才开始正视他。  他黝黑的眼睛凝视着她,好像要在她脸上找出什么来。她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目光,道:“王爷,你放妾身起来罢。妾身,唔--”  唇被堵住了,这感觉陌生得厉害。谢悦睁大了眼睛看他,他却紧紧闭着眼,眉头皱着,有一种强硬中的脆弱。谢悦忽然想起他的身世,他的一辈子,可曾有过什么真实想要的东西?温亲王的身子越来越热,像是把谢悦身上的力气都蒸掉了,谢悦心头一软,双臂如藤蔓一般缠上了身前人的后背。  驿站中,申玖王子着驿站长安顿好了几位美女,正想着先去找哪个,身边多罗一直跟着他进了屋子,气愤道:“大容欺人太甚!依我看,和谈也别签了,我们这就回犬戎去!”  申玖王子施施然坐下了,道:“我们犬戎与青铜军打了几十年,你可有致胜的办法?”  “这,”齐耶道:“总比在这里受窝囊气好。”  申玖王子笑了笑道:“也不是没有收获,得了一个和亲公主和一笔规模颇大的嫁妆。”  齐耶喘了口气,道:“王...

更新时间:2019-08-25

   温亲王下了马车,默默地往花园走去,管家知晓王爷正在思考,便没有跟上去。谢悦看了一眼温亲王的背影,往自己的院子里去。  蓝纹道:“娘娘,王爷今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娘娘要不要炖一盅汤给王爷送去。”  若是在平时,谢悦都会拒绝的。但这一次,她鬼使神差地问了一句:“王爷一般喜欢喝什么汤?”  蓝纹一看有戏,忙说道:“听管家说,王爷平时喝得最多的是茯苓龙骨汤。”  谢悦点头道:“去炖一盅来罢。”  温亲王不知不觉地走到了谢悦招待谢愉和薛汲颜的茶花小园,茶花被人管照得很好,一朵赛一朵地娇艳。他走到薛汲颜原来的位置坐下,手指一下一下点着石桌。犬戎一行人这一次来和谈,好像太好说话了一些。比试输了,莎琳公主被拒绝,申玖公子只是被劝了几句,送了几个美女,就作罢了。  似乎不大对劲,他们要么是十分迫切地要促成这一次和谈,要么就是主要目的不在此。  “王爷。”  温亲王缓缓抬头,谢悦捧着托盘,有些不好意思道:“王爷,夜里风凉,喝一盅汤暖暖身子罢。”  她已经洗浴过了,散发着清新的水气。一头乌发松松地挽了一根紫玉簪。温亲王的目光,从她的脸上,转到了身上。谢悦往下看了看,她换了一身浅紫绣白梅的褙子,白梅从她的腰身蜿蜒而上,在胸襟前盛开。  “过来罢。”温亲王道。  她走过去,将汤放在他面前道:“熬得是茯苓龙骨汤,您,啊--”  温亲王毫无预兆地拉过她的手腕,她跌坐在他的怀里。他们呼吸相闻,从来没有靠得那么近。谢悦有些慌乱,撑了一下,又被温亲王拉回了怀里。  “王,王爷。”  温亲王收紧了手臂:“王妃今年十八了罢。”  谢悦的声音有些颤:“是,臣妾嫁过来三年了。”  “三年,那么长了啊。”温亲王喃喃道:“你今日来,是做好准备了罢。”  谢悦脑子一翁,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白梅上,似深还浅。温亲王倾下身子,道:“王妃,你的心,跳得好快,是为我而跳么?”  温雅的眉眼就在她眼前,每一寸,都与他往日的样子不同,她似乎,今日才开始正视他。  他黝黑的眼睛凝视着她,好像要在她脸上找出什么来。她有些承受不住他的目光,道:“王爷,你放妾身起来罢。妾身,唔--”  唇被堵住了,这感觉陌生得厉害。谢悦睁大了眼睛看他,他却紧紧闭着眼,眉头皱着,有一种强硬中的脆弱。谢悦忽然想起他的身世,他的一辈子,可曾有过什么真实想要的东西?温亲王的身子越来越热,像是把谢悦身上的力气都蒸掉了,谢悦心头一软,双臂如藤蔓一般缠上了身前人的后背。  驿站中,申玖王子着驿站长安顿好了几位美女,正想着先去找哪个,身边多罗一直跟着他进了屋子,气愤道:“大容欺人太甚!依我看,和谈也别签了,我们这就回犬戎去!”  申玖王子施施然坐下了,道:“我们犬戎与青铜军打了几十年,你可有致胜的办法?”  “这,”齐耶道:“总比在这里受窝囊气好。”  申玖王子笑了笑道:“也不是没有收获,得了一个和亲公主和一笔规模颇大的嫁妆。”  齐耶喘了口气,道:“王。。。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