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二十三弦何太哀

二十三弦何太哀
更新时间:2018-03-19
《二十三弦何太哀》全集 作者:藤萍 声明:本书由10分六合(www.nusafx.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画扇——藤萍 一、何事秋风悲 "哎,你听说乔家昨晚那件怪事没有?" "啊--嘘--小声点,我也听说乔家小姐新婚之夜发了疯,把姑爷给砍死了......阿弥陀佛,我是念佛 的人,这等造孽的事怎么好端端给乔家老爷遇上了。" "亏得乔老爷吃斋念佛乐善好施那么多年,居然出了这么一个姑娘,当真是造孽哦。" "嘘......乔家的人来了。" 街边窃窃私语的人们转过身去各自依然干各自该做的活儿,面对乔府的轿子依然笑着点头...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85。0 K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藤萍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8-03-19

说话之间游子喜已经大步进了地窑仔细看着有些倾斜的屋梁。 “撞坏的。”游子喜边看边说,“古老板你用什么东西撞了这边墙壁?榫头都撞松了。” “啊……”古酱脸色惨白,怔怔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游。”何太哀含笑,“不必问了,古老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坏了这边墙壁。”抬起头来,他看不见古酱但那漫无焦点的眼神微微一笑颇让人全身不自在,“对不对?” “什么对不对?”古酱退了一步。 “就是古老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坏了墙壁。”何太哀笑得和气。 “是我挂在这里的熏肉……”古酱说了一半冷汗淋淋而下,已说不下去。 “这一撞至少也有个百来斤的力气吧?”游子喜说,“毕竟老板的地窖一半在地下,能撞松依着泥土的墙壁榫头,老板莫非挂了半只猪在地窖里养苍蝇?这五月的天气苍蝇就是多啊。” “你们……你们……”古酱的脸色发青,“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来找黄豆里那五枚指甲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何太哀的微笑一贯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古老板,你店里的酱油最近卖得好吗?” 古酱脸色青铁,僵在当场。 “姓何的瘟神,这地窖里的苍蝇还真不少,好浓的咸菜味。”石犀挥着衣袖赶苍蝇。 “当然,这地窖里收的都是咸菜。”何太哀继续微笑。 “石大人。”邵青锁从地下摸起了一把灰土,“烧过的炭灰铺在地上防潮的吧?和白骨祠洒在尸骨上的尘粉一样。” 话说到这份上,古酱大叫一声,眼睛发直恐惧的瞪着眼前一群人,“你们……你们……” “毒死白骨祠丘老汉的人是你吧?”何太哀看不见他惊恐至极的表情,“九里香的古老板。” “不可能的……你们怎么可能知道?谁也……谁看见我毒死他了?根本就是胡说八道!石大人——他开口诬陷我!”古酱连连后退,靠在了墙壁上。 “呵呵,”何太哀居然笑了,“抵赖不了的,古老板。”他拂了拂衣袖,“这件事我从头到尾说一遍给你听,如果说错了你不防纠正。” 七酱油和黄豆 “这件事大概要从猪皮张说起,”何太哀微微抬起头回忆,“从两年多前猪皮张收了个徒弟阿董,而阿董暂住的院子正巧在九里香后门对面。我听说阿董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两年多来,尊夫人每日在店里进进出出,以老板娘的端庄贤淑,想必在小伙子心里留下不错的印象。” 连石犀在内都老老实实的听着。 “而我又听说古老板是个很疼老婆的人。”何太哀把“怕老婆”拧回了原意,“想必很在乎老板娘和阿董的关系。这期间发生发生了一件事,让阿董突然想要离开建州。”他微微一笑,“临行之前他来向老板娘辞行。” 古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但没有反驳。 “而后似乎并没有遇上老板娘,他遇到了你,你把他留下来关在了这个地窖里。”何太哀又微微一笑,“我想那以后发生的事情变化得有些奇怪——古老板也许只是一时气氛或者妒忌,把阿董关在这里并没有要杀人的想法,我姑且猜测你们二人发生口角你把他打了一顿锁在了地窖里。” 古酱又不答,那算何太哀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然后你就出门去了。”...

人帮忙……” 更新时间:2018-03-19

 说话之间游子喜已经大步进了地窑仔细看着有些倾斜的屋梁。 “撞坏的。”游子喜边看边说,“古老板你用什么东西撞了这边墙壁?榫头都撞松了。” “啊……”古酱脸色惨白,怔怔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老游。”何太哀含笑,“不必问了,古老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坏了这边墙壁。”抬起头来,他看不见古酱但那漫无焦点的眼神微微一笑颇让人全身不自在,“对不对?” “什么对不对?”古酱退了一步。 “就是古老板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撞坏了墙壁。”何太哀笑得和气。 “是我挂在这里的熏肉……”古酱说了一半冷汗淋淋而下,已说不下去。 “这一撞至少也有个百来斤的力气吧?”游子喜说,“毕竟老板的地窖一半在地下,能撞松依着泥土的墙壁榫头,老板莫非挂了半只猪在地窖里养苍蝇?这五月的天气苍蝇就是多啊。” “你们……你们……”古酱的脸色发青,“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来找黄豆里那五枚指甲究竟是从哪里来的。”何太哀的微笑一贯让人觉得如沐春风,“古老板,你店里的酱油最近卖得好吗?” 古酱脸色青铁,僵在当场。 “姓何的瘟神,这地窖里的苍蝇还真不少,好浓的咸菜味。”石犀挥着衣袖赶苍蝇。 “当然,这地窖里收的都是咸菜。”何太哀继续微笑。 “石大人。”邵青锁从地下摸起了一把灰土,“烧过的炭灰铺在地上防潮的吧?和白骨祠洒在尸骨上的尘粉一样。” 话说到这份上,古酱大叫一声,眼睛发直恐惧的瞪着眼前一群人,“你们……你们……” “毒死白骨祠丘老汉的人是你吧?”何太哀看不见他惊恐至极的表情,“九里香的古老板。” “不可能的……你们怎么可能知道?谁也……谁看见我毒死他了?根本就是胡说八道!石大人——他开口诬陷我!”古酱连连后退,靠在了墙壁上。 “呵呵,”何太哀居然笑了,“抵赖不了的,古老板。”他拂了拂衣袖,“这件事我从头到尾说一遍给你听,如果说错了你不防纠正。” 七酱油和黄豆 “这件事大概要从猪皮张说起,”何太哀微微抬起头回忆,“从两年多前猪皮张收了个徒弟阿董,而阿董暂住的院子正巧在九里香后门对面。我听说阿董是个不错的小伙子,两年多来,尊夫人每日在店里进进出出,以老板娘的端庄贤淑,想必在小伙子心里留下不错的印象。” 连石犀在内都老老实实的听着。 “而我又听说古老板是个很疼老婆的人。”何太哀把“怕老婆”拧回了原意,“想必很在乎老板娘和阿董的关系。这期间发生发生了一件事,让阿董突然想要离开建州。”他微微一笑,“临行之前他来向老板娘辞行。” 古酱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但没有反驳。 “而后似乎并没有遇上老板娘,他遇到了你,你把他留下来关在了这个地窖里。”何太哀又微微一笑,“我想那以后发生的事情变化得有些奇怪——古老板也许只是一时气氛或者妒忌,把阿董关在这里并没有要杀人的想法,我姑且猜测你们二人发生口角你把他打了一顿锁在了地窖里。” 古酱又不答,那算何太哀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然后你就出门去了。”...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