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天使异闻录

天使异闻录
更新时间:2014-08-17
《天使异闻录》 作者:罗楼迦 申明:本书由10分六合(Www.nusafx.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预览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订阅购买正版. 《天使异闻录》主要登场人物  第五家族(米加勒) 云湘南——“第五家族”继承人。为了保护想要守护的人成为新一代卡俄斯,踏上了充满黑暗与诡秘的杀手的舞台。 云霸——云湘南的父亲。曾被称为“救世神探”的刑警,并因此被四大家族所重视,称之为“第五家族建立者”。在三年前的一起爆炸案中音信全无。龙骑士建立者。初代卡俄斯。 苏氏家族(萨吉尔) 苏文月——云湘南的青梅竹马,四大家族之一“苏氏”候选继承人。 苏承岳——苏...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433 K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罗楼迦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4-08-17

 啊……这个是…… 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在看到那些足以将整个大楼炸成平地的c4时,苏文月差点尖叫出来。 看来这些就是阿波罗最后的王牌了。 苏文月从布偶里掏出了瑞士军刀,就在刚才,她用这个割断了绳子。那还是云湘南送给他的,在刀柄上刻着一朵云彩。过去苏文月一直把它当钥匙环用,现在可真的排上用场了。 她曾经跟家族保镖团的人学过拆弹的一些基本要领。她的父亲是四大家族中“苏家”的主人。家里的庄园遭到别有用心者的袭击已不是什么新闻,其中不乏企图用炸弹将庄园夷为平地的。因而,在苏家的“私家军”里配备有相当专业的拆弹小组,而组长曾经上过战场,是一位退休的老军人。苏文月在小时候出于玩儿的心理跟他学习过拆弹的一些基本要领以及最常见的几种炸弹的类型。甚至还在一些模型上进行过亲身实践。 这个放置炸弹的房间是顶楼地板下的一个夹层,在夜晚光线很难照到这里。苏文月整个身体都进入到了夹层当中,将刚才进入时卸下来的木板归位,避免一丝一毫的光线漏入。她很轻松地用锥子凿开了固定炸弹外壳的回扣,一团团赤红色的电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苏文月轻轻拨开那些纷繁复杂的电线,看到了那个赤红色的正在发着光的光敏二极管。幽幽的光在黑暗中闪烁,像是一个幽灵的眼睛。 苏文月从瑞士军刀中扳出了剪刀,剪断了光敏二极管两边的电线。那个二极管不亮了。液晶显示屏却突然显示出了倒计时,还有一小时四十分,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果然,那个二极管只能感应到除自身以外的光。 她在狭小的空间当中微微活动了一下四肢,顶开了那块已经碎掉的地板,从夹层当中爬了出来。她暂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后怕,如果不将光线隔绝直接打开了盖子,大概是毁灭性的后果吧?苏文月回头看了眼那颗炸弹,尽管说这颗炸弹的结构闻所未闻,不过二级管都已经被剪掉了,估计仔细分析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拆除吧。 她抬头看了看月亮,在心中默念:云湘南,我可帮了你大忙了。你也要加油啊! “呵,”阿波罗暂时没有理会背后的那个缓缓逼近的脚步声,淡淡一笑。他面前的显示器将苏文月的所作所为显示得一清二楚。“自以为是的傻丫头。你也不想想那个二极管为何会发光吗?就算你把所有的电线都剪断这个这个炸弹还是可以爆炸的。而且那个二极管被剪断,已经没有人能够让炸弹的倒计时停止下来了。”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紧闭的门。 “外面的客人,不要偷偷摸摸的。有什么事情请进来说。”他喝了一口咖啡,以一种主人的姿态向外面的那个人发起了“邀请”,“我知道你不是云湘南,更不可能是苏文月。龙骑士就算来了也都还在四处待命,云湘南没有让他们进来。现在这栋废墟可以说是我的领地,每经过我的允许就造访这里,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我可不管你是谁,就像是在圣城里一样,格杀勿论。” “这用不着你废话。”门外传出那个人嘲讽,伴随着低低的冷笑。声音低沉,听上去像是一个男人,但像阿波罗这样身经百战的杀手若是随便听一句话就当作是...

第二章 日冕的余晖 第五节 更新时间:2014-08-17

  啊……这个是…… 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在看到那些足以将整个大楼炸成平地的c4时,苏文月差点尖叫出来。 看来这些就是阿波罗最后的王牌了。 苏文月从布偶里掏出了瑞士军刀,就在刚才,她用这个割断了绳子。那还是云湘南送给他的,在刀柄上刻着一朵云彩。过去苏文月一直把它当钥匙环用,现在可真的排上用场了。 她曾经跟家族保镖团的人学过拆弹的一些基本要领。她的父亲是四大家族中“苏家”的主人。家里的庄园遭到别有用心者的袭击已不是什么新闻,其中不乏企图用炸弹将庄园夷为平地的。因而,在苏家的“私家军”里配备有相当专业的拆弹小组,而组长曾经上过战场,是一位退休的老军人。苏文月在小时候出于玩儿的心理跟他学习过拆弹的一些基本要领以及最常见的几种炸弹的类型。甚至还在一些模型上进行过亲身实践。 这个放置炸弹的房间是顶楼地板下的一个夹层,在夜晚光线很难照到这里。苏文月整个身体都进入到了夹层当中,将刚才进入时卸下来的木板归位,避免一丝一毫的光线漏入。她很轻松地用锥子凿开了固定炸弹外壳的回扣,一团团赤红色的电线出现在了她的面前。苏文月轻轻拨开那些纷繁复杂的电线,看到了那个赤红色的正在发着光的光敏二极管。幽幽的光在黑暗中闪烁,像是一个幽灵的眼睛。 苏文月从瑞士军刀中扳出了剪刀,剪断了光敏二极管两边的电线。那个二极管不亮了。液晶显示屏却突然显示出了倒计时,还有一小时四十分,时间还是比较充裕的。果然,那个二极管只能感应到除自身以外的光。 她在狭小的空间当中微微活动了一下四肢,顶开了那块已经碎掉的地板,从夹层当中爬了出来。她暂时松了一口气,同时为刚才的事情感到后怕,如果不将光线隔绝直接打开了盖子,大概是毁灭性的后果吧?苏文月回头看了眼那颗炸弹,尽管说这颗炸弹的结构闻所未闻,不过二级管都已经被剪掉了,估计仔细分析一下应该很快就能拆除吧。 她抬头看了看月亮,在心中默念:云湘南,我可帮了你大忙了。你也要加油啊! “呵,”阿波罗暂时没有理会背后的那个缓缓逼近的脚步声,淡淡一笑。他面前的显示器将苏文月的所作所为显示得一清二楚。“自以为是的傻丫头。你也不想想那个二极管为何会发光吗?就算你把所有的电线都剪断这个这个炸弹还是可以爆炸的。而且那个二极管被剪断,已经没有人能够让炸弹的倒计时停止下来了。”他回过头,看着身后紧闭的门。 “外面的客人,不要偷偷摸摸的。有什么事情请进来说。”他喝了一口咖啡,以一种主人的姿态向外面的那个人发起了“邀请”,“我知道你不是云湘南,更不可能是苏文月。龙骑士就算来了也都还在四处待命,云湘南没有让他们进来。现在这栋废墟可以说是我的领地,每经过我的允许就造访这里,你应该知道是什么后果吧?我可不管你是谁,就像是在圣城里一样,格杀勿论。” “这用不着你废话。”门外传出那个人嘲讽,伴随着低低的冷笑。声音低沉,听上去像是一个男人,但像阿波罗这样身经百战的杀手若是随便听一句话就当作是...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