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陪嫁丫鬟:王爷我不要

陪嫁丫鬟:王爷我不要
更新时间:2019-08-25
(新作《奴后2:王的毒姬》强势来袭,亲们快去看)穿越而来,便被残暴南王无情欺辱。她只是陪嫁丫鬟,为何不能给她平凡的生活?嗜血王爷,杀人如麻,阴险成性;恐怖王府,人心叵测,暗潮汹涌。雪儿步步维艰,却不忘尊严。可她毕竟只是卑贱的丫鬟,越是反抗,换来的不过南王变本加厉的羞辱。“女人,你已经勾起本王心中最深处的渴望,今生不准你再离开!”夜夜传召,寸步不离,雪儿咬碎牙齿,流干血泪,只为了那唯一的愿望:回家…   飞儿正挺着肚子欣赏窗外即将结束的冬景,就听得柳姑跑进来,兴奋地说道:“公主,您看谁来了。”  柳姑从来都是稳稳当当的人,此时这般的激动兴奋,飞儿也隐约感到了什么。只是这感觉还没有具...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古代言情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冷小星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番外13 幸福就好更新时间:2019-08-25

  飞儿正挺着肚子欣赏窗外即将结束的冬景,就听得柳姑跑进来,兴奋地说道:“公主,您看谁来了。”  柳姑从来都是稳稳当当的人,此时这般的激动兴奋,飞儿也隐约感到了什么。只是这感觉还没有具体起来的时候,雪儿已经掀了帘子进来了。  一身雪白的狐裘,连在一起的帽子扣在头上,沿边镶着柔软的雪兔毛皮,绒绒地遮住了她乌黑的发。她这一进来,飞儿便站了起来,喊了一声母亲。  雪儿赶紧扶着她重新坐回去,只是望着女儿就喜悦。心中最牵挂的还是这唯一的女儿。而这唯一的女儿,也还像是最小的孩子一般,依偎着她。  “丫头,不是说好要保密的嘛?还巴巴地却告诉你爹地。”  “人家,只是希望你们能和好嘛。”  “要和好早就和好了,还用你操心。”  “可这一次不同,妈咪要是真得生病了,爹地见了一定会心疼死的。我想,我要是个男人,见到自己喜爱的女人孤独地生病,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让她继续逃避下去了。”  “死丫头,真是一肚子的鬼心眼。”  雪儿抱着她,脸上尽是爱怜。总是女儿最贴心,这丫头亲眼见着父母怎样的恩爱,也是很渴望能够再走到一起吧。  飞儿紧紧搂着母亲,嗤地笑道:“妈咪,人家肚子里的可是白家的骨血,怎么能说是鬼心眼呢?”  雪儿便笑道:“将来长成个鬼心眼,看你吃得消吃不消。”  这样的欢乐,严寒被挡在了屋外,搂着女儿,雪儿却看着窗外那白茫茫的世界。小可与念儿,也一定在这温暖的屋中,或是浮想联翩,或是读书习武。可然儿呢?莫兮一定不会叫他受苦,只是跟着叔父四处居无定所,怎跟他王爷尊贵的生活相比呢?  然儿,你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白雪茫茫的野外,四周都是树木,暂时挡住了寒风肆虐。一颗倒地的树干边,一堆橘红色的火焰照亮了夜幕下青白色的雪,也带来了些许温暖的颜色。  树干上,一个少年裹着厚厚的毛毯,望着火堆的眸子有些些许闪光,如同晴朗天空中明亮的星星,虽然亮着,却是寒冷清冽。  装着热水的被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摇了摇头。于是握着被子的人将它放在雪地上,自己则是坐在了少年的身边。那被子四周的雪快速地融化,可最总,它也会变成冬季夜幕下的一员,逐渐冰凉,结成冰霜。  “中午说在镇子里住下,你却不同意,现在露宿街头了。”火光跳跃,映着莫兮半边的脸也变成了橘黄色。他看着自己的侄子,然儿,变了好多。  孩子中,他算是最不漂亮的。可即使如此,单单晾在外面,也算得上俊美少年了。莫兮总是感慨,皇兄与雪儿生得太少,他们两个应该生他十几二十个,才算不浪费了优秀资源。  那两个人,真得是绝配呀。  “我只是,想要这样子。露宿街头,也很有意思的。”

更新时间:2019-08-25

   飞儿正挺着肚子欣赏窗外即将结束的冬景,就听得柳姑跑进来,兴奋地说道:“公主,您看谁来了。”  柳姑从来都是稳稳当当的人,此时这般的激动兴奋,飞儿也隐约感到了什么。只是这感觉还没有具体起来的时候,雪儿已经掀了帘子进来了。  一身雪白的狐裘,连在一起的帽子扣在头上,沿边镶着柔软的雪兔毛皮,绒绒地遮住了她乌黑的发。她这一进来,飞儿便站了起来,喊了一声母亲。  雪儿赶紧扶着她重新坐回去,只是望着女儿就喜悦。心中最牵挂的还是这唯一的女儿。而这唯一的女儿,也还像是最小的孩子一般,依偎着她。  “丫头,不是说好要保密的嘛?还巴巴地却告诉你爹地。”  “人家,只是希望你们能和好嘛。”  “要和好早就和好了,还用你操心。”  “可这一次不同,妈咪要是真得生病了,爹地见了一定会心疼死的。我想,我要是个男人,见到自己喜爱的女人孤独地生病,我是说什么都不会让她继续逃避下去了。”  “死丫头,真是一肚子的鬼心眼。”  雪儿抱着她,脸上尽是爱怜。总是女儿最贴心,这丫头亲眼见着父母怎样的恩爱,也是很渴望能够再走到一起吧。  飞儿紧紧搂着母亲,嗤地笑道:“妈咪,人家肚子里的可是白家的骨血,怎么能说是鬼心眼呢?”  雪儿便笑道:“将来长成个鬼心眼,看你吃得消吃不消。”  这样的欢乐,严寒被挡在了屋外,搂着女儿,雪儿却看着窗外那白茫茫的世界。小可与念儿,也一定在这温暖的屋中,或是浮想联翩,或是读书习武。可然儿呢?莫兮一定不会叫他受苦,只是跟着叔父四处居无定所,怎跟他王爷尊贵的生活相比呢?  然儿,你现在在哪里,又在做些什么呢?  白雪茫茫的野外,四周都是树木,暂时挡住了寒风肆虐。一颗倒地的树干边,一堆橘红色的火焰照亮了夜幕下青白色的雪,也带来了些许温暖的颜色。  树干上,一个少年裹着厚厚的毛毯,望着火堆的眸子有些些许闪光,如同晴朗天空中明亮的星星,虽然亮着,却是寒冷清冽。  装着热水的被子出现在他的面前,他摇了摇头。于是握着被子的人将它放在雪地上,自己则是坐在了少年的身边。那被子四周的雪快速地融化,可最总,它也会变成冬季夜幕下的一员,逐渐冰凉,结成冰霜。  “中午说在镇子里住下,你却不同意,现在露宿街头了。”火光跳跃,映着莫兮半边的脸也变成了橘黄色。他看着自己的侄子,然儿,变了好多。  孩子中,他算是最不漂亮的。可即使如此,单单晾在外面,也算得上俊美少年了。莫兮总是感慨,皇兄与雪儿生得太少,他们两个应该生他十几二十个,才算不浪费了优秀资源。  那两个人,真得是绝配呀。  “我只是,想要这样子。露宿街头,也很有意思的。”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