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军官爹地:妈咪不乖

军官爹地:妈咪不乖
更新时间:2020-01-21
哪个不要命的敢暗算他?竟然让他在执行任务当中被药倒!还被捆绑着当了夏夜的解药!不知道他是机械发明的天才吗,不知道他拥有黑白两道背景吗!啥米,看样子就知道那孩子是他的种!夏夜,小妞,你等着,敢上老子,你最好要有觉悟!哼哼!...   “烈……烈……”  夏夜蠕动着双唇,挣扎地睁开眼睛,费力地抬起手,想要看清楚温热液体的来源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来自某军官的眼泪!  可是才一出声,她就被自己沙哑难听的嗓音给吓了一大跳!  哦,上帝!她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像是被机器给轮番碾压过一样,低哑的要命!  “夜……夜儿?”  听见声音的皇甫烈神情激动地抓住夏夜抬起的手,全然没有了往日从容优雅的样子...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军旅战争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淡胭脂 10分六合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总裁的特工情人 三更新时间:2020-01-21

  “烈……烈……”  夏夜蠕动着双唇,挣扎地睁开眼睛,费力地抬起手,想要看清楚温热液体的来源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来自某军官的眼泪!  可是才一出声,她就被自己沙哑难听的嗓音给吓了一大跳!  哦,上帝!她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像是被机器给轮番碾压过一样,低哑的要命!  “夜……夜儿?”  听见声音的皇甫烈神情激动地抓住夏夜抬起的手,全然没有了往日从容优雅的样子!  “夜儿,你真的醒了?太好了!夜儿!”  感谢老天!它真的把夜儿还给他了吗?  这一切不是他的幻觉吧?  小心翼翼地审视脸色虽然还略显苍白,但双颊已淡淡地浮现出自然的红晕,此刻,绯红脸颊的主人的双眸正眨巴眨巴地瞅着他。  猛然地将夏夜揽进自己的怀里,皇甫烈地在不伤到她肚子的情况下,像是要把她揉碎在自己的生命里一般紧紧地抱住她。  “你这个笨女人!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担心死我们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命令你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笨女人!这辈子我都不允许你再从我的身边逃开,你听清楚了没!”  一连串饱含浓浓关心的警告从向来冷静自持的男人口中逸出。  夏夜咧开嘴角,想要大大的取笑一番总是沉稳如山的男人。  “咳咳咳咳……”  取笑的话还没说出口,夏夜就因皇甫烈力气过大的夏夜难受地咳了起来。  “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  皇甫烈连忙稍稍拉远一点两人的距离,见夏夜紧皱着眉,神情相当痛苦地指着喉咙。  “是喉咙不舒服吗?我马上就去叫亦扬过来,你先在床上等一下。”  皇甫烈动作轻柔地放夏夜在床上躺好,起身欲出去叫人。  他才刚从床上坐起,衣角就被一股小小的力道给扯住。  皇甫烈困惑地转过身,不解地看着对着他使劲地摇头的夏夜。  “不是喉咙不舒服?那是是渴了吗?我去给你倒点水。”  这下夏夜的小脑袋摇晃的更厉害了!  好吧……唔……她是有点渴。不过,这个不是重点啦!  她摇头,她再使劲地摇头。  浓郁的眉峰淡淡地蹙起,皇甫烈立起枕头,扶夏夜靠在床背上,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试图对她的行为做出猜测。  “你是有话要和我说?”  唔……她是有话要问他来的。不过,问和说应该也是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于是夏夜点点头。  “那好。”  皇甫烈在床沿坐下,低头温柔地俯视着她,“好。那你先别着急。你昏迷了一个多月,这些日子都是靠输液维持身体的基本营养。现在,你先试着慢慢的吸气,呼吸,集中腹部的力气。对,没错,就是这样,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再慢慢的来告诉我,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好吗?”  在皇甫烈耐心的引导下,夏夜气纳丹田,深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总算感觉喉咙里不会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我……我……”  嘴唇张了张,夏夜发了几个比较单节的音。  “靠!为什么我的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简直比公鸭嗓都要难听上N多!  原本想要来个中气十足的大吼的,结果说出口的,还是绵软无力的沙哑声音。  可把夏夜给气坏了。  “你……...

更新时间:2020-01-21

   “烈……烈……”  夏夜蠕动着双唇,挣扎地睁开眼睛,费力地抬起手,想要看清楚温热液体的来源是不是如她所想的那样,来自某军官的眼泪!  可是才一出声,她就被自己沙哑难听的嗓音给吓了一大跳!  哦,上帝!她的声音怎么会变得像是被机器给轮番碾压过一样,低哑的要命!  “夜……夜儿?”  听见声音的皇甫烈神情激动地抓住夏夜抬起的手,全然没有了往日从容优雅的样子!  “夜儿,你真的醒了?太好了!夜儿!”  感谢老天!它真的把夜儿还给他了吗?  这一切不是他的幻觉吧?  小心翼翼地审视脸色虽然还略显苍白,但双颊已淡淡地浮现出自然的红晕,此刻,绯红脸颊的主人的双眸正眨巴眨巴地瞅着他。  猛然地将夏夜揽进自己的怀里,皇甫烈地在不伤到她肚子的情况下,像是要把她揉碎在自己的生命里一般紧紧地抱住她。  “你这个笨女人!你知不知道这些日子担心死我们了!接下来的日子里,我命令你二十四小时不能离开我的视线范围之内!笨女人!这辈子我都不允许你再从我的身边逃开,你听清楚了没!”  一连串饱含浓浓关心的警告从向来冷静自持的男人口中逸出。  夏夜咧开嘴角,想要大大的取笑一番总是沉稳如山的男人。  “咳咳咳咳……”  取笑的话还没说出口,夏夜就因皇甫烈力气过大的夏夜难受地咳了起来。  “怎么了?是我弄疼你了吗?”  皇甫烈连忙稍稍拉远一点两人的距离,见夏夜紧皱着眉,神情相当痛苦地指着喉咙。  “是喉咙不舒服吗?我马上就去叫亦扬过来,你先在床上等一下。”  皇甫烈动作轻柔地放夏夜在床上躺好,起身欲出去叫人。  他才刚从床上坐起,衣角就被一股小小的力道给扯住。  皇甫烈困惑地转过身,不解地看着对着他使劲地摇头的夏夜。  “不是喉咙不舒服?那是是渴了吗?我去给你倒点水。”  这下夏夜的小脑袋摇晃的更厉害了!  好吧……唔……她是有点渴。不过,这个不是重点啦!  她摇头,她再使劲地摇头。  浓郁的眉峰淡淡地蹙起,皇甫烈立起枕头,扶夏夜靠在床背上,双手搭在她的双肩上,试图对她的行为做出猜测。  “你是有话要和我说?”  唔……她是有话要问他来的。不过,问和说应该也是差不多一个意思吧?  于是夏夜点点头。  “那好。”  皇甫烈在床沿坐下,低头温柔地俯视着她,“好。那你先别着急。你昏迷了一个多月,这些日子都是靠输液维持身体的基本营养。现在,你先试着慢慢的吸气,呼吸,集中腹部的力气。对,没错,就是这样,你做的很好。现在,你再慢慢的来告诉我,你到底想要说什么,好吗?”  在皇甫烈耐心的引导下,夏夜气纳丹田,深深、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气,总算感觉喉咙里不会有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  “我……我……”  嘴唇张了张,夏夜发了几个比较单节的音。  “靠!为什么我的声音怎么这么难听?”  简直比公鸭嗓都要难听上N多!  原本想要来个中气十足的大吼的,结果说出口的,还是绵软无力的沙哑声音。  可把夏夜给气坏了。  “你……...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