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网游之太虚神话

网游之太虚神话
更新时间:2019-09-15
缘起缘灭(大结局) 几天后,狂沙坪。作为江湖人决一生死的地方,这里有一种人,从不缺少,那就是赌徒,甚至有人以此为家,以赌为生,而且为数并不少。“今天的太阳是哪边出来的?”一个刚刚睡醒的赌徒踢醒旁边的同伴。 <>   枯草虽是个半路盲,但是有一段路,他是永远不会记错的,那便是去三圣坳的路,即便是山河改变,他一样可以找的到三圣坳,因为每当走在这段路上时,耳边似乎就响起何足道那引路的兼葭曲。/WwW.QΒ5、com/  四人一路前行,偶尔也会见到有人打斗,但是枯草只是第一次看了一眼,而后的就视而不见,其实更多的是,不想看见。其余三人也只是看看,并不出手干涉,毕竟都是局外之人...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游戏异界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寂寥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三百零四章 缘起缘灭 大结局更新时间:2019-09-15

10分六合   枯草虽是个半路盲,但是有一段路,他是永远不会记错的,那便是去三圣坳的路,即便是山河改变,他一样可以找的到三圣坳,因为每当走在这段路上时,耳边似乎就响起何足道那引路的兼葭曲。/WwW.QΒ5、com/  四人一路前行,偶尔也会见到有人打斗,但是枯草只是第一次看了一眼,而后的就视而不见,其实更多的是,不想看见。其余三人也只是看看,并不出手干涉,毕竟都是局外之人。行走间,渐渐的,山水又秀丽起来,打斗过的痕迹少了许多,枯草亦感觉三圣坳已经渐渐近了。果然没行出多远,便听到了那熟悉的琴声,琴声慢的很,似水落铜盘一般。少时,四人已到三圣坳外,枯草站住了。  “三圣坳到了,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一下。”枯草道。说罢转身进了三圣坳,而将三人留在了外面。  “这里好美,枯草的师傅果然不凡!”芸儿欣然而四顾。三圣坳山明水秀,鸟语花香,恍如人间仙境,而痴仇却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似落叶般飘零!”邪月呆立着说道。  “你说什么?”芸儿问道。  “我是说琴中之音,虽然我会的是萧,但是乐理是通的,奏琴者的琴艺却是高超,可琴音中夹杂着许多的自己的感情在其中,使原本就妙极的曲子别有了另一番味道,可这究竟算是画龙点睛,还是画蛇添足呢?”邪月摇头晃脑一副很是犹豫的样子,似是难以抉择。  “琴音我不懂,但是听了这曲子的确很压抑,而你能听出琴音来,说明你也挺本事的!”芸儿却是对音律了解的很少。  “是吗,多谢夸奖!”邪月还是第一次被芸儿夸,心中得意,不禁有一点点飘飘然。其实他自己清楚的很,让他说可以,让他演奏的话,恐怕他就办不到了。  几人在外等暂且不说,枯草一人进了三圣坳,参见师傅何足道,其实在他还未到三圣坳时,何足道便已经知道了。见枯草至眼前,琴声立止。  “师傅,我回来了!还带了几个朋友,不知…”枯草的话还未说完,便止住了,因为他发觉何足道的样子变了一些,原本一头的黑发,现在竟然会夹杂了些许的白发,样子也苍老了许多。  “师傅,你怎么了?”枯草惊讶的问道,他是清楚的,何足道精通驻颜之术,是不可能几年不见,就变化这么大的。  “你是说我变的老了一点吗?”何足道微微一笑道。  “是…的.”枯草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如此。  何足道很是平静的说道:“世上没有不老的容颜,也没有不凋谢的花,再好的驻颜术只是延缓而已,人总有死的一天,花亦有凋零的一天。人为何而生?空谷之花又为谁绽放?”说到这里,何足道不由的仰天哀叹。  见师傅如此,枯草心中不忍,遂道:“师傅究竟为何哀叹,徒弟愿意为师傅解忧!”枯草知道师傅何足道心中始终有一个心结未了,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九阳,但是后来想想便觉得不可能,师傅几乎很少提武功了,九阳也已经对自己说过了,应该不是此事,究竟是什么事情,他自己做不了,又不愿意让我去做呢?  何足道微微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一切本有天定,奈何强求?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带了几个朋友来这...

更新时间:2019-09-15

   枯草虽是个半路盲,但是有一段路,他是永远不会记错的,那便是去三圣坳的路,即便是山河改变,他一样可以找的到三圣坳,因为每当走在这段路上时,耳边似乎就响起何足道那引路的兼葭曲。/WwW.QΒ5、com/  四人一路前行,偶尔也会见到有人打斗,但是枯草只是第一次看了一眼,而后的就视而不见,其实更多的是,不想看见。其余三人也只是看看,并不出手干涉,毕竟都是局外之人。行走间,渐渐的,山水又秀丽起来,打斗过的痕迹少了许多,枯草亦感觉三圣坳已经渐渐近了。果然没行出多远,便听到了那熟悉的琴声,琴声慢的很,似水落铜盘一般。少时,四人已到三圣坳外,枯草站住了。  “三圣坳到了,你们先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先进去一下。”枯草道。说罢转身进了三圣坳,而将三人留在了外面。  “这里好美,枯草的师傅果然不凡!”芸儿欣然而四顾。三圣坳山明水秀,鸟语花香,恍如人间仙境,而痴仇却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似落叶般飘零!”邪月呆立着说道。  “你说什么?”芸儿问道。  “我是说琴中之音,虽然我会的是萧,但是乐理是通的,奏琴者的琴艺却是高超,可琴音中夹杂着许多的自己的感情在其中,使原本就妙极的曲子别有了另一番味道,可这究竟算是画龙点睛,还是画蛇添足呢?”邪月摇头晃脑一副很是犹豫的样子,似是难以抉择。  “琴音我不懂,但是听了这曲子的确很压抑,而你能听出琴音来,说明你也挺本事的!”芸儿却是对音律了解的很少。  “是吗,多谢夸奖!”邪月还是第一次被芸儿夸,心中得意,不禁有一点点飘飘然。其实他自己清楚的很,让他说可以,让他演奏的话,恐怕他就办不到了。  几人在外等暂且不说,枯草一人进了三圣坳,参见师傅何足道,其实在他还未到三圣坳时,何足道便已经知道了。见枯草至眼前,琴声立止。  “师傅,我回来了!还带了几个朋友,不知…”枯草的话还未说完,便止住了,因为他发觉何足道的样子变了一些,原本一头的黑发,现在竟然会夹杂了些许的白发,样子也苍老了许多。  “师傅,你怎么了?”枯草惊讶的问道,他是清楚的,何足道精通驻颜之术,是不可能几年不见,就变化这么大的。  “你是说我变的老了一点吗?”何足道微微一笑道。  “是…的.”枯草不想承认,但是事实如此。  何足道很是平静的说道:“世上没有不老的容颜,也没有不凋谢的花,再好的驻颜术只是延缓而已,人总有死的一天,花亦有凋零的一天。人为何而生?空谷之花又为谁绽放?”说到这里,何足道不由的仰天哀叹。  见师傅如此,枯草心中不忍,遂道:“师傅究竟为何哀叹,徒弟愿意为师傅解忧!”枯草知道师傅何足道心中始终有一个心结未了,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九阳,但是后来想想便觉得不可能,师傅几乎很少提武功了,九阳也已经对自己说过了,应该不是此事,究竟是什么事情,他自己做不了,又不愿意让我去做呢?  何足道微微摇了摇头道“算了吧,一切本有天定,奈何强求?对了,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带了几个朋友来这...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