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 0

    1慢

    2

    3

    4

  • 明黄

    淡蓝

    淡绿

    红粉

    白色

    灰色

  • 14px

    18px

    20px

    24px

    30px

  • 默认黑

    红色

    蓝色

    绿色

    灰色

  • 宋体

    黑体

    楷体

第32节

作者:宅酱    更新时间:2019-05-22    状态:已完结
    显了不过,稍稍敛住嘴角的笑意,眉头更是高高的甚至有些夸张的挑起。

  看那个样子,多半是没有告诉家中长辈的啧啧,她轻啧两声,瞒着家长就结婚这孩子的胆子还真是大的不得了啊

  那辆车快速的载着李宝娜消失在了刘rachel的视线中,刘rachel转而盯着桌子上某人用过的手帕半晌终究是叹了口气,将之装好后提起自己的包然后迈着步子走向柜台结账,之后转身离去。

  不管怎么说,这发展都是诡异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不是吗

  但不可否认,还是很有趣的就是了。

  慌张吗

  李宝娜嘴巴啃咬着指甲,肯定会慌张的,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的确是惊慌失措的不能自已了,却在被徐政厚知道毫不犹豫的拉去***的时候,她那些所有的惊慌情绪全部都被幸福所替代。

  接下来的几天情绪更是一直保持在良好的状态

  要不然,她怎么敢就那么跑去约女王见面啊喂完全就是太兴奋了,觉得自己需要找个人分享之类的

  结果,单纯的宝娜在女王面前永远都会无条件原形毕露然后就那么心酸的发现了自己其实只是搞了个大乌龙而已李宝娜有些懊恼的坐在出租车后座捶了捶自己的脑袋,越来越气恼自己为什么那么相信那个坑爹的验孕棒还有她的***姨妈君

  她干嘛就不去医院啊喂

  李宝娜现在觉得自己要被自己给蠢哭了,手大力的揉搓着自己的头发,还泄愤似的大力的跺了几下脚。

  “小姐您没事吧”坐在驾驶座的司机大叔有些不确定的看着后视镜中显得有些颓废的少女开口问道。

  却因着司机大叔的出声,那个家伙终于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处境是什么了,倒是迅速的恢复了仪态,然后靠在椅子上,就仿若刚刚发神经的不是她似的,“我没有事情”她甚至还扬着甜美的笑容这么回了司机叔叔一句。

  “是”司机大叔有些不明状况的应了声,从后视镜又看了几次,倒是真再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了,也便不再管这个莫名其妙的少女专心致志的开车了

  李宝娜微微侧着脑袋,望着车窗外飞速闪过的风景,有些惆怅似的轻声叹了口气。

  知道自己的怀孕都是乌龙之后,一开始那种无坚不摧的顽强心态好像就像是这个不曾真实出现过的孩子一般迅速的消退,原本不担心的事情好像都在这一瞬间喷发了出来

  父母知道她就这么结婚时的反应,甚至是关于他们家公司之类的事情

  那些忘记了的压力就好像是洪水一般迅速的涌上了心头,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了,她轻蹙着眉头,然后仰靠在椅背上。

  脑海中却浮现出了徐政厚的脸,还有他的声音。

  李宝娜猛地睁开眸子,纤长的手指抚了抚肚子,眸中一闪而过的落寞却又被其他情绪填满。她怎么能忘了,她还有徐政厚。只要有这个男人在,什么事情都可以面对,尽管会辛苦,但是她有可以休息的港湾,他会一直陪着她。

  在一起。

  她记得他们从***出来的时候,他紧扣着她的手指的时候说过的话。

  我会时刻与你相依,惟愿获取你剩下的所有时间。

  漂亮得就像是书页里面的话一样。

  “小姐小姐到了。”

  司机的声音传来,她猛地回神,点了点头付了钱之后便开车门下了车,果不其然,那个男人已经站在了那个地方,正扬着熟识的笑容像她招手。

  她嘴角的笑意扩大,然后在男人有些惊恐的眼神中迅速的跑向他,然后狠狠的扑进他的怀中。(10分六合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喂,你小心一些。”他搂紧她,声音中透着些小小的嗔怪。

  “有你在我什么都不怕。”她从他的怀中扬起脸颊,眉眼都因沾染着幸福的关系而显得熠熠生辉。

  六十号ip地址

  “亲爱的,我”

  “嗯”

  “不,没什么”她在坐上徐政厚车的时候就开始思考该怎么开口告诉徐政厚她没有怀孕这个惨痛的消息了。深觉指甲都快要被啃秃了,可就是找不到开口的合理机会或者其实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

  毕竟李宝娜侧脸看着身边认真开车的男人,这个家伙基本都在念叨关于孕期注意事项之类的事情

  但是,再拖下去也不好还是早点说早点完事算了

  她深吸一口气,侧过身子,伸出一只手稍稍抓住了男人的衣袖。

  “呀我们宝娜这么看着我干嘛”他注意到她的视线转过脑袋,在她抓住他的时候,他突然间眯着眸子促狭一笑猛地栖身靠向她,然后在她的唇上轻轻一啄,“老公我就是那样帅吗”要不是还在开车的话他绝对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过她。

  “呀”她因为他的突然一吻有些怔愣,刚刚积攒出来的一丢丢勇气又都被浇熄了,红着脸颊正回身子嘟了嘟嘴,又有些懊恼的叹了气。

  索性先暂且放着等过两天再说吧,“不过,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她打量着窗外有些熟悉的风景,出声询问。

  “嗯”嘴角噙着笑意的男人应声,“去金文浩那里,”微微低下脖颈,徐政厚四下打量了一下,然后索准目标,快速的转动方向盘前进,“哎一古,我们的事情对于家长们是要知道的不是吗”

  “嗯,”她怔了怔,“azexi为什么”她有些不能理解家长知道跟去金文浩那里有什么关系,整张脸都透着些迷茫。

  “他也算是长辈不是吗就先从他开始练习”他侧过脸笑眯眯的看着她,话还没有说完,有些熟悉的车就跟他们的擦身而过,他顿了顿,然后转过身想要再看个清楚,可那车已经迅速的开走了。

  “怎么了”李宝娜眨着眼睛询问。

  “不,没什么,看错了大概,”徐政厚有些不确定的眯了眯眸子,歪了歪脑袋,然后转动方向盘,将车停进车位。

  “那是什么”李宝娜趴在窗户上,看着不远处空闲车位中掉落的物品,“相机吗”车停稳,然后她下车,迅速的跑向那个地方将之捡起来,“亲爱的,这里有o呀,亲爱的这不是报社的人吗”她手中的相机里全是报社中的人,其中还包括了她家亲爱的。

  “给我看看,”徐政厚疾步走来,心中隐隐不安的感觉在逐步扩大,翻看到内容之后,更是将他心中的不安感觉落实了,“宝娜啊,你先去金文浩家,啊密码你应该是知道的吧”他吻了吻她的脸颊,然后摸了摸她的发顶,“我会很快回来的。”

  “呀,是azexi的吧”她就算再怎么迟钝也明了现在多半是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你快去。”

  “嗯,老实的待在家里,注意安全知道了吗”他疾步走回车中,却仍是有些不放心的打开窗户向乖巧的站在不远处的女人交代。

  “嗯嗯,”她扬着一张笑脸跟他挥手,“一定要快点回来,带着azexi一起。”又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等你回来,我有话要跟你说。”

  她终是决定要早点解决掉自己心头的重石,连着表情也变得有些严肃起来。

  徐政厚看到李宝娜那副突然变得有些严肃的样子,下意识的就想要张口询问,但终只是微微张了张嘴却是什么也没有问,还是等他回来再说吧。(www.nusafx.com)

  徐政厚抿了抿唇然后重重的点了点头,发动汽车,火速的追赶而去。

  李宝娜站在原地直到看着徐政厚的车开出了停车场才转身准备去等电梯然后上楼,站在电梯前的时候,依旧是在惆怅的家伙有些烦躁的挠了挠头,她还是觉得自己现在必须得认真想一下什么样的措辞才不会打击到满心期待静静的男人的脆弱的心灵啊喂

  总觉得是个艰巨的任务,可怎么办哟深觉自己身负重担的女人叹了口气。

  “宝娜小姐为什么要叹气呢是有什么烦恼了吗”

  因着身旁突然有人出声的关系,李宝娜的心脏颤了两颤,迅速的回头,看到熟悉的面孔的时候,嘴角抽了抽,干笑了两声,“吴秘书”

  夜色深沉。

  徐政厚站在摄像机前面色不佳,“所以你们要的是这个东西吗”他扬了扬手中前段时间电话举报时候,蔡荣信的录音文件。

  “辛苦你了,在五分钟之内完成了任务,你合格了。”

  “搞什么,你现在这是在耍我吗”看着一边屏幕中本是昏迷的现下已是醒来了的金文浩,徐政厚压抑着心中隐隐的怒火,所以就算是刚刚的那些什么如果自己不照做金文浩就会死的话也都是骗人的

  “第二个任务,”电话另一头的男人并不多做解释,直接下达着命令。

  徐政厚摸出手机看着上面的文字,冷笑一声面无表情的抬眼看着摄像机的镜头。

  这上面的文字简直是讽刺极了

  “很简单,只要把刚才你看到的内容,对着摄像机念一遍就可以了。”

  “呵呵,我和你这疯子在耍什么呢呵,社长ning,我***,你自己想办法出来吧。”他侧过头,对着屏幕说道,然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摄像机,将手机撂在了桌子上,迈开步子毫不犹豫的准备离去,却在门拉开的一瞬间身形顿住,有些不敢置信的回头。

  然后,只是这一瞬间命运便被掌控了。

  屏幕上金文浩的身影早已被切换,取而代之的是雪白的房间,床铺中的人安详的躺在那里,如果不是一旁医疗器械上的数字,几乎就要让人以为躺在那里的人早已经死去了

  徐政厚瞪大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微张着嘴唇,脑袋一瞬间***的厉害,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是不是他的幻觉,徐政厚靠近屏幕,伸出手指隔着屏幕抚上了那张沟壑纵横的脸。

  “要继续吗”就算是将对方打来的电话挂断了,对方的声音也在早已准备好的备用扩音器中响起,与此同时屏幕中一个拿着针管的人迅速站在了病床前。

  “搞什么”几乎已经猜到接下来的事情,但是男人还是惊呼道。

  “你完全可以走掉,”男人的声音从容响起,“然后就像是你曾经看到的那样,这个躺在床上的男人就会彻底的死去。”轻轻的笑出声,“反正死亡证明不是都已经开好了吗”

  “什么你这是在威胁我”男人暴怒道,他气急败坏地把放在桌上的手机一把甩到屏幕上面,龟裂的屏幕却像是在彰显他的心。

  “呵呵。”但是那头传来的只有冷冷的笑声,连一句招认也没有,但仅是如此也足够了。

  徐正厚的双眼通红,太阳穴突突的跳动,最后在一片耳鸣声中他扶额道:“开始吧,作为条件把那个东西从我师父身旁拿走”语气透着虚脱的冷静。

  那是他的师父,他以为已经死去了甚至还去拿了骨灰的他的师父他微微笑了起来,几乎是苦涩而甜蜜的压抑住自己那随时都有可能滴落出来的泪水,“那个让人很不爽,”他沉声说道。

  “当然,”男人一声令下,屏幕中的人就已经迅速的撤了那雪白的房间,“现在开始吧。”

  徐政厚将自己的手探入了兜里,磨蹭了一下自己空空如也的无名指,却怅然若失般的微微一顿。然后拾起了手机面对摄像机站好,微微眯了眯眸子睁开眼睛就开始念短信的内容。

  “稍等一下,将手机拿下去好吗保证画面中不要出现手机。”

  徐政厚的脸色更沉几分,可偏偏他又不得不照做,就像是一头被困在沼泽地中的猎豹一般身不由己,他强压怒火似的深吸一口气,将手机放在桌子上,开口

  “我的名字叫徐政厚,一月二十七号在***天主堂发生的朴东哲被杀一案,是我做的,因为朴东哲没有还清赌债,在推搡的过程中我拿起身旁的钢管击打了他的头部。我徐政厚杀了人,我自首。”

  “干的不错,”收集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男人的声音也带上了些轻快,嘴角扬起了些弧度,“现在我转电话给你。”

  徐政厚看着那个屏幕中出现的老人家,牙齿紧咬,所以现在这是在报复他前段时间的打击吗他的手撑在桌子上听着那个自说自话的老人家说着什么劳什子的他已经是他的人了之类的蠢话。

  “眼睛一闭一睁就可以了,非常简单的。”

  伴随着那个老人家的最后一句话,屏幕再次转回到了他师父的病房中,徐政厚紧抿着嘴唇看着屏幕中熟悉的男人,“你们”他开口时才发现自己的嗓音竟沙哑的厉害。

  “当然,你完成了我们的目的,高效率的,”就仿若是知道徐政厚要问什么似的,男人已然开口,“作为奖励我们就将你的师父还给你了,相信你的那位朋友应该已经派人去了吧”

  而此时,被吴秘书带进了位于金文浩房子同一栋楼的属于李宝娜的房子中,几人面色凝重的坐在电视机前,一时间竟是沉默的压抑。

  “这种人就是你”李爸爸率先开口,却又因着怒气的缘故也不过是说出半句话便停下,努力的想要将之压下。

  李宝娜的脸色有些苍白,他们也不过是刚刚做好告诉家长的打算,甚至还没来得及商量怎么告诉家长。可却没想到家长倒是先一步知道了,还是在这种情况下知道的。

  她有些窘迫的望了望在自家电视屏幕上定格着的画面,然后微微侧过脑袋望向站在一旁的吴秘书。她一向对这个男人有一种近乎于同情却又害怕的情绪,这个家伙即使是站在那里不说话他周身的那种阴暗气质也难以掩饰,他就像是一个被人设定完好的玩偶一般没有感情只是一味的服从,就一如现在他注意到她的视线的时候,恭顺的微微低了低头一般,这个男人总是在无时无刻不在表示着他的所谓谦恭

  李宝娜收回视线张口想要说些什么替徐政厚辩解一下,可偏偏又无从说起,说这一切都是金文植他背后的**oss做的别逗了她可不觉得她家爸爸会相信她的鬼话。

  “你领证这件事情,我会酌情处理好,”李爸爸铁青着脸色,缓和了一下自己内心的怒气。

  “爸,这件事情我会处理的,您先回去吧。”一直坐在旁边气定神闲的李俊熙倒是开口接话,“等等我就带小妹回家。”

  李爸爸顿了顿,看向自己引以为傲的儿子最终还是没在说什么,毕竟李俊熙这么说了那么就是有能力办好,他轻嗯一声目光在自己的儿女之间流转了几个来回后便毫不客气的起身离开,当然免不了伴随着巨大的摔门声。

  “那么,吴秘书,您”李俊熙笑呵呵的看着站在那里的吴太原,后者毕竟一向最会察言观色,恭敬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去。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中只剩下了李俊熙跟李宝娜两个人。

  李宝娜本是以为李俊熙会开口说些什么劝导她之类的话语,亦或者是责备的话,却是没想到,自家的这个哥哥竟是扬着一贯的笑容,依旧是气定神闲的坐在那里端起桌子上早已凉了的咖啡轻嘬了两口,似乎是对凉咖啡不甚满意似的微微摇了摇头又将之放回到了桌子上,然后拿起茶几下李宝娜的杂志翻看起来总之就是不开口说任何话。

  她牙齿咬着下唇左等右等也不见自家哥哥开口,可偏偏对方越不说话,她心中就越是焦躁,最后终于在李俊熙放下她的杂志拿起一旁的靠垫的时候,李宝娜深吸一口气率先开了口,“哥,徐政厚才不是什么***”她强调,“你不能因为那个视频就这么笃定的认定他就是个***,是个坏人,那绝对是别人陷害他的”见着李俊熙丝毫不为所动似的继续把玩着靠垫,少女心中的恼火瞬间爆发了出来,本是畏畏缩缩的情绪瞬间烟消云散。

  只见她迅速的从沙发上起身,然后大踏步的移到李俊熙面前,将李俊熙手中的抱枕夺过狠狠的丢在一边,“就算是你们不认我也好不管怎么样我一定不会离开徐政厚的”她扬着声音,几乎都是喊出来的了。

  李俊熙稍稍愣了愣,却是扬唇一笑,“哎一古,我都知道,所以我可没有打算阻挠你们,相反还会帮你呢。”

  “啊”李宝娜准备好的那一堆的说辞全被推回了肚子中,所以李俊熙这是在干嘛这画风是不是有些不对头啊喂一时反应不能的宝娜小姐表情诡异的僵在原地,“您不是该劝说我之类的吗”电视剧不是都那么演的吗

  “哎一古,这个是秘密,”李俊熙故作神秘的微微眨了眨眼睛,随即却又摆出一张伤心脸,“不过,我们宝娜说就算我们不认你你也要跟他在一起这话还真是让人伤心呢”

  李宝娜深觉自己的大脑此刻有些反应不能,甚至都要怀疑自己的哥哥是不是吃错药了或者是怎么样,现在这场景完全不对啊喂,还有哥哥你现在的这幅劳什子的被抛弃了的可怜哥哥表情也不对吧喂现在是演话剧的时候吗

  六十一号ip地址

  “金文浩肯定非常信赖徐政厚你呢,所以你就先贴在他身边吧,一旦见到金在允,先确认一下她是否携带着活菌”

  徐政厚面无表情的接过戴着眼镜的男人递过来的东西,不动声色的迅速将之放置在合适的位置,一切装备完善之后就坐在那里一如冰冷的机器一般等待着面前男人的下一步指示。

  “你倒真是乖巧,”戴着眼镜的男人似乎对于徐政厚的老实顺从很是意外似的,微微怔了怔眯着眸子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俊朗的男人,嘴角轻扯出些弧度,顺势抬手推了推自己鼻梁上的眼镜,“最后,”男人抬眼盯着对面依旧面无表情的家伙,嘴角恶劣的扬起,“拿到活菌之后杀掉就可以了。”

  语气风淡云轻的仿若只是在说一件无关乎人命的小事罢了,可一直保持不动声色的徐政厚终究还是变了脸色,眉头蹙起眼神古怪的望着身边的家伙。

  就像是成功恶作剧般的小朋友一样,男人看着变了脸色的徐政厚却是呵呵一笑,吧嗒了一下嘴唇坐正身子,“当然不是让你杀了她,你只用将她引到我们的人那里就行了,”复又侧过脑袋看着身边的徐政厚,“你应该明白的吧”

  “嗯。”沉默半晌后,徐政厚微微点头应声。

  “那么期待你的表现,”也不再多说什么,男人整了整衣襟打开车门跨步而下,徒留下徐政厚一人坐在车中静候指示。

  伴随着车门关上的声音,徐政厚嘴角漾起些笑意,微微活动了一下因着刚刚强装冷酷而绷得很紧现下有些酸涩的脖颈,修长的手指抚了抚戴在耳朵上的耳麦,整个人软软的靠进身后的座椅之中,反正现在车上就只有他一个人何必继续装什么冷酷大侠让自己难受呢

  “哎一古,杀掉吗”还真是冷酷,他有些漫不经心的从口袋中掏出自己的手机打开,手指轻轻的摩擦着屏

  ...

  重磅推荐【我吃西红柿(番茄)新书】

温馨提示:
治愈者发布于10分六合,本站提供治愈者最新章节阅读,同时本站提供治愈者全文阅读和治愈者txt全集下载。治愈者小说在手机网站同步更新,请使用手机访问m.nusafx.com阅读。如你喜欢本站请将本站放入你的桌面以方便再次访问,点击放入桌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温馨提示

本书在手机wap站同步更新,手机输入m.nusafx.com可阅读。

作品动态

读本书的书友也喜欢读

治愈者 第32节     显了不过,稍稍敛住嘴角的笑意,眉头更是高高的甚至有些夸张的挑起。  看那个样子,多半是没有告诉家中长辈的啧啧,她轻啧两声,瞒着家长就结婚这孩子的胆子还真是大的不得了啊  那辆车快速的载着李宝娜消失在了刘rachel的视线中,刘rachel转而盯着桌子上某人用过的手帕半晌终究是叹了口气,将之装好后提起自己的包然后迈着步子走向柜台结账,之后转身离去。  不管怎么说,这发展都是诡异的让人摸不着头脑的不是吗  但不可否认,还是很有趣的就是了。  慌张吗  李宝娜嘴巴啃咬着指甲,肯定会慌张的,发现自己怀孕的时候,的确是惊慌失措的不能自已了,... 2019-05-22
繁体版

提点意见吧

欢迎对10分六合新版提出您的建议,我们期待聆听您的声音,以便做到最好。

类型:

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