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重生之深宫嫡女

重生之深宫嫡女
更新时间:2014-06-26
《重生之深宫嫡女》全集 作者:元长安 声明:本书由10分六合(www.nusafx.com)自网络收集整理制作,仅供交流学习使用,版权归原作者和出版社所有,如果喜欢,请支持正版. 001深宫惨死 裕隆二十一年九月十八,晨。 “圣旨到——” 内侍尖细的嗓音高亢绵长,如石入湖底,倏然打破一宫宁静。 远方天空晨曦初透,天高云淡,一群鸽子在头顶扑拉拉飞过。潋华宫朱红色大门洞开,手捧明黄圣旨的传旨内侍昂首而入,身后随侍鱼贯跟从,步履整齐如一,威严凛然停于宫院正中。 秋风扫过,地上落叶瑟瑟轻响,打着旋儿盘到半空,又飘飘摇摇的落下。 天子传旨,无人怠慢。潋华宫里住了大小三位妃嫔,听到声音俱是匆匆...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架空穿越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4。41 MB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元长安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更新时间:2014-06-26

感谢枕梁一梦打赏,感谢rourou送花。话说昨天才发现是rourou不是ruoruo,一直没看清o(╯□╰)o 144宋妃进宫 如瑾蜷在被子里,头脑尚且有些迷糊,骤然听了这消息先是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碧桃口中说的是什么。一旁秦氏正在梳妆台边让飞云挽发,闻言诧异转身:“怎么可能,你可是听错了?” 碧桃连忙摇头:“奴婢不敢听错,是二太太跟前的小丫鬟来传的话,现下还没走呢,太太若不信奴婢叫她进来您亲自问。” 秦氏手中扣了琉璃犀角梳,蹙眉朝向女儿,“瑾儿,这……” 如瑾拥着被子缓缓坐起来,靠在软枕上沉吟一瞬,继而笑道,“管她呢,总之我今日不舒服,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推了就是。” 碧桃闻言就朝屋外走,“奴婢去告诉那小丫头子回去复命,这样的事竟派一个牙没换完的小孩子过来告诉,话都回不太清楚,眼见是不将太太和姑娘放在眼里,咱们才不要听她的,说让去王府就去王府,那咱们成了什么了。” 绣帘一摆,碧桃自去打发东府小丫鬟了。如瑾抿嘴,“这婢子气性比我还大。” 见女儿不当回事,秦氏有些忧虑,“昨日你才从威远伯府回来,永安王妃为何又要你去做客,这事是否有些不妥当?莫非……是蓝如璇在王妃跟前给你使了什么绊子……”想到这里秦氏越发担心,眉头深蹙。 “母亲想太多了,昨日听那穆侧妃说,蓝如璇一直被永安王妃关在院子里‘养病’呢,她自顾不暇,哪有力气给我使绊子。” “可穆侧妃的话能相信吗?” 如瑾微笑,“您放心,她口里别的事兴许要忖量着听,这种涉及王妃和贵妾的事情她不敢扯谎,当着那么多人呢。若是假的,日后传到王妃耳朵里岂不要怪她造谣。” “但你昨晚不是说她拿选秀之事乱说么,难道选秀不比蓝如璇的事重要,若是让宫里人知道她信口胡诌,罪过可比诽谤正室严重。”昨夜秦氏与女儿同宿一席,临睡前如瑾简略和她说了威远伯府上的见闻。 “母亲,两件事不一样。妻妾间的争斗别人最爱拿出去闲传,早晚会传到宋王妃耳里,但要给太子添人的事情本就私密,各位小姐又都有自己的心思,听了之后恨不得只自己一人知道呢,哪会到处去说,自然很难传到宫里人耳中,就算万一传进去了,谁还敢拿这种事当面和皇后对质不成。” 如瑾一边说着,一边也想到一点,说不定皇后偶尔真透露过这种意思,只是没有穆侧妃说的那么明显罢了,要是对质起来也未必是穆侧妃造谣生事。穆侧妃借着一点水花掀起风浪,听者若是起了心思,距离选秀开始的这段日子里定会有所动作,海霖曦她们便会借势而为,早作对自己有利的筹谋。 秦氏倒是不关心选秀如何,她思量的是蓝如璇,恐怕那沿袭了张氏狠毒心肠的侄女对女儿不理。思来想去,总觉心里不踏实,就要打发孙妈妈去东府探看究竟。如瑾拦道:“不必费心,张氏只派个不上数的小丫头过来传话,都不通过老太太和父亲,显见是不想让我过去,只是虚应敷衍一下王妃的吩咐罢了。孙妈妈若是过去,反倒显得我们对此事热心,总之我又不稀罕登王府的门,搭理她们...

1017,谢谢你们。 更新时间:2014-06-26

 感谢枕梁一梦打赏,感谢rourou送花。话说昨天才发现是rourou不是ruoruo,一直没看清o(╯□╰)o 144宋妃进宫 如瑾蜷在被子里,头脑尚且有些迷糊,骤然听了这消息先是一愣,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碧桃口中说的是什么。一旁秦氏正在梳妆台边让飞云挽发,闻言诧异转身:“怎么可能,你可是听错了?” 碧桃连忙摇头:“奴婢不敢听错,是二太太跟前的小丫鬟来传的话,现下还没走呢,太太若不信奴婢叫她进来您亲自问。” 秦氏手中扣了琉璃犀角梳,蹙眉朝向女儿,“瑾儿,这……” 如瑾拥着被子缓缓坐起来,靠在软枕上沉吟一瞬,继而笑道,“管她呢,总之我今日不舒服,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推了就是。” 碧桃闻言就朝屋外走,“奴婢去告诉那小丫头子回去复命,这样的事竟派一个牙没换完的小孩子过来告诉,话都回不太清楚,眼见是不将太太和姑娘放在眼里,咱们才不要听她的,说让去王府就去王府,那咱们成了什么了。” 绣帘一摆,碧桃自去打发东府小丫鬟了。如瑾抿嘴,“这婢子气性比我还大。” 见女儿不当回事,秦氏有些忧虑,“昨日你才从威远伯府回来,永安王妃为何又要你去做客,这事是否有些不妥当?莫非……是蓝如璇在王妃跟前给你使了什么绊子……”想到这里秦氏越发担心,眉头深蹙。 “母亲想太多了,昨日听那穆侧妃说,蓝如璇一直被永安王妃关在院子里‘养病’呢,她自顾不暇,哪有力气给我使绊子。” “可穆侧妃的话能相信吗?” 如瑾微笑,“您放心,她口里别的事兴许要忖量着听,这种涉及王妃和贵妾的事情她不敢扯谎,当着那么多人呢。若是假的,日后传到王妃耳朵里岂不要怪她造谣。” “但你昨晚不是说她拿选秀之事乱说么,难道选秀不比蓝如璇的事重要,若是让宫里人知道她信口胡诌,罪过可比诽谤正室严重。”昨夜秦氏与女儿同宿一席,临睡前如瑾简略和她说了威远伯府上的见闻。 “母亲,两件事不一样。妻妾间的争斗别人最爱拿出去闲传,早晚会传到宋王妃耳里,但要给太子添人的事情本就私密,各位小姐又都有自己的心思,听了之后恨不得只自己一人知道呢,哪会到处去说,自然很难传到宫里人耳中,就算万一传进去了,谁还敢拿这种事当面和皇后对质不成。” 如瑾一边说着,一边也想到一点,说不定皇后偶尔真透露过这种意思,只是没有穆侧妃说的那么明显罢了,要是对质起来也未必是穆侧妃造谣生事。穆侧妃借着一点水花掀起风浪,听者若是起了心思,距离选秀开始的这段日子里定会有所动作,海霖曦她们便会借势而为,早作对自己有利的筹谋。 秦氏倒是不关心选秀如何,她思量的是蓝如璇,恐怕那沿袭了张氏狠毒心肠的侄女对女儿不理。思来想去,总觉心里不踏实,就要打发孙妈妈去东府探看究竟。如瑾拦道:“不必费心,张氏只派个不上数的小丫头过来传话,都不通过老太太和父亲,显见是不想让我过去,只是虚应敷衍一下王妃的吩咐罢了。孙妈妈若是过去,反倒显得我们对此事热心,总之我又不稀罕登王府的门,搭理她们...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