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直到春天过去

直到春天过去
更新时间:2019-07-19
关于直到春天过去:2013年6月出版===这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你在一生中所能遇到的,或许比每晚仰望夜空时所能看见的星星还多。然而好像在北半球难以看到南十字星座,我们便不在意它们是否存在。正如同如果我再也见不到你,便可以若无其事的,在茫茫人海中继续生活下去吧。我曾经说,这一生再也不会想念你。你可知在那一刻,我说了谎。所有坚强,都是伪装。被虐的读者放心吧,风雨过后总会有彩虹amp;   已经到了这一年的尾声,明日香给邵声打来电话,希望在元旦前带邵一川前往日本,和外公外婆共度新年,并说自己已经改签了12月30日的机票。(www.nusafx.com最快更新)乐—文邵声并不反对,回到家中...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其他小说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明前雨后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66章 尾声&番外一则更新时间:2019-07-19

  已经到了这一年的尾声,明日香给邵声打来电话,希望在元旦前带邵一川前往日本,和外公外婆共度新年,并说自己已经改签了12月30日的机票。(www.nusafx.com最快更新)乐—文邵声并不反对,回到家中和母亲说了这几日的安排。邵母没做声,等孙子睡下,她将卧室的门关好,拉着邵声在客厅坐下,低声道:“按理说母子连心,她带川川去日本看望外公外婆,我也能谅解。但我担心,川川回来之后,哭着喊着要妈妈,那可怎么办?本来明日香离开的时候他还不记事,中间见过一次半次,时间也都不长……”邵母想了想,又说,“其实我更担心,明日香要是也舍不得川川,那可怎么办?她以前玩心大,嫌小孩子麻烦;现在川川大了,比以前好带了,她在外面也飘了很久,搞不好又想回家了……”  邵声笑,“你怕她带走川川不回来了?明日香虽然很自我,但不至于耍这些花招。”  “我怕她这次回来,是想把大的小的一起带走。”邵母瞥他,“总之当初你说找了个外国媳妇,我就不是很赞同;要是知道她的做派一点都不像传统日本妇女,我更不赞同了。”  邵声道:“传统日本妇女,比如《阿信》?明日香从小在巴西长大,是日裔没错,但价值观已经很当地化了。”  “所以我坚决不赞同你们俩重新在一起,她狠得下心一次,难保没有第二次。”  邵声明白,明日香在川川两岁多时坚决离婚,母亲一直耿耿于怀。明日香的父母住在圣保罗,还时常来里约探望外孙。明日香的母亲惠美子出生在日本东北的宫城县,在东京读大学时遇到了自巴西来学习日语的丈夫,结婚后移居到巴西。惠美子一直保留着日本女性老派的温良和顺的仪态,每次见到邵声,总是满面愧疚。明日香的父亲是日葡混血,生长在巴西,对女儿离婚一事更豁达一些,然而他也舍不得外孙。邵声决定回国工作,带邵一川向二老告别,两人都难以掩饰脸上的遗憾之色,这次来日本探亲,也是想着距离女儿和外孙近些。因此当明日香从泰国打来电话,提出带川川去日本时,邵声并没有拒绝。  明日香已经在北京等了一周多的时间,中间带川川去了海洋馆和天文台。她知道邵母并不欢迎自己到家中做客,也不希望邵一川大病初愈就搬去酒店,因此也没提太多要求。她在这些年的旅途中结识了众多各国朋友,有几位就定居在北京,便趁着这几天在城里转了转,夜里约着一同去pub,肩臂上一只凤凰飞扬夺目。  在临行前一天,邵声和她约好了时间,将邵一川送到她下榻的酒店去。明日香还在整理行装,开门时床上铺了几件绢丝和棉麻质地的衣服,看起来还是她在泰国时的装束。  邵一川扑过去和妈妈拥抱,邵声交给她儿子的小行李箱,“这是leo的,护照在最外面那一层。”他又寒暄了两句,将母亲再三叮咛的注意事项转述给明日香,又抱了抱川川,嘱咐他乖乖听妈妈的话,便要告辞离开。  邵一川拖住他,“爸爸,明天早晨来接我么?”  邵声蹲下身,“不是说好了,明天和妈妈去日本么?早晨有出租车来的。”  “那……后天呢?”  “后天你也在日本呀。” ...

更新时间:2019-07-19

   已经到了这一年的尾声,明日香给邵声打来电话,希望在元旦前带邵一川前往日本,和外公外婆共度新年,并说自己已经改签了12月30日的机票。(www。zshu。net最快更新)乐—文邵声并不反对,回到家中和母亲说了这几日的安排。邵母没做声,等孙子睡下,她将卧室的门关好,拉着邵声在客厅坐下,低声道:“按理说母子连心,她带川川去日本看望外公外婆,我也能谅解。但我担心,川川回来之后,哭着喊着要妈妈,那可怎么办?本来明日香离开的时候他还不记事,中间见过一次半次,时间也都不长……”邵母想了想,又说,“其实我更担心,明日香要是也舍不得川川,那可怎么办?她以前玩心大,嫌小孩子麻烦;现在川川大了,比以前好带了,她在外面也飘了很久,搞不好又想回家了……”  邵声笑,“你怕她带走川川不回来了?明日香虽然很自我,但不至于耍这些花招。”  “我怕她这次回来,是想把大的小的一起带走。”邵母瞥他,“总之当初你说找了个外国媳妇,我就不是很赞同;要是知道她的做派一点都不像传统日本妇女,我更不赞同了。”  邵声道:“传统日本妇女,比如《阿信》?明日香从小在巴西长大,是日裔没错,但价值观已经很当地化了。”  “所以我坚决不赞同你们俩重新在一起,她狠得下心一次,难保没有第二次。”  邵声明白,明日香在川川两岁多时坚决离婚,母亲一直耿耿于怀。明日香的父母住在圣保罗,还时常来里约探望外孙。明日香的母亲惠美子出生在日本东北的宫城县,在东京读大学时遇到了自巴西来学习日语的丈夫,结婚后移居到巴西。惠美子一直保留着日本女性老派的温良和顺的仪态,每次见到邵声,总是满面愧疚。明日香的父亲是日葡混血,生长在巴西,对女儿离婚一事更豁达一些,然而他也舍不得外孙。邵声决定回国工作,带邵一川向二老告别,两人都难以掩饰脸上的遗憾之色,这次来日本探亲,也是想着距离女儿和外孙近些。因此当明日香从泰国打来电话,提出带川川去日本时,邵声并没有拒绝。  明日香已经在北京等了一周多的时间,中间带川川去了海洋馆和天文台。她知道邵母并不欢迎自己到家中做客,也不希望邵一川大病初愈就搬去酒店,因此也没提太多要求。她在这些年的旅途中结识了众多各国朋友,有几位就定居在北京,便趁着这几天在城里转了转,夜里约着一同去pub,肩臂上一只凤凰飞扬夺目。  在临行前一天,邵声和她约好了时间,将邵一川送到她下榻的酒店去。明日香还在整理行装,开门时床上铺了几件绢丝和棉麻质地的衣服,看起来还是她在泰国时的装束。  邵一川扑过去和妈妈拥抱,邵声交给她儿子的小行李箱,“这是leo的,护照在最外面那一层。”他又寒暄了两句,将母亲再三叮咛的注意事项转述给明日香,又抱了抱川川,嘱咐他乖乖听妈妈的话,便要告辞离开。  邵一川拖住他,“爸爸,明天早晨来接我么?”  邵声蹲下身,“不是说好了,明天和妈妈去日本么?早晨有出租车来的。”  “那……后天呢?”  “后天你也在日本呀。” 。。。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