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10分六合  繁体版  手机阅读

综合

[福尔摩斯同人]贝克街的包租客

[福尔摩斯同人]贝克街的包租客
更新时间:2019-08-24
外表全都是刺,防守严密。内心却像刺猬一样细致,喜欢伪装成懒散的模样。特别爱好孤独,而且非常高雅。——《刺猬的优雅》19世纪的伦敦,雾霾肆虐,蒸汽机车轰鸣不休,妇女运动盛行,理性和宗教碰撞,繁华与贫困交错。作为异乡人的流浪者夏普小姐,最大的理想就是在这个遍布犯罪和商机的地方找到一份吃喝不愁的好工作,于是她敲响了贝克街一扇老屋的房门,成为了这里第二位女性房客。只是,雇主的职业……似乎有点奇怪?此文又名   她心目中的合适人选?  诺拉愣了愣,她还未经历过甜蜜美满的爱情,她的‘精’力不论是前世今生都奉献给了她的工作,伊丽莎白嫁给了王座,而她嫁给了职业。,最新章节访问: 。从未遇到过令她...
本站郑重提醒: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模仿!
  • 作品分类:侦探推理
  • 授权状态:没有授权
  • 写作进程:已完结
  • 总 字 数:
  • 总 点 击:
  • 本月点击:
  • 本周点击:
  • 总 红 花:1487
  • 本月红花:11
  • 本月打赏:100
  • 总 打 赏:10.27万
作者名:浮马 了解作者,进入他的10分六合
他的其他作品:(本)所有作品>>

作者标签:爽文  扮猪吃虎  暧昧10分六合  

目录 阅读
放入书架
放入桌面
分享到:

第99章 九九更新时间:2019-08-24

  她心目中的合适人选?  诺拉愣了愣,她还未经历过甜蜜美满的爱情,她的‘精’力不论是前世今生都奉献给了她的工作,伊丽莎白嫁给了王座,而她嫁给了职业。,最新章节访问: 。从未遇到过令她动心的人,此刻要说出如何评判丈夫的标准,倒是令她感到了为难。  原本她认为这只不过是等待之余的闲聊,没想到福尔摩斯会问出一个对她而言极为刁钻的问题。诺拉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才慢慢的,不太确定地开口——  “如果我会喜欢上一个人,那么他大概应该是这样……稳重,包容,待人耐心,并不需要过多的财富,在对待孩子方面……我希望他能够尊重我的意见——大约如此。”  福尔摩斯:“……你真的没有爱慕华生?”  “……”诺拉无语地看着他,“我以为您只是在开玩笑。”  福尔摩斯皱眉,“玩笑?不,当然不,作为——作为我的伙伴,我认为我有义务帮您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  “……”诺拉目瞪口呆,她用奇特的目光盯着福尔摩斯看了许久,才有些语气不稳地开口,“好、好吧——当然华生是很好的,他拥有我说的这些优点,而且只有更多优点,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爱慕他。也许您没有听说过,更多时候能和自己走过一生的人,往往都不是心目中的那个合适人选。”  福尔摩斯陷入了充满辩证法哲理语句的思考里。  诺拉再次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他,福尔摩斯最近给她的感觉略有反常……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反常,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福尔摩斯向来自持藏得住心事,他不想表‘露’出自己的想法,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时钟渐渐走向了三点,在那番充满了各种怪诞意味的对话后,两个人彼此都开始沉思或发呆,直到楼梯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夏洛克——”是华生。(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条黄白两‘色’的长‘毛’狗,走起来摇摇晃晃的姿态笨拙,诺拉怀疑地看向华生,他真的没找错吗?  华生抹了抹脸上的汗,“你要找的狗,它叫托比——塞德斯,麦克莫多还有那位‘女’管家呢?”  “被那位琼斯逮捕了。”诺拉耸耸肩。  福尔摩斯回过神,他向楼下的警官借了一个提灯,然后示意他们跟着他,爬上了天‘花’板的‘洞’。  他用提灯照亮了地板上的脚印,“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吗?”  “一个孩子,或者不是很高的一个‘女’人的脚印?”华生疑‘惑’,这不是之前都看过了吗?  “并不一样,看这儿,这是右脚的脚印,在灰尘上面,我现在脱下鞋袜踩一个自己的脚印在另一边——现在呢?”  诺拉完全没觉得福尔摩斯那番举动有不得体的地方,她弯腰在俩个脚印上对比一下,发觉了不对劲:“您的脚印五个指头都是并拢的,可这一个却五指是松开的。”  福尔摩斯点点头,“他踩到了那个装着液体的瓶子,就是从窗户那出去的,留下了气味和脚印,我想托比能分辨出这种味道——华生,您下楼去,把狗放开。”  华生依言下楼,福尔摩斯示意诺拉呆在窗口,自己则身手敏捷地再次爬上了天‘花’板,叨...

更新时间:2019-08-24

   她心目中的合适人选?  诺拉愣了愣,她还未经历过甜蜜美满的爱情,她的‘精’力不论是前世今生都奉献给了她的工作,伊丽莎白嫁给了王座,而她嫁给了职业。,最新章节访问: 。从未遇到过令她动心的人,此刻要说出如何评判丈夫的标准,倒是令她感到了为难。  原本她认为这只不过是等待之余的闲聊,没想到福尔摩斯会问出一个对她而言极为刁钻的问题。诺拉低下头想了一会儿,才慢慢的,不太确定地开口——  “如果我会喜欢上一个人,那么他大概应该是这样……稳重,包容,待人耐心,并不需要过多的财富,在对待孩子方面……我希望他能够尊重我的意见——大约如此。”  福尔摩斯:“……你真的没有爱慕华生?”  “……”诺拉无语地看着他,“我以为您只是在开玩笑。”  福尔摩斯皱眉,“玩笑?不,当然不,作为——作为我的伙伴,我认为我有义务帮您物‘色’一个合适的人选。”  “……”诺拉目瞪口呆,她用奇特的目光盯着福尔摩斯看了许久,才有些语气不稳地开口,“好、好吧——当然华生是很好的,他拥有我说的这些优点,而且只有更多优点,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爱慕他。也许您没有听说过,更多时候能和自己走过一生的人,往往都不是心目中的那个合适人选。”  福尔摩斯陷入了充满辩证法哲理语句的思考里。  诺拉再次用奇怪的目光看了看他,福尔摩斯最近给她的感觉略有反常……说不出来到底哪里反常,可能够敏锐地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但是福尔摩斯向来自持藏得住心事,他不想表‘露’出自己的想法,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时钟渐渐走向了三点,在那番充满了各种怪诞意味的对话后,两个人彼此都开始沉思或发呆,直到楼梯下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夏洛克——”是华生。(www.nusafx.com最快更新)  与他一起来的还有一条黄白两‘色’的长‘毛’狗,走起来摇摇晃晃的姿态笨拙,诺拉怀疑地看向华生,他真的没找错吗?  华生抹了抹脸上的汗,“你要找的狗,它叫托比——塞德斯,麦克莫多还有那位‘女’管家呢?”  “被那位琼斯逮捕了。”诺拉耸耸肩。  福尔摩斯回过神,他向楼下的警官借了一个提灯,然后示意他们跟着他,爬上了天‘花’板的‘洞’。  他用提灯照亮了地板上的脚印,“看,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吗?”  “一个孩子,或者不是很高的一个‘女’人的脚印?”华生疑‘惑’,这不是之前都看过了吗?  “并不一样,看这儿,这是右脚的脚印,在灰尘上面,我现在脱下鞋袜踩一个自己的脚印在另一边——现在呢?”  诺拉完全没觉得福尔摩斯那番举动有不得体的地方,她弯腰在俩个脚印上对比一下,发觉了不对劲:“您的脚印五个指头都是并拢的,可这一个却五指是松开的。”  福尔摩斯点点头,“他踩到了那个装着液体的瓶子,就是从窗户那出去的,留下了气味和脚印,我想托比能分辨出这种味道——华生,您下楼去,把狗放开。”  华生依言下楼,福尔摩斯示意诺拉呆在窗口,自己则身手敏捷地再次爬上了天‘花’板,叨...

免费获得金币
还差 红花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红花: 本月排名: [红花榜]
送红花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送花 得到红花:每订阅消费100看书币,自动得到1朵红花
还差 看书币 就可以赶超前一名
本月得到打赏:看书币 本月排名: [打赏榜]
打赏 您当前未登录,登录 后才可以打赏
1